yiyi

理性的浪漫

小城水(友卯)0-1

半架空,顾姑娘走后,小河神再也不愿下水了。

不下水的河神还是那个龙王庙的郭得友。

可又不是丁卯认识的捞尸队队长了。

丁卯想把以前的郭得友找回来。

 


正文


迷途漫漫,终有一归。

 

0

“您……您要我跟兰兰成婚?!”肖家三层小洋楼最靠里的房间传出了丁卯有些惊慌失措的声音。

他有些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毫无血色的唇角甚至有些微微颤抖,加上因多日未睡而有了的黑眼圈,让年轻人看着有些憔悴。

昏暗的灯光下,肖秘书长颔首沉吟片刻,然后皱着眉看向对面的人道,“丁卯,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漕运商会年轻的掌门人垂下眼,他像是在盯着桌上那个精美雕琢的烟灰缸,又像是看着空气里虚无的一点,最终,他咬咬牙说出了口。

“我跟兰兰不是您想的那样。”

丁卯知道背后的门被开了一丝缝,从开始的轻缓脚步声起,他就知道肖大小姐在那里。

可是,他一向是个耿直善良的人,虽然有些人觉得那是胸无城府或是鲁莽无知。经历了这么多事,甚至他们还失去了顾影、鱼四还有那些漕运的弟兄们,所以他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肖兰兰。

“我们是朋友。”

水杯啪得掉落地上碎掉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肖秘书长当然听得见,他的神情突然因为丁卯的话变得放松起来。他看着那个门缝,笑着对丁卯说,“那是肖某误会了,此次大恩,日后漕运只要有用得到肖家的地方,肖家必定全力相助。”

丁卯脸色有些苍白,他勉强笑了笑,又跟着客套几句,随后便告辞了。

 

天津城,还是原来的天津城。

夜色稍晚,月亮躲在云里,街上行人匆匆而过。他们不知道几天前那次几乎要毁灭整个城市的阴谋,也不知道是谁用生命阻止了这一切。

丁卯有时会想如果当初他没有那样较真,是否一切能还被笼罩在虚伪的和平下?

不,他又很快否认了自己。他也许对很多事情都不太懂,但对自己一向认识得正确,即使再来一遍,他还是会选择追查到底,遇见顾影、肖兰兰,还有……郭得友。

他漫无目的地在城里游荡,脑子里一会儿是胡天明,一会儿是鱼四,又一会儿变成了丁老会长,然后还有胡婶和胡总管。他们说会陪着自己,到最后却都走了。

丁卯觉得你们都是骗子知道么,不能兑现的承诺瞎许什么。

然而,他现在都不知道该跟谁说这句话。

或许自己才是个灾星,看啊,跟自己走近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肖兰兰,你还是离我远点儿好……

最终身体自己来到了河水边,水面平静无波,温柔的水怎么能变成吃人的怪物呢,又怎么能让人变成怪物呢。丁卯淡淡地看着自己拘起的一碰水,水从指缝又很快溜走。

郭得友,你现在也是这样么?

 

 

1

郭得友变得害怕那条河,因为他觉得那里有顾影的血。

不对,顾影那丫头到底跑哪里去了,还回不回来?

他等了好多天都没看见顾影,他就去神婆那里问,结果老太太拿着神仙鞭就打他,边打边哭。

干嘛哭呢,这老神婆。

郭得友觉得顾影她娘越来越奇怪了,他躲着鞭子就往神婆家里闯,结果看到了棺材、照片和做丧事用的器具。

呸呸呸,谁这么咒那丫头呢!郭得友很生气,他对顾影一向是我的妹妹我欺负行,你们不能动一根手指的态度,所以他飞快地将那些都丢了。

最后,他在张神婆的哭喊中疑惑地看着棺材里的那张与顾影相似的脸,像失了魂一样,又像是梦醒了。

他就天天在河边等顾影,想着她回来的时候就告诉她一个笑话,她妈拿个假人在家里给她做丧事,哈哈哈。

哎,小影,你啥时候回来呢?

郭得友看着那河水想,不知道为什么,他老觉得顾影会从水里出来,这丫头嘿。

 

 

 

在丁卯那天跟肖秘书长谈完后的第三天,肖兰兰找上了门。

她只字未提那晚的事,而是挂着肖大小姐一贯冷静温婉的笑跟他说了一个消息。

“听说……这小河神再也下不了水了。”

话音刚落,丁会长手上的钢笔就应声而落。

 

肖大小姐一向聪慧理智知性,她从小就明白自家的背景、自己的身份、自己的人生。以前,她觉得人一生也就这样了,虽然她不顾父亲反对来到报社当记者、跑案子,但她内心清楚的知道这个被纵容的界限在哪里,直到遇到丁卯。

丁卯是个神奇的人,他像张白纸,有时候肖兰兰觉得他们这样的家庭怎么能养出这样的人,后来她发现因为漕运里有更多的人愿意保护着这张白纸,不让它染上世故的颜色。

可惜的是,人生在世就有那么多身不由己,白纸不变质的最好方法就是跟世界融成一色。

在那晚短暂的失态后,肖兰兰跑回房间看着自己桌上那把解剖刀,她想起了那天丁卯救她的场景,默默地闭上眼,任泪水静静滑过脸庞,终究有缘无份。

可等她平静下来,细细理清他们这一路走来,却她发现了一些连丁卯自己都没注意的事情。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