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原子城(魏白) 编号01

研究员魏学生x组长白科学   其余无明显cp

年下  ooc HE  

雷点:冷僻题材,如有误勿当真,且说不定就被屏了



前文:楔子+编号00



编号01   时间:1958年夏 X月X日

 

基地坐落在青省金银滩附近,数幢正打基的大厂房伫立着,除了研究的人员,还有进行必要设施建设的工人等,这座还未完全成工的庞然大物就是他们这些人的住所。

到所里已经有两个月了,整日面对的不是荒芜的草原荒漠,就是实验室里争分夺秒的测轨与估质工作,令整个人都疲惫又劳累。

 

 

魏学生在摘出口罩,脱下防护服走出门的时候,感觉身体都虚软了,但脑子里却还飞快地运算着,刚记录的数据。

跟他们前后脚到达的,就是几位来自苏合联的援助学者,整个所上下都打起精神,加班加点请教和模拟计算。上头很重视这次实验,整个厂区每日广播里还会有主席和刘部长的讲话。没人敢松懈,这些日子来连撒所长都带头熬了好几个大夜了,胡渣啥的都能赶上山中野人了。

 

其实,工作进行的不顺利。他们所负责的主要是中子试验测算部分,这是研制黑蘑菇的核心,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从未有过经验,也没可借鉴的试验数据,光调整材料物理参数就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唉。”沉沉叹了口气,说魏学生没有些气馁是不可能,毕竟年轻气盛得很,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儿上来了拼的比谁都狠。

 

夏天热,这荒漠里头更干热得很,不会儿,白科学也跑出来透口气。他还是穿着那件铁灰色、所里发的衬衫,宽大的衣服将整个半身都笼在了里边儿,只剩白皙的脖颈露出来。

他见着了蹲柱子边儿、面上很郁闷的魏学生,就走过来问他,“你在啊,去吃饭不?”

“哎,好,老师。”魏学生赶紧站了起来,把豪放卷上去的衣摆也放下来整整,才跟着白科学后头往里间走。

 他觉得白科学瘦了,就是比俩月前他们初见那次,特别明显,感觉整个人像蹦起来的弓,再折折大概就弯了。

嘿,这比喻。魏学生自己想着,都不自觉笑了出来,引得白科学侧目看他。

“……”

“哦,白老师,您看着可真年轻,多大了啊。”收到白科学奇怪的眼神,魏学生忙扯了些其他的掩饰过去,打了个哈哈问。

“二十六了我,嗯,比你大一点,你不用叫我老师,这块儿我也在学习。”白科学摘下眼镜后的脸挺小的,头发被汗浸湿后不整齐地呆在前额,下颚很秀气,让魏学生说话都不自觉放缓放轻一些。

“那我以后就叫白哥了!”魏学生觉得也许是天气太热把他晒糊涂了,听了这句话后,竟然就把手搭去了白科学肩上。虽然他俩身高差不多,但体型上魏学生占完了优势,从影子里看像将人揽怀里一样。

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许多。

 

 

因为今年国内收成不好,其他地方还有饥荒的,所以食堂里青菜叶都瘦小又蔫巴着,啃着糙粮饼子勉强充饥而已。

吃饭的时候,魏学生跟白科学坐一起,说起了上午做的参数计算,按苏合联学者的说法,速率不该这么低才对,是不是咱们选择的比配参照还是有问题。

白科学皱了皱眉头,马上放下筷子,从左前口袋里拿出个小本本和笔,在上面画了画,跟魏学生讨论了起来。

旁边管后勤的鬼姐见了,马上黑了脸,拿着筷子敲了下他们这桌,强行凶巴巴地说,“小白,好好吃饭,前天犯晕的事儿忘了?”她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撒老师跟何老师这几天也是,大把年纪了还当年轻人拼呢……”

白科学看起来挺怕这位姑娘的,便说,“嗯,姐,最近这个数据要得急,咱们不出,他们二区就没法儿弄。”

对桌的魏学生听了心里琢磨了下俩人的关系,两只眼睛溜溜转了下,决定还是埋头苦吃吧。

接着,等鬼姐走了,他才跟魏学生解释说,他跟鬼姐算是姐弟,原本鬼姐的分配不在这儿,听他说被调到这儿,才争取了这儿的岗。

“我是被鬼姐家里捡的,后来她爹娘没了,我俩就相依为命,离开了她就老放不下心。”说到这儿的时候,白科学有些别扭地低了低头,唇角却微微弯起。

“唔这样啊....我以为是嫂子呢。”

“哎,不提了,还打着光棍儿呢,咱们这儿是挺不好找的。”说着,他又将盘里剩的一个饼子给魏学生,”这饼子你吃吧,看你正长身体呢,我饱了。”

嘴里塞着吃的魏学生一时也失去了拒绝的机会,嘴巴鼓鼓望来的样子让白科学忍俊不禁起来。

“谢谢嘞,白哥!”等到费劲咽下去后,他才蹦出句话,嘿嘿笑起来。

 

 

 

中午的时候无意间知道了白科学的事,魏学生发自内心有了种同甘共苦或者同病相怜的感觉,加上这段日子来,白科学对他们这批新来的都挺关照,工作安排的都属于较轻、对身体伤害较弱的,心里就暖暖的。这样一想,魏学生下午到晚上的整个工作都动力挺足地,呆试验那块埋头苦干。

而且到日落的时候,白科学过来将中午算得参数那个整理成了个表格,说是让他看看这样调会不会好些,不成的话,他可以再去问问撒所长。

看过来的目光里全是那种心无旁骛的认真,手腕子上还沾了不少铅笔印子。魏学生也差不多,袖子撸得可高,夹着个本本正记录。

俩人抬头对视都看到了彼此身上略微的狼狈,坦然了然地笑了。

 

魏学生在这个月才知道为啥王力那小子说白科学叫白厉害,这人较真儿啊,忒固执了,一个问题出来肯定是得要解决的,说话也直,平日里并不常笑的。

 

可不知为啥,在他眼里这些不大不小的缺点都变成了优点,两人年纪相近,讨论起些问题来就不像学校里跟老师那么多顾及,都是为了革簂命事业嘛。

 

 

晚上,魏学生要回宿舍的时候,他看见白科学那边房区的灯还亮着,似乎是在开会。他就不知怎么想起了中午的那个饼子,还有下午白科学过来的时候,手指皲裂的口子。

匆匆跑回了宿舍,从枕头底下拿出一罐不知什么牌子的润肤膏子,小小一盘上印着朵小花的图案。这是原本他打算给娟子的,没送出去就分手了,上月整理东西时候发现竟然带过来了。神使鬼差地,他去了白科学那头的房间,把这膏子悄悄放到了桌上。

 

算是感谢中午的饼子吧。他想。

青省一向凉薄的月光洒到他脸上,映出淡淡的柔和的光。





tbc



评论(8)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