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三月 (魏白/ABO) 完结

魏将军x白侠客    白逍遥x花妖大勋花  

雷点:古代架空生子有。 番外 鬼婆汤喝不喝

A-乾阳  O-坤泽 B-平人

推荐配合BGM, 三月-香香


仗剑一诺,戎马一生,却问故人三月桃花香否。


0


白逍遥在给自己老爹煎药。

约莫十岁左右的孩子就蹲在草庐下,叼着根兰荠草叶,看着药壶咕嘟嘟地冒烟。然后雾气氤氲了他的脸,也模糊了孩子脸上地泪珠。

等会儿,泪水干了,眼圈红得也不明显了,他就还带着笑进屋说,白大侠客吃药了。

 

里屋木床上躺着个清瘦又苍白的人,原本墨色长发间染了些霜雪,可鬓角仍看出年轻时风流潇洒的模样。他有着俊秀的轮廓,双眼微阖,眉头因高热而紧紧皱着。可人都病得这样迷糊了,手上还抱着把木剑不肯松手。

 

白逍遥就直叹气,他老爹要不行了。

也知道老爹还惦记着自己另个爹,那个他从未谋面的魏将军。

 

这样想着,他就把药碗放在了一旁,拿着兰荠草叶开始吹奏一支小曲。白侠客强行教给他的,特不要脸地说是所谓定情曲。

 

曲名叫三月。

 

 

1

他们是在三月,湖国某个水乡小镇认识的。

白侠客那时还是个初来江湖乍到的少侠,遮掩着自己坤泽的身份,拿着把剑闯荡。三月初春的时候就被这小镇的桃花吸引,留下来喝喝酒、赏赏花,顺便找些自己看得顺眼的人比试。

 

可那日泛舟湖上时,正抱着一酒坛微醺着的白少侠就别水上漂过来的人给吓到了。穿着染血的铠甲,肩上戳着好几根箭,长发散乱几乎看不清容貌。

白少侠就想仔细看看,谁知刚离近一步,就被那人拖到了水里,两手被对方双臂钳制住,一时凭自己内力竟挣脱不开。他以为自己见鬼了,张口就要叫,然后倏地又被这人用嘴给堵上了。耳边是那人掺杂喘息地低沉的声音,魏某在躲追兵,失……失礼了。

果然,不一会儿, 岸边就响起了马蹄和往水里射箭的声音,方才的那个小舟也被兵士放火烧了,心疼地白少侠一时不能自己又无法发声,便狠狠咬了对方嘴唇一口。

 

等来人都走了,两人才惨兮兮地爬上岸,特别是魏,感觉已经快昏迷了。白少侠一下子慌了,来不及生气就连忙将人拖回自己在湖边胡乱搭的草庐,脱下彼此湿的衣服,发现魏身上中的箭都极深,又赶紧给他清理伤口和上药。

手边没干净的布,白少侠只好撕了自己的里衣,嘴里咬着带血的箭头,一边用手费力抱起魏给他抱扎。

两人均是赤裸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这时,白少侠才发现魏是乾阳,映着火光的耳尖红得发光,可还得硬着头上。

 

大概到了子夜时,昏过去的魏将军才清醒过来。他一睁眼就闻到了一股子桃花酿酒香的味道,以为是谁家的酒。等看到靠木柱上打瞌睡的白才惊觉,是坤泽身上的味道。

他这一动,白也揉着眼醒了,魏就向他详细说明了自己情况。他本是湖国将军,可如今宫中内乱,反被污蔑叛军,故只能逃出,另寻湖国其余诸侯相助。

 

此番多谢少侠相助,真乃魏某之福啊。魏将军哈哈爽朗一笑,显得有点傻,白少侠却一直不说话。

等到魏察觉到时,他才咬了咬唇,转过身,故意粗着嗓子说,傻大个儿你刚才亲了我,知道么!

这……魏某……实属情急之举,额……魏将军心里也是马蹄跳舞,鬼也没想到一亲就亲上个坤泽是吧,难不成,要以身相许?不过,说实话,感觉还挺好。

 


然后,白少侠沉默了半饷,才缓缓道,吾白家之训诫,若子嗣为坤泽,非己夫之亲肤,则必手刃他尔,或取结发而同席。

话音刚落,他的剑就嗖地出鞘,架到了魏的脖子上,一动便血丝滑落。

 



2


后来,两人成亲后的大婚之夜,魏将军问白少侠,当初你所说汝之祖训是否为真。白少侠就勾起嘴角瞥着他说,尔自考之。

 


那一剑未削落傻笑魏将军的项上,却有一缕断发飘而落地。虚惊一场后,白少侠就抱着剑赌气一样背着魏睡着了。

 



到第二天,他再醒来时,却听见门外有人在吹个曲子,那是魏。

男人似乎是个爱笑的人,他笑起来格外的好看,连眼睛都明亮起来。他信手摘了片草庐外种的兰荠草,吹着白少侠不知名的曲子。

鸟儿也停在了他膝盖上咕咕应和,轻灵又欢快,可白少侠却听出了其中属于战场肃杀的味道。

于是便问,此为何曲?

