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小城水(友卯)2-4

半架空,设定见前文,戳主页。 




2

丁卯去龙王庙没有找到郭得友,倒遇上了一些捞尸队的人,带头的人一边将尸体放到桌上,一遍碎碎念道,“哎呦,你说这小河神嘛回事,那小神婆走之后连水都不下了……”

“他人呢?”丁卯抓住那人的手臂,把那人吓一跳,半饷才犹豫着说出郭得友在河边,天天整个人魔怔了似地等在那。

 



他在等谁?


河边的郭得友坐在石阶上想着这个问题,背后站着的丁卯也在想这个问题。

他们在看着缓缓流淌的河水,谁都没说话,仿佛两个泥塑被抽空了一样,心被太多的离去弄得麻木,偏偏还要留下来体会这滋味。

郭得友老早就发现自己身后出现了个影子,他有些烦躁,自欺欺人地活了这么些日子,他不想被打扰也不想被叫醒。魔古道回来后,他忘了一些事,有些记忆又根深蒂固扎在心里,丢不掉就索性不去碰吧。他想。

所以他猛地回过头,没好气地说,“你谁啊,老跟着我!”

丁卯被他理直气壮地质问弄得有点无措,他怎么也没想到郭得友竟然连他也不认识了,对呀,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怎么能把他忘了呢。

“我……”丁卯手指有些颤抖地抓住自己西服的下摆,有些赌气似地说,“我是漕运商会的会长,还是你师弟。”

“嘿,我师弟?”郭得友仿佛听到个天大笑话一样指指自己,嗤笑一声道,“我从来没有过什么师弟!也不认识什么漕运的会长。”

他每说一句话,丁卯的脸色就难看一分。这要是以前,丁卯肯定马上跟他翻脸上拳头了,可是现在他性子被磨得越来越平和,毕竟再也不会有人时刻护着他了,再不成熟点,日子怎么过,漕运怎么办。所以丁卯很快平复下来,反而强迫自己露出个苍白的笑,缓缓道,“小河神不认识没事,可我想找小河神帮我捞个东西,价钱任出。”

要是以前的郭得友会怎么回答,也许会跟着自己讨价还价,五十大洋?一百大洋?或者请他去聚华饭店吃一顿大餐?那个嬉皮笑脸从来不放过每个便宜的小河神,那个会跑到河里救自己上来的郭得友,那个会告诉他陪着自己查下去的人。

可如今的郭得友,听到这话却成了个木头人,只呆呆地看着河,许久才转过头,露出一丝丁卯从没见过的,害怕的神情。

他苦笑道,“我不是什么河神,也不会水,您呐另找别家呗。”

说完,甩甩头走了。

只是手心里被掐出几乎渗血的指痕。

 


3

 

天津卫再也没河神了。

 

自那日后,丁卯每天都去河边,每天都会问那个问题,可每次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


可突然有一周,他没有再去找过郭得友,因为漕运商会被卷入了一件麻烦的事。说来也是一生门惹出的码头纠纷,因为知道漕运的鱼四不在了,所以其他几个小的河运商会竟然联合起来占据漕运的码头,尤以一生门为首。


丁卯已经连续开了几天的会,商会里那些年长的主事人都并不看好这个新会长,再加上现在胡总管和鱼四都不在了,大家表面上支持着暗地都各自找了后路。

跟魔古道的病毒和虫子比起来,更可怕的是人心。

人心才让这些死物变成了怪物。

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看着手上几个叔伯提交的瓜分漕运码头,名为分权实为瓦解的方案,丁卯冷笑一声,心底却感到深深的疲惫。

我不能让漕运毁在自己手里。

他默默对自己说,他们能为守护漕运不惜拼命,我为什么不可以?

 

 

 


“什么?”

肖兰兰难得外露情绪地抓着报社一位记者的衣袖,神情焦灼地向他确认,“你说漕运会长亲自带人跟一生门下月在码头武斗?”

那记者也是从没见过肖大小姐这么大反应,连忙点点头,还补充说我那天亲眼看丁会长带人找上那崔疯子的。

结果没等他说完,肖兰兰就拿着包跑了出去,她心里甚至开始埋怨起丁卯这个鲁莽冲撞的性子,可是又心疼曾经被所有人护着的人竟然也要开始拿刀子拼命了。

那天鱼四最后的话,她还记着,不放心啊不放心啊……

该死的,丁卯你这个傻子。

 


4

“呦,漕运的会长,你怎么又阴魂不散地过来?”郭得友每日例行河边行后,一回龙王庙就看见个清瘦的人影杵在佛头前。


哎,这丫头没等到,天天等来一疯子。

郭得友摇头晃脑地要赶人出去,嘴上还很缺德地说,“嗨呀,我奉劝您我这庙里可不是什么吉利的地方,走走走。”

谁知推着推着就被人抓着手臂,偏偏这看似文弱的年轻会长手上力气还不小,“郭得友……我想跟你说几句,以后就不来烦你了。”

“啊?”郭得友皱眉抬起头,他其实不讨厌这人的,虽然有点奇怪,但是从他行走江湖的经验来看,这大少爷应该是没什么坏心思的。

“嗯。”丁卯想了想还是扯出个笑来,他指指楼上的一个房间,跟郭得友说,“虽然你忘了,但那曾经是我的房间,估计以后也不怎么能用着了,你要是想卖就卖吧。”

“还有我想过了,其实你要是一直记不起来或者不下水也挺好的,至少那些也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还有,你如果不下水了,那估计捞尸队的活也干不了了,嘿,之前你帮过我很大的忙,这些是上次没给完你的报酬,以后自己小心。“

“我走了。”

“再见,郭得友。”

 

 


“再什么见啊?”一把抓住要走的人,郭得友不高兴地说,将毫无防备的丁会长一下按到墙上。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