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撒娇男人最好命(魏白) 完

魏演员x白演员,现实向瞎编,与真人无关

 



白演员:撒娇是什么玩意儿,不存在的,我一大老爷们的,是吧。

 

0

 

录完十二小时这个综艺后,魏白二人的关系也就正式确定了。可俩人仍旧跟异地恋一样,回国后就马不停蹄地进组的进组,录节目的录节目,只能抓紧空隙时间交流感情。


不过这就是生活么,为了梦想和事业,不停地折腾。

偶然累了停下来,发现背后还有个跟你一样地努力的人,不需要多么冠冕堂皇的话,只一个眼神就明白始终有个他,那里总是有人温暖你的。

 


这天,趁录另档综艺的午休时间,魏演员自然而然地打开了手机开始搜一下自家白演员的日程,就恰好看到了渣浪一日采访的直播。


一打开便是白演员握着话筒有礼貌问好的画面,另一边渣浪傻瓜人工音就开始问了,“嗯,我们都知道你最近录了十二小时,节目中收获最多的是什么呢?”


“是这样,其实十二小时这个节目对我还挺重要的,在大家在一起的过程中,我们加深了对彼此的认识,从一开始不熟悉,到后来慢慢升温。所以,要说收获最多的,我觉得还是这种感情吧。”

白演员一本正经地打着官腔,可这话儿听在魏演员心里却有些不同,他知道小白想说什么。



 

1


其实,他们在去年录甄家凶案现场这个综艺时就一直保持不咸不淡的联系。

自己暗搓搓地加了微信,但每次却也不知发些什么,删了又删,最后也就是一句,小白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白演员也就常这样回复,然后两边都显示“正在输入中…“,却没有了下文。


一起过个生日、相约共同健身,相视而笑的时候,除了眼里的笑意,似乎还有些别的点儿什么,可最后还是插科打诨过去了。

没人愿意戳破。

大概就像那种华尔兹舞步,试探着踌躇着,等待着某个契机。

 


在去年白演员生日的时候,魏演员也偷着准备了个蛋糕,本来想跟经纪人一起送过去。但工作实在挪不开,只好干瞪眼看着网上爆出的鬼白拥抱图,而守了一天的手机却半个信儿都没,心里酸苦辣的料瓶都打翻了。


还好,到深夜的时候,他接到了白演员的电话,那边儿带着酒气的微醺声音傻乐着说,大,大勋,谢谢蛋糕,今儿我特别高兴。

然后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话,从以前刚入圈儿时谁都不认识的愣头事儿,讲到拍第一部戏时惹得笑话,再到这两年火了后无措的喜悦。


说实话,他们当时大概也就算是圈儿里要好的哥们,这样掏心窝的话本不该说的。

所以魏演员就觉得是白演员醉了,只是想抓个听他话的人唠叨唠叨,自己不幸又幸运地被“翻牌了”。


因此,他就说哎呀小白你醉了,别想这么多了,赶紧休息去吧。


但白演员就一改平日里腼腆啊高冷啊什么的,操着口京腔就说,我不……你,你烦了么。

这句因酒气而弱化到糯软般近乎撒娇的话,真真是直击东北老爷们魏演员的心。


一瞬间那老什子自怨自艾的想法就飞了,语气一下子也变得温柔要出水地说,那,那小白你说吧,我就在这头听呐。

 



之后,魏演员就更加大胆地撩白演员了,从网络上社交号互动到现实的各种方式cue。加上他了解到了甄家凶案现场这档子综艺,被开发出一个山花cp。这cp难道不用正主来抗一抗么。

 


说来,他们能一起加入十二小时也是个意外。他老早就听档期上说白演员的日程跟这儿冲突了,那时心里还遗憾了挺久。后来发现对方确定加入后,魏演员惊喜地马上就在微信上找了白演员,发了一堆暗暗存下的山花表情包。

 


这事儿啊,他直到发布会时,才无意间听白演员的经纪人明玮哥说起,是某人央求着经纪人调开了日程。明玮哥无奈地说,你看小白难得乖巧地坐那儿,仰起头俩眼睛吧嗒吧嗒地瞅你,你答应么?