三月。魏察觉到他来,便停下来回答,双眸中映出少年刚束成冠的发,眉梢眼角都是温柔。

这样无害又温柔的人,就是湖国民间说的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魏将军。

白少侠想了想,扬起眉梢,下巴微抬说,你伤好了要跟我比一场,胜了我才让你离开!

身形如竹,明眸似阳,兰荠草清香掺和上桃花酿酒的味道,偏僻简陋的草庐有了比皇宫金銮殿还温暖的气息,令魏将军也仿佛沉醉于此,再不愿管门外的杀伐。

 

 


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无论是寻觅明君还是匡夫正主,都要身体痊愈才行。魏将军也就在草庐停留了数月,到三月后,亲手削了把木剑,笑呵呵地说便以此与你比试吧。

哼,瞧不起人。白少侠在托着腮帮,不屑地回道那你就试试。

 

高手过招,将就以静制动。

白少侠也未持剑,随便捡了个竹枝以对魏将军的木剑。忽而风起,便见树林中残叶纷飞,只有莎莎声响寻见两人踪迹。

魏将军面上不似对方如此严肃,仍是带着笑意,嘴上还说着小白注意,护好衣服,可莫说我欺了你。常在战场厮杀的魏善用剑气,只看那木剑虽无刃,却锋利得破了白少侠外襟系带,令天青内袍露了出来。

当然,白少侠也不甘示弱,待风落时,已站到了几丈远的树枝上,拿着跟红发带挑眉道,呵呵。

 

其实,两人都未用内力,相处了百余日,彼此内心早已生出了些不同的东西。只是也都知道此刻不能说出口。

魏有时想,如果有可能他当真愿于此了却余生,但国之危亡与君臣之义令他眉宇不禁又添了几分怅然。

 

他该走了。

 

 

3

白说,汝当珍重,某既不送之。

但鬼知道,魏将军走的时候,他躲草庐前魏常吹曲子的树下,盯着其背影发了半个时辰的呆。从日落到月升,仍是孑然一身,除了那柄魏将军留下的木剑。

 

 

又是月余后,坊间传闻,湖国定远侯乃诸侯中少数愿出兵,助魏将军平内乱的。到次年月初,紧急调集的边陲军加上王侯出的部分兵力,组成平乱军与王城的反贼对峙起来。

定远侯到底也有着为王之心,故在军中对魏将军许多掣肘,两军战事陷入焦灼。背后仍是多方利益并未达到都能满意的地步,可平乱军粮草已然快要告急。

 

 

魏将军已没了往日笑容,内乱本是因先王驾崩后,王城内诸位王子相争,并同时让南国内应窃了先机,掀起祸事。要想名正言顺,首先要救出被反贼挟持的年幼太子。然虽论武功,他是合适人选,可军中不可一日无将,又要防着定远侯,该如何是好。

他叹口气,看到营地旁竟也有兰荠草,便苦笑了声,取了片叶,吹起支曲子来,更觉心中萧索。

也却未曾想,随着曲子吹奏,竟有股和奏地声音从对面漆黑中传过来。

当接着月光看清,那应和之人是斜倚树梢的白少侠时,魏真是一时间愣住了。对方倒一脸得意又硬装高冷的笑,说好久不见,吾友。

 

话音未落,还没帅耍完的白少侠就被猝不及防拦进了一个紧实的怀抱。扑面而来的是乾阳浓烈的味道,像是日头下苍松的凛冽气息,可带上了战火的炽热。

其实,被冰冷的铠甲包围的感觉并不好,但白却有点庆幸,这点子冰冷让他脸上热度不被看出来。

 

魏说,你怎么来了?打仗呢这。

白就回道,本少侠爱来便来,你是我的谁?干甚听你的!

