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演员(魏白) 完结

与真人无关,ooc,现实向架空



Scene 1


在去往剧组的车上,白演员没什么精神地靠窗边,手里拿着助理桃子硬塞的面包,有口没口地咬着。姑娘还坐旁边拿着杯奶茶咕嘟地劝着他早上要吃点的,他就点点头,却又把面包放到了一旁。


正好这时,放口袋里的手机滴的响一声,拿出来划拉一下,是某人又给自己ins点了个赞。

弯了下嘴角,白演员手指滑到微信魏演员头像的位置,在上面画了几圈,最后还是没点开。


其实想了想也没什么特别要说的。距离上次在一块儿录综艺,都过了好几年了,偶尔打个照面也是匆匆而过,越来越忙,私下相约也总是凑不成。前几天看微博知道对方在拍个真人秀综艺,挺忙的,世界到处飞,节目里有个固定cp,最近挺火的一小花。


闭上眼睛,躺靠背上,白演员想,其实这节目挺像那个什么二十四小时的,套路都一样,演员不都是专业的么。虽然是这么说,心里却挺酸涩的。

不过自己有什么立场不高兴?不过是他众多好朋友中的一个罢了。

这样想着,他把头贴在了玻璃上,冰凉、刺骨,又刚好可以盖去额头上升的温度。


大概发烧了吧,他自个儿念叨着。随着车颠颠晃晃地在路上走着,脑子也越发沉了,心里犯恶心。

 

 


横店冬天的时候特别冷,很多戏都不好拍,特别是些反季节的部分。今天是白演员最后的杀青戏了,不巧就是场雨中吊威压受伤的戏。

白演员裹着大衣,缩在椅子上,晕乎乎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连助理姑娘在旁边拍他都没发现。

“哥,开拍了。”助理姑娘只好又无奈叫了声,然后在无意中触到他皮肤的时候,又睁大眼睛说,“哥你体温好高!”

“嗯……没事儿。”白演员将盖身上的大衣拉起来,然后摇了摇头。唇色泛白,脸上跟纸一样,让助理姑娘马上急了,结巴地说是不是发烧了,要不跟导演商量今天别、别拍了。

 

这是部大导的电影,白演员在里面演个男二的角色,算是今年很好的资源了。大导要求严格,断断不能出差错。

他就安慰助理说,“我觉得正好不用化妆了,哈哈。”说完,做了几下伸展运动就跑过去上威亚了。

 

也就没看见大衣里的手机上,魏演员发来的消息。

 

 

Scene 2

 

魏演员忙里偷闲,窥屏了一众好友的ins、渣浪等号后,开始翻看了几下综艺的台本,发现跟同台的女演员又多了个游戏环节互动。


“哥,这是新加的么?”他问旁边的经纪人。

“对,我打过招呼了。”经纪人边拿着手机翻看,边跟旁边的人说,“大勋,你们下部分录制互动多点儿,正好新剧要上了不是。”


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因为这是某种宣传义务,没法拒绝的。魏演员懂的,就是又划开手机,点开微信最上边儿置顶的人,发了条消息,吐槽了下这次的生搬硬套。

[……你看什么事儿啊,小白,明明面都没见过几次,哪像咱俩,几年前山花多火啊。]


他也不奢望白演员会秒回,这是从没发生过的事,所以发完后,就投入了下场综艺的录制。

 

 


直到晚上录完的时候,才听旁边的工作人聚一起,模模糊糊听见了小白的名字。

“哎姐,小白怎么了?”他笑着凑上去,卖了个萌,好奇地问。没办法,白演员三个字对他吸引力太大了。

“啊?大勋,你知道小白今天拍戏出事故了,都上新闻了!”一个认识的编导举起手机给他看,然后指着其中一段说,“好像是最后一场威压出问题了,撞到了哪里。”

 

脸上的笑瞬间就僵住了,魏演员连手都有点颤抖。拿过手机,死死盯着里面的照片,想从不清楚的画面里知道那个人到底怎么样,但怎么也看不清。

他的神色变得更加慌乱,面上还强行镇定地说,“应该不会有事儿吧,我打给他电话看看。”然后找出自己的手机,马上拨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嘟嘟嘟想了半天却是没人接。


他不死心,赶紧跑到个角落,又拨了几次。直到后边儿记不清第几次时,才有人接起。结果,他刚高兴地喊了声小白,却发现接的人是白演员的经纪人。


魏演员也顾不上,赶紧问白演员怎么样了。

那边儿似乎很吵杂,经纪人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小白醒了,但有点儿问题。


“大勋……这样说很不好意思,但如果你有空能过来一下么。”


