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梦旅人(魏白/双北)

一百次重新读档之一

致敬岩井俊二

关键词:反转

ooc



A side


大家好,我是魏出租。

干了多年的资深司机,甭管唠什么嗑,包您满意。而且这M岛的路我熟得跟自己家一样,外地人来了,坐我的车,那跟多了个免费导游似的。

还有,我这人啊就一毛病,热心。看见车上乘客发生争吵啥的,总爱管管,毕竟俗话怎么说来着,劝合不劝分,胜造七级浮屠啊哈哈。

 

瞧,这何律师跟撒侦探又上我车了。

不是我说,这俩真是常客了,每日就在这门口,跟等我一样似的。

 

可今天好像俩人不太高兴,平日里都和和气气地说笑,这次都本着个脸,黑得跟那乌云一样。我就说,哎,何老师,你俩今天怎么啦?

何老师一直跟撒老师保持距离,扭头看窗外,听我问话才转过来、生硬地笑笑说,没事啊,小魏,就我可能要出国了。

撒老师在旁边没说话,我从后视镜看他脸上也没笑,心想这俩不是在一块儿过日子好久了么,怎么现在跟分手一样。

看氛围不对,我就没敢说话,然后就听过了会儿,撒老师叹了口气说,哎,老何,我这次真是没办法了……你,你去那边要好好的,那你胃不好,英国东西生冷,顾着点。

然后将一个订婚请柬塞到了何老师手里。

何老师拿着那薄薄的纸,轻声说了句,知道了,也祝你订婚快乐。

他的神情,连我这外人看了都觉得难过,心里发苦,不过也是啊,可能很多感情都会最后屈服现实。

我莫名想起了小白。

小白是我的发小儿,我俩大学那阵偷偷在一起过,被他家里发现了,狠狠挨了顿揍。但小白倔啊,就是不肯低头,断了经济来源就去打工,不让回家就在学校过了两年春节,我第三年才发现的。不知道每次我从家里给他发祝福,小白啥心情,但从不说,还整天乐呵呵的。我就想这是这辈子我最珍惜的人,绝对要对他好一辈子的。

 

可不巧,我一次体检,发现自己患上了个名字贼生僻的病,似乎是幻觉症的一种。难治啊,最后还会忘了所有人。当时,小白事业正上升,公司要派他出国交换,他一直在犹豫,因为我。

我就觉得不能拖累了他,就提了分手。小白不同意,我就找了个女人来刺激他,还将假的订婚请柬塞他手里说不喜欢他了,我要订婚了。

后来,小白也是像何老师这样,看着我看了好久,才轻轻地说了声祝福,就出国了。

 

小白,小白,小白。

我念着这个名字,但很奇怪,脑子里却完全想不起来他长什么样。

 

等又过了两个红灯,何老师说要跟撒老师下车了,他们临走前给我了张照片,说是谢谢这么久载他们。

嘿嘿,我一出租不就是拉人的嘛,干啥还客气。

还有照片上,这个瘦高个,白白的小子是谁?

 

 

 

B side


我是白保险,我的男友已经不记得我了。

 

今天去看他的时候,M岛的何医生和撒医生跟我说了他的情况,还是不理想。不记得你,那段事情好像也没有对患者产生很大的共鸣触动,还有其他比较难忘的么?

 

其实,这个结果我也是能接受的,毕竟都过了好几年了,魏的情况时好时坏。哈哈,大家一定不知道,他最开始抱着一大兔子布娃娃,死命地叫,小白,小白。

他说对不起,那时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你别不理我。

我就在旁边回答说,没事儿,我又没真走。

然后,他就抱着娃娃笑了出来,我眼前好像就模糊了一片,估摸着哭的表情比魏的笑还难看。

不过没关系,现在他印象里那大白兔子是我,虽然那兔子咧开的嘴太傻了。

 

再往前一点呢,就是他还没全忘。而是每天早上醒来就忘一点,然后还会给事情进行艺术性的创作和重编。

魏是个实在人,他不想这样,所以每日每夜就不愿意睡,睁着眼盯我。别提多吓人了,半夜醒来,床边趴着个大金毛一样的人,双眼布林布林地瞅你。

 

除了这个,魏最不好的一点,就是还老好伤害自己。说是什么疼痛能让记忆深刻,手臂上趁我不再划得全是口子。我没办法呀,只能抱着他说些老夫老夫之间不该说的话,什么以后你忘了没事儿,我帮你记着。还有什么你全忘了,也是我的魏,不会是其他人的。

有时候,我也实在烦了,就拿着他的手,用他手上的利器在我个儿胳膊上搞个口子,然后给他看,问他心里疼不疼。

他就可怜巴巴地说疼。

哪疼!我假装凶巴巴地看他。

这里……他把手放心口的位置,傻了似地看我。

那我就说,嘿,魏出租你脸皮真厚,我划你疼,那每次看你伤害自己,我TM心里都成窟窿眼儿了。

 

 

所以,就算他今天醒来,看到我还是把我当个陌生人赶我出去也没关系。

我俩,还是我俩。

 


 

C side


甄氏疗养院,是坐落在M岛的疗养圣地,主要由潘院长、鬼护士长组成的医疗班子具有丰富的从业经验。

而且该疗养院打出的招牌是,让我们的病人精神上找到寄托,爱才是治病的良药。

 

每天早上的时候,鬼护士长就会敲响每个病人的房间,01床何患者,02床撒患者,03床白患者,04床魏患者。

 

Tbc

 


评论(19)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