魏将军只好无奈一笑,用手揉乱了白少侠绑着的长发,月光在上洒着露出很好看的光。 

到最后,白少侠才小声地说,害怕你死了,没人陪本少侠练剑了……

两人的双臂紧紧贴在一起,好想多紧都不够一样。

 

 

魏将军向军中将士介绍,白少侠是来助我湖国的义士。然后面色沉重地又补充道,也是此次入城营救太子的死士。他不情愿说这番话,也不同意白去这个危险的任务,但白说现在自己最适合了,你不相信本少侠的武功么。

所以,魏将军左思右想只好咬牙下令,派了一队死士跟着白。

 

那晚,魏将军彻夜未眠,他一边思量城中反贼兵马,一边担忧白的安危。然后又埋怨自己干嘛将本是闲云野鹤的白少侠扯进来,负手望窗片刻,便翻身出大帐,拿把剑舞了起来。

脑子里全是白。大笑饮酒的他,叼着草叶望天的他,每次给自己换药紧张的他,双眸那样明亮,胜过见过的最美的桃花。

 

 

他们原定子时入宫,到天亮便可返回。可鸡鸣都过了两时辰了,也不见一人。魏将军的心沉了沉,额头青筋都露了出来,双拳紧握,留下道道血痕。

还好,快到晌午时,总算出现了几个死士,他们带着太子回来了。

白呢?魏将军没有见到那人,连忙抓着一个人问道。

啊……那人从未见过一向爽朗大笑的魏将军如此阴沉的脸,当即吓得说不出话。

白少侠呢!魏将军嘴唇都白了,眼睛盯着那人,仿佛要烧灼个窟窿出来。

白,白少侠受了伤,为了引开追兵绕了远路,应该稍后便到。旁边另一人看魏将军神情,连忙补充道。

 

也正在此时,远处跌跌撞撞走来一个人,正是白少侠。

魏将军什么都顾不上了,啥威严啥军纪,只扑上去,将摇摇欲坠的人抱进了怀里,泪水一下子出来了。

白少侠却有些抗拒,可他最后还是温顺地将下巴搁到了魏的肩头。苍白脸上都是冷汗,眼角却泛着红晕,喘着气说了句什么便晕了过去。

 

 

4

 

原来白少侠没有受伤,他被敌方恶意诱导发情了。

这在军营是大忌,大家也是这时才知道那位勇猛的江湖义士竟然是位坤泽。

魏将军抬头冷着脸看了一圈满是诧异的人,俯身亲了亲怀中人额角,上面还有不少泥土石头磕破伤疤,沉默地抱起怀中人进了帐营。

 

自然,乾阳和坤泽的结合是符合湖国风俗的。

 

当晚守卫魏将军大帐的士兵都觉得腿有点发软,庆幸自己是平人,然后面无表情地将帐内隐忍却诱人的呻吟视若无睹。

 

 

太子在手,对阵更无所顾忌。

很快,到二月中旬,魏将军所带领的平乱君便入主了王城。

这年六月,新任湖国之主被年仅八岁的太子继承,定远侯理所当然地成为辅政大臣。

同月,湖国魏将军低调成了亲,引得城中无数男女感叹又遗憾不已。

 

 

成亲的时候,白少侠不愿穿红衣,勉强绑了个红布条,还穿着初见魏的那身子天青色。魏将军就在旁边笑,也随他,只是结结实实地按湖国礼制,把人背过了火盆啊,荆棘枝啊什么的,即使白少侠好在后边儿蹦跶捣蛋,也最后把人安安稳稳放到了床上。

 

然后对着垂着眼不说话的白少侠说,小白,虽然你从小就是孤儿,但从此以后你就有家了。

 

有吾之处,之子与归。

 

 

5

然而,有时候,生离死别来得仓促又直接。

南国和木兰国竟然在年底突然发难,集合了几万大军连夺了湖国边境五座城池。

定远侯原本就想要把持朝政,魏将军就是个眼中钉,所以,他拒绝了求和,借王上名号命魏将军率军平定边境战事。可湖国内忧刚平,正在修身养息的阶段,哪有兵力对抗,分明是以卵击石。

 

但,魏将军非去不可。一则魏家满门忠烈,断不可失节,二则蛮夷侵国,虽死亦不足惜。

 

接到命令的时候,魏将军正想要阻止他家白少侠养狗的冲动,嘴上说着白白听话哈,你有我还不行么。所谓犬吠之丧,影响肚子里孩子怎么办。白少侠就拿着那把木剑又横在魏将军脖子上说,啧啧,是汝恐失宠啊亲。

 

