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原子城(魏白) 编号00

研究员魏学生x组长白科学   其余无明显cp

年下  HE

雷点:隔行如隔山,如有误勿当真。



 

楔子


在1954年的秋天,铀矿在我国最初被发现。这给了很多人希望,一些以前只敢想而不敢做的东西有了实验的动力。恰逢有来自外方友人的一部分帮助,在号召下数千工作者开始投奔边疆。

有史以来第一次,对于那团巨大唬人的黑家伙,从领导到下面整日算数的小技术员都觉得可行了。

但是,我想记录下来的是其他事情,不算很美好但却也足够珍贵。我的老师魏教授、跟他的老师白先生的故事,也发生在那个僻远的地方。



 

编号00   时间:1958年春 X月X日

 

坐在晃晃悠悠地铁皮大卡车上,望着满眼黄沙,魏学生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从北市到这里要先做绿皮车一天多再辗转到卡车,现在已经颠簸两天了。

旁边几个同来的学生在商量着到基地后寄封信回家的事,说着就也拍了拍他的肩问,要不要一起托这卡车的司机带到县城,要不估摸着在这半年都找不到邮寄站。

“嗨,我给谁寄?娟子刚跟我分了,你不知道。”魏学生没好气地说,脸上有些自嘲的笑。年前谈了好几个月的女友,听说他工作要去木亥工所,就为难地提了分手。

也对,拖累着人姑娘也不好。呆这儿的话十天半个月回不去家,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调回去,还有那劳什子的辐射,自己脑子怎么就一热,应了李主任的安排呢。

魏学生懊恼地拍拍脑袋,可当初李主任那句研制成功了就不会再受欺负的话又回响起来。他自己呢从小就被叫做没爹娘养的,算是所谓的抗战孤儿。这次木亥工所来要人,还是系里成绩好的那几位不愿去,自己才能上的,估计他们也就看上了自己家里没啥人,能投入工作。

 

后悔么。

也谈不上,就是有点儿茫然。这片沙海里,会造出什么样的怪物呢。

  

同行的几位看魏学生对寄信没什么兴趣,也就理解地不提了。到了戈壁里的研究所后,就说他们去跟司机打个招呼,让魏学生先进去,反正所里来接他们的人早在门口等了。

“成啊,那我先走了。”魏学生提着个不大的行李包,跟几个人招了招手,远远往所里方向看,能看到有个人影在前边儿。

这时,有个叫王力的人朝魏学生说,“呦,听说来接我们的是所里出名的白厉害,你先去探探呗。”

跟这个人做了个嫌弃的鬼脸,魏学生皱皱鼻子开始往前走。

 


跟魏学生他们一行人裹的军大衣厚棉袄不同,等在门前的人就穿个薄薄的铁灰衬衫,显得清瘦又单薄,长得也很年轻,像二十出头一样。让魏学生乍一见心里就嘀咕,这,这要叫老师么?……

不过,幸好在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时,对方就已经伸出手了,“欢迎来到第九研究所,路途有点远,辛苦了,我是带你们的组长白科学。”

“哦哦,白老师好!”

两人的手就交握在一起,白科学的手掌修长又温暖,上面有些茧子,略微触感粗糙了些。因为个头都差不多,所以魏学生还能看到对方眼里的些微红血丝,一看就是熬夜出来的,铜色边眼镜下边儿也有不轻不重的黑眼圈。

 

听到魏学生的话,白科学就笑了出来,一笑就显得更小了。这笑还带些不好意思,“嗯……其实我也没大你们多少,就是呆所里久了,以后咱们互帮互助。”

 

随后,等其他几个人也都到了,白科学就带这些新来的研究员去了一间矮小的宿舍房,在边疆那里常见的外面一层是黄土砌的防风垒子。等他们放下行李,才又去了所里、食堂等地方。他们是下午才到的,当天就没有什么工作,主要熟悉环境,然后整理物品,待明早开始参与到项目中来。

除了魏学生是白科学带,剩下的人因所长撒老师不愿带,就安排到了所里高工何老师处,但总体编组上是属于中子试验里的材料物理精算块,由白科学担任组长。所里大都是男同志,少有女同志,也就是管后勤的鬼大姐,和唯一的女研究员鸥博士。

 


他们收拾好后,在晚饭前又参加了一次体检。

体检还要留个照片存档,这种事儿挺傻的,拿着个纸片写着编号,然后对着本脸的记事员说姓名,年龄等。

魏学生就正有些紧张地说着,“……21岁,青华物理系毕业生。”

“结婚了么。”记事员按档案上的条目接下去问道,却发现面前的人迟迟没有回答。“嗯?”

“我,我单身,现在。”年轻人结结巴巴地说,一急连东北方言都出来了,惹得后边儿排队的同学都笑了。

门口等着他们的白科学也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好奇地探头进来,正好看到了魏学生有点红的脸,便带着笑意接了句,“王姐,小魏还年轻呢。”

“啊……是……”

魏学生抓抓头,汗都出了一手,感觉白科学的那句话更让他不知所措起来。


好在随后再没闹出什么笑话,顺顺当当入了档,领了工作牌子和月计票子等。



 

第一夜睡在戈壁滩里,魏学生辗转难眠,觉得这枕头里都是尘土味。

耳边是狂风呼呼地咆哮,要知道夜晚的时候,气温比白天骤降,直到零下,身子感觉怎么也不暖和。

睡不着,他就偷摸着爬起来,借着昏暗的灯光,叼着笔写日记。写着写着脑子里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比如要相处好几年的白科学。看着没比自己大多少的“老师“,身上却带着些自己没有的感觉。

是什么呢……他想。

然后,等到他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终于想起来了。


是那双眼睛,像孩子一样,望着你觉得无害又安心,有点儿、有点儿像娟子。

但里面有娟子没的那种固执和坚持。到这儿后看到的第一眼,心中原本的那些不快不安焦躁,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哎,娟子、哎,白科学。

梦里俩人的脸重叠到了一处,化成个温柔的模样,在原子城里冲他招手。



tbc


ps. 正经地开连载,一个很冷僻的题材,终于申请解屏成功,老被屏,就不打tag了。


评论(1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