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十年 6-7(林秦)

网剧衍生同人,前文戳主页,ooc预警

架空,师生转情侣,林老师x秦老师



6

遇到谢训之后的好几天,除了必要的例会,秦明没有再在林涛面前出现过。

 

周二早上是院里例行的项目组会,这个项目立项是林涛领头,林涛有的时候因为开会出差不在,就由院里另一位郭老师组织。郭老师是位五十多乍看颇为严格的女教授,也是R大的老教师了,当年也是看着秦明入校毕业的,所以看到自已以前的学生学成又回到母校,既欣慰又感慨。

组会开始前,还拉着秦明说起以前他以前翘课的事,一向严谨认真的优秀学生代表秦明竟然研三翘了一学期的课,虽然说最后考试过了,但仍让郭老师记忆犹新。

“你看你什么都不说,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还是后来老林告诉我说那半学期都是你去医院照顾的他。”

郭老师继续有些絮叨地念了几句,浑然不觉身边人渐渐沉默。

 

 

研三上学期的时候,林涛意外遭遇了一场车祸,万幸只是小腿有些骨折,可课跟学生却一时只好交给其他老师来带。他那时单身一人,谢训又住校,所以本来准备自己在医院将就三个月,怕学生们担心也没跟其他人说这事,只推脱说家里有事。可谁知秦明从哪听来的消息,某天下午突然跑过来医院病房,一脸苍白地呆呆望着刚坐轮椅检查完回来的林涛。

“……林老师。”

“啊……秦明啊,你怎么跑来了,今天没课嘛?”林涛被学生那双混杂着很多情绪的眼睛一盯,莫名觉得心里有些愧疚,只好打哈哈打算混浓过去。

“我?嗨呀,我没事,你看好好的。”林涛见秦明不说话,知道这孩子又自己钻牛角尖、想多了,所以就挥挥手臂表示自己没事,还调侃着说你小子竟然翘课,长本事了哈。

谁知听了这话,秦明脸色并没有好转,反而突然低下头,额前细碎的刘海遮住了双眸,只露出俊秀的鼻尖,还有微微轻颤的眼睫。

过了一会儿,仿佛情绪被强压了下来,逼到心里全都锁住,秦明才开口,“明天我来照顾你。”说完不等林涛反应,就快步走了出去。

那时的感觉,秦明还记得,他认得林涛的车牌,所以在报纸某一角看到新闻的时候,几乎呼吸都停止了,只留下冰冷的黑暗。然后在医院看到林涛没什么事的还跟自己开玩笑,心里竟渐渐有一丝委屈。

全部都是自己在胡思乱想,自己的担心,自己的小小私心。

最后自己都变得不认识自己了。

可是,他甘之如饴。

以后的三个月,秦明自己每天换着花样做汤,然后冷着脸看林涛喝掉,不喝就搬出“林老师你再不出院,那个521项目就完不成了”或者“你不喝,那篇paper我就不写了”等有些幼稚却又格外管用的借口。

每次下午来的时候还要拿着篇林涛新出的论文来怼病床上本来想偷懒几个月的林老师,什么这个实验结果已经有更好的了,这个disscusion看着就没意义,你真的不改,SIGCOMM的reviewer绝对怼死你。

有些毒舌又有些赌气,看在林涛眼里完全是二十多岁的大人在耍小脾气。

有什么办法呢。林涛喝下手里的汤,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笑得格外温柔。

 

……

 

“秦老师!学生们都来了,我们进去吧。”郭老师碰碰身旁望着那边办公室出神的秦明,摇了摇头。

“嗯。”如今早已不复曾经的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进去。

 

 

7

林涛其实今天没有出差,他去参加了一个婚礼,是他前妻谢朵儿的。

谢朵儿再婚了。

上次就是谢训来林涛办公室无意间看到了婚礼请柬才会跟争吵起来,此时,谢训坐在副座上,将手臂搭在车窗上,百无聊赖地望着一排排街道,嘴里哼着首歌,一点儿都没有跟林涛交谈的意思。

其实说实话,谢训对谢朵儿也没什么印象,她走的时候他还小,后来也再没见过。家里唯一一张谢朵儿的照片在林涛书房里,跟秦明毕业的合照放一起。

想到这,谢训又斜着眼瞥了眼面无表情开车的林涛,他想,在秦明面前的林涛总是表现得不一样,秦明一定不知道不笑的林教授吓死个人。

“喂,我说,你参加我妈的婚礼这么冷淡,还想着?”

林涛不在意地笑笑,目光映着街上的灯光,“想什么呢,朵儿结婚我挺高兴的,她这些年也不容易。”

“哼……”谢训不满意他这个答案,眼睛转了转,突然道,“那你现在想着的是秦明么?”

谁知这仿佛触动了林涛某个敏感点,他低哑地说,“行了!不要老拿秦明开玩笑,他是我的学生。”

少年看他这样,反而勾起唇角笑了笑,转过头不说了。

 

婚宴定在本市南区苏城街对角的天山绿庄,很是气派恢弘的装饰显出隆重之感,新郎似乎是个互联网公司老总,也是二婚。

多年没见,虽是为了跟林涛对着干,但谢朵儿在谢训那里也就是个称呼老妈的陌生人。谢训在大桌角落边着喝着果汁,边看着台上年逾四十仍然光彩艳丽的女人,心中毫无波澜,他甚至有想过秦明会不会成为他的新妈……

不过也就是想想,就林涛那样,估计这辈子也开不了口。

林涛在旁边却有些五味杂粮,谢朵儿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可那也就是曾经了。

十七年前,林涛还在读研的时候认识的谢朵儿,那时谢朵儿是校花,为了跟好友打的赌红着脸去找林涛表白。满脸胡茬深埋论文里的青年头次初恋,开始也是满怀欣喜,后面才知道不过是对方的一个赌约。可是后来,当某个雨天,谢朵儿失魂落魄地找上林涛红着眼睛说自己怀孕了时,林涛头脑一热还是不顾导师反对,娶了谢朵儿。孩子是谁的?谢朵儿不说,林涛也没问过,他把谢训当成自己的孩子,即使后来谢朵儿因为受不了打击提出离婚,他也从未变过。谢朵儿一度有产后抑郁,甚至有时会伤害还是婴儿的谢训,到后来她实在忍受不了,那么多年,再也没有回来看过。

人总是会变的。

婚礼现场还是很热闹,林涛叹了口气,却被一双手拦住了,大宝端着酒杯笑嘻嘻地过来搭上林涛的肩。

“呦,这不是林老师嘛?”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