然后,那宫里传命的侍从就进来了,宣魏将军奉命御敌。洪亮的声音大得好想要将屋顶子也掀翻,让屋里两人的心里也冷了下来。

 

 

 

白少侠记得特别清楚,魏将军是在腊月的时候走的,因为那日正是白逍遥五个月大的时候。他一意孤行,单方面给小孩儿取了名,并红着眼睛瞪魏将军说,就叫逍遥了,改明儿我就送他去蜀山修仙,再不管这些尘世俗事。

 

魏将军就笑着摸摸头说那挺好的,以后下山就除除妖啥的,种点子烂桃花,逍遥一生。

他的笑跟初见时一样,分明也是俊朗的面相,怎的就让人觉得傻白甜。

两人一时都无言了,只怔怔的看着彼此,直到府门口兵士过来提醒要出发了。

 

 

白最后说,你,你一定得回来。要不回来的话,我就去找你。天下之大,上穷碧落下黄泉,我肯定找的着。

魏就说,傻子白白,我不回来,你就走吧。休书我写好放在那柄木剑的剑柄里了。

 

白听到这话,双睫颤了颤,没说话,只看着魏将军单膝跪地将头贴在白少侠隆起的小腹上,宽厚的手掌温柔的抚摸。

他家白白本来就瘦,现在有了更显得苍白又单薄,手腕子上的骨头都硌人。


多想,陪着他,就是喝喝酒也是好的。

还想,守着孩子长大。如果是男娃子就教他使剑,不用多好,能防身就行。是女娃子的话,就可以娇惯些,但要防着那些有贼心的小子。


想了又想,魏将军还是很快转过身,将手里的盔甲带头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湖国出征的号角远远地传来,响彻了冬夜。

 



6

那就是白侠客见魏将军的最后一面了。

是战死沙场,还是被奸人所毒害,总归那人是再没回来。

 

没了乾阳,后边儿白逍遥出来很是费了番功夫,落下了些病根。加上,定远侯寻了些罪状,要将魏府人满门抄斩,白少侠为保众人,喝了点子所谓毒药。当然,他也算走江湖老手了,怎么会被毒死呢,也就是毁了一身武功根基。接着,某个夜晚,他将府上人都偷偷放走后,自己带着白逍遥就回了水乡小镇的那个破草庐。

 


还是三月的天,草长莺飞,桃花开了满岸。


白逍遥正撒丫着在草地上乱滚,娃娃白嫩的小脸上两只眼睛灵巧地转来转去,特别是那颗泪痣竟是像极了白侠客。他不是追着鸟儿赶,就是抓着蝴蝶,咿咿呀呀地这附近的小动物都怕极了这个小魔王。



其实一切变化也不大,就是多了个拖油瓶。

被标记后的坤泽会带上乾阳的味道,所以,白侠客现在就是桃花酒混合松木的味道,特别像泥土味儿,自己都有点嫌弃。

 

不过也只剩这些了,有时候他会眼角有点湿润地想。

 

 闭上眼,仿佛就回到了那叶小舟上,那个人还会从水里冒出来么。他也许就是又醉了一场,梦终归要醒的。

 

 




7


白逍遥终于哼哼唧唧吹完了那首曲子,他其实吹得不好,有些走调了,鸟都嫌弃得不愿挨着他。

等他再望向床上时,就发现自己老爹好像睡着了。

 

没气息也没声音了,但唇角是笑着的。

 

小孩忍了又忍,眼泪还是落了下来。他取下了他爹的那把木剑,按白侠客的嘱托,插到后山魏将军的衣冠冢里,然后将老爹跟衣冠冢合葬了。

 

当年,白侠客跑到边境大漠也一无所获,只能最后立了个衣冠冢,全当自己纪念了。到病得昏沉地时候,就会说老子就知道那个姓魏的是个骗子。

可过会儿又改口道,但魏将军是个好汉啊。

 


情之一字,直教人生死相许。

逍遥就觉得俗事太难,我还是去修仙吧。

 




8

若干年后,白逍遥下山除妖。

 

遇到了只很难缠的花妖。

 

白逍遥就拿起草叶吹了那支三月,当年只是走调的曲子经他这些年潜心钻研和改编,杀伤力更大,靠着这儿,他除去了好些妖。

 

可这花妖奇了,不仅不难受还美滋滋地欣赏。

 

于是,白逍遥就问,敢问好汉芳名啊?

 

花妖就花枝乱颤地笑了,抖地又妖娆又耿直,低沉着声音道,大勋花。

 


 

完  




评论(12)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