当然是……


答应的。


魏演员默默在心中点头,然后跑过去白演员那边强行拉起了他的手,笑着靠肩上说,哎呦,小白看不出来啊,是不是舍不得哥。


去你的。白演员飞过来就是一个眼刀,不好意思地偏过了头,却没遮掩住泛红的耳尖。

 


接着,他们就拎着包坐上了去蜜月、哦不,是旅行的飞机。

 

 


想着想着,魏演员脸上就带上了隔绝气场般的、置身于一段恋情中的笑,连视频里渣浪logo都变得好看起来。

 

 


2

 

接下来就听着渣浪问了其他问题,“录十二小时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嗯……这肯定是有的,毕竟我们是个真人秀节目,具体什么事,大家就去看吧。”白演员继续官方地回答,只有很熟悉的人才看出来他的些微不自然。

 


白演员是个慢热的人,像小猫一样,熟了后各种吐槽和腹黑,对陌生人就全然没了那股子劲儿,显着有点高冷,实际上只是又变回了略带羞涩和腼腆的模样。


这不,初入节目组,遇到问题下意识地目光就捕捉魏演员,发现那人在和别人打闹,心里就不自觉失落多了些,自个儿也找了别人去了。

只是因为不太熟,又不好意思玩得太开,只好任同组的朋友多调侃了下。


那白演员就想啊, 这事儿都怪魏演员,自己一定不能先理他。


但下一秒,做完一个游戏,那边儿椅子没座了,只有魏演员乐呵呵地向他招手。那小眼神和弯起的嘴角,就让白演员想起那大金毛啊,超爱撒娇地往你怀里拱。

所以,白演员就纠结了一秒,还是没有犹豫地跑过去,毫无顾忌地坐上了大腿。


心里又变了个想法,这不是自己先低头的,是魏演员先撒娇的!

 

 


 

而视频前的魏演员看到这儿,直接就忍不住笑出来了,他在休息室捂住嘴,心里开始吐槽白演员还是太嫩,这掩饰功力太差。


说到这录节目时突发事件可真不少,但最让所有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迷路这事儿了吧。问题是,是某人贪吃误了大部队而被迫走失的!

 

 

在国外嘛,节目组和赞助商很仁慈体贴地最后一天儿放了半天假,让贡献了所有时间给节目的演员们也放松下。于是,几个愿意出去的人就一起跑去浪了下。

 

已经是录了几期了,刚到了一个新地方,那里人也是不说英语又不通中文,交流也只能连比划带猜。

还好,吃方面全世界人民都是有共同语言的。

那天似乎是当地美食节,街上摆满了各餐厅的招牌食物,看着诱人得不行,只见白演员盯着目不转睛,完全可以脑补出他心里的挣扎和克制。


那魏演员就跟大伙们说,要不我们在这里分开玩吧。


年纪长一些的俩大哥都在宾馆跟家里视频,来的都是年纪小点的,爱玩也爱闹,当即就各自跑去逛了。

剩下魏白二人,双眼相视一下,很默契地携手开始了美食节的试吃之旅。

 


街上的人忒多了,人挤人。

俩人本来是一块儿的,可到一处转角时,突然前方过来一辆大花车。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一群穿着花花绿绿大裙摆化着浓妆的人舞着过去,似乎是什么游行车,将两人打散了。


魏演员一回头发现,咦,丢了个人。小白呢?


发现人不见的当下,他就急了呀。赶忙在四周找那个高个子瘦瘦的白得发光的人,额上急的满是汗,生怕找不到。


耳边是游行音乐混杂异国的方言,激昂的音乐带不出心底的一丝欢乐,只有心越来越沉。

 


结果,找了好大一会儿,等整辆游行车好不容易散去,才在斜对角的小路旁发现靠着店面站着的白演员。


小白!魏演员喊着他的名字,一把搂住有些迷茫的白演员,感觉到手臂里的温度,才放下心来。


谁知,白演员见了他没说话,半饷才捂住脸,有点犹豫又无奈地说,苍了天了,大勋,我脚好像有点崴着了。


昂……大脑死机一样,魏演员呆住了,然后就说,那你还能走嘛。


应该没事儿吧,就,就有点儿疼。白演员不确定地说,觉得丢人,说话都不利索了。我勒个去,没脸见人了我。


魏演员能怎么办呢,这就是白演员独特地撒娇方法啊。就弯下腰,让他上来,说咱们先去那边大街上看能不能打个车回宾馆。


也许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白演员看魏演员的眼睛都在亮晶晶地说靠谱啊,然后就一边嘟囔说我很重的,一边毫无愧疚地上去了。

 



夜有点儿黑了,游行车过了后,路上人没那么挤了。昏黄的路灯映着俩人的背影,拉的长长的,在异国他乡勾勒出一方让两人都安心又温暖的地儿。

 

白演员就说,还好这不是国内,要不赶明儿,我又得上渣浪热搜。


魏演员就说,那不挺好,继上次秋裤事件后你又火一把……哎呦,白白啊,不是我说,你该减肥了。


白演员就把头挨他颈窝处,赖着说,那是肌肉。嗷,我好想吃火锅,想回京!


魏演员叹了口气,笑得宠溺,费劲地空出只手,捏身上人的脸。


行行行,明天吃!

 



还好,最后白演员这崴脚只是虚惊一场。回宾馆后请了医生看了看,按了后说休息一天就好了,没什么大事。

 

 

 


3

 

渣浪的这个采访直播挺短,后边儿几个问题,就是老生常谈啦。啥理想型啊,啥明年新戏啊,啥想演什么类型角色啊。


最后来了一个,“你能给粉丝们撒个娇么?大家都在网上说想看你撒娇。”


白演员就啊了下,接着说,“撒娇?你让我一大老爷们撒娇?不会啊。”他摊了摊手,表情无辜又带着点儿嫌弃地看着镜头。


“嗯……那这样吧,你做个wink,粉丝们说你做什么,他们都乐意。”

“那我就拜拜吧哈哈。”

“..........”

“嗯,我开玩笑的。”


随后,白演员很认真地做了一个wink,就是看着很有喜感,因为连渣浪人工音都哈哈了出来。

白演员马上就不好意思了,摆手说重来重来,刚才那段掐了啊掐了。

 

总之,最后也没有完成一个很好wink,直播就卡掉了。

 


以小白的性格,会不会有点介意最后的wink呢?哈哈。

这样想着,魏演员就切到微信,给白演员发了个表情,说我看了你新出的渣浪采访直播。


那边儿发来一个向上看的白眼的小表情,说你咋这么闲,节目录完了?


嘿嘿笑了下,魏演员说,没啊,摸鱼来着,你最后的wink真是整段垮掉哈哈。


白演员就不高兴了,他马上开了视频通话,微皱眉头严肃地说,真的有这么差?


满怀少女心的敬业魏演员就现场示范了一个标准的wink,成功唤起了对方勋白雪公主的噩梦。

让白演员一下子泄气一样趴到了桌子上,带了点小鼻音的低沉嗓音变得有点委屈,哪有这样比较的,你毕竟是演过白雪公主的男人。

 


不是镜头里头顶各种人设的白演员,而是有小性子的普通青年。有烦恼啊有郁闷啊,会伤心会难过的。只是现在他微微的下垂眼里全是魏演员,想让人呼噜呼噜毛,然后带回家藏起来。

魏演员也不是有时上综艺那种节目效果的笑容了,怎么说呢,大概每个看着喜欢的人烦恼想逗他开心的人,都有的那种笑。


是对方让彼此都看到了更真实的自己啊。


 


4


隔天,智乎上”你所经历过最好的恋爱是什么样的?“的问题又有了个新的回答。


敬亭山上大勋花

521赞同

把你宠得会撒娇。




ps.化用了节目和平台以及人物的名字


 


评论(23)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