“因为,小白现在好像失忆了,他只记得你了。”

 



Scene 3

 

他也在杭州,这场录完后恰好得空了几天,便提前跟节目组打了招呼,驱车赶过去了那家医院。

在病房外面,对方的经纪人有些为难地看着他,却不让他进去。


“哥!你叫我来,怎么不让我进去看看小白?”魏演员着急地说,就要往里面冲。


经纪人哪里拦得住,就叫哭得双眼通红的助理桃子过来给人解释。姑娘一咬牙就说,白哥撞到脑袋了,医生说可能是有肿块什么的,不碍事。可白哥醒来就不认识我们了,一个劲儿叫你的名字,说,说……


“到底说什么呀,你咋地吞吞吐吐的!”一向对女生都体贴照顾的男人一下子没控制住,吼了出来。


“说你为什么还不来带他回家,而且也不让我们碰他,闹了一下午,刚刚才睡着。”


脑子里的信号像短路了一样,让魏演员当即愣在当场。


如果是平时的小白说这种话,他一定无缝衔接将两人心照不宣的段子搞完,顺带着在渣浪上搞搞事情。但现在从别人口中转述后,却有种五味杂谈的苦涩感。


呆了片刻,魏演员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我知道了,正好这几天除了录节目我都有空,如果他愿意……哥,你就把他交给我一段时间吧。”


“我现在能去看看他么。”

“啊,好,没问题,太感谢了,小白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经纪人也是焦头烂额,虽说首要的是小白没事,但工作上这段日子肯定得全面暂停了,大堆事情等着处理,他的手机一直在响。这事以小白那个性格,肯定不能跟他父母说,便只得暂时拜托了魏演员。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希望小白能尽快好起来,死马当活马医了。

 

 

 

魏演员推开门,就看到白演员正在床上睡着。

可眉头皱得紧紧,手指一直攥着被子,不知梦到了什么,这么不开心。这样想着,他就握住了那双冰冰凉凉的手,然后坐了下来。

这点子动静,加上突如其来的温度,让白演员挣扎着睁开了眼,看到了他。

“……大勋。”

“哎,你咋了,还记得怎么回事么?快吓死我了都。”

“记不清了,哎呀我头疼,外边的人都谁啊。”他用另只没被魏演员握的手,按了按后脑勺,然后两只眼睛无辜地看着对方,鼻头微微皱着,语气带了点跟平日里不同的味道。

在魏演员听来就是,从怼人变成了无意识地亲近,那是与恋人说话的语气。

 

随后,他便问了几个基本问题,例如你是谁,你是做什么的等等,对方均摆出一副爷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莫名理直气壮地回了好几个不知道。

只有一个问题是清楚的。

“我是谁?”

“魏演员你脑子发烧了么?你是魏演员啊。”

“……”

魏演员一时无言,只能无奈笑着凑近对方。他一靠近,白演员身体就自动往后退,直到碰着墙,毫无退路,只得故作镇定地瞅着对方,鼻尖都挨着的。

“你都不记得,为什么说要我带你回家啊,小白。”

“因为,因为你是我男朋友啊。”目光游移了几下,白演员理所当然地下了结论。

“啊?男、男……”

“嗯!就是这样。” 

仰起头来,失忆后变得孩子气的人再次笃定地点了点头。

 

 

这距离太近了,在过去两人认识的七八年里,再怎么玩闹也没这么近过。能看到对方长长的睫毛和淡色的柔软的唇角,气氛一时变得暧昧起来。

 

况且这句话在魏演员心里击出了不只几星水花,而是山呼海啸。

他们认识很多年了,也是绝对靠谱的好哥们,但更进一步的关系是从来没想过的。现在这是在开玩笑?


他突然想摇摇面前的人,让对方清醒过来,但又觉得现在也不错。那片瘦削的肩胛骨被薄薄一层病号服笼罩,覆在自己手掌下。

 

 

 

Scene 4

 

害怕隔天出院再闹出个新闻,找了医生问清注意事项、并领了些药后,魏演员就带着白演员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

在助理和经纪人的掩护下,全副武装地溜了出去,回了自己在这边的临时住所。

 

带着黑色口罩和棒球帽的白演员垂着眼跟前面的人走,手被握住,明明是陌生的环境,也感觉不那么害怕了。

魏演员心里也很是奇妙,他感觉他们俩现在有点儿像偷摸私奔的情人,小白第一次这么乖地被自己拉着手,他们之间从没这样安静过。

 

 

这边的公寓是为了录节目方便租住的,并非很高档。所以进电梯的时候,见着些陌生人,魏演员都有点紧张,用身体一直挡着白演员,怕他被认出来。

好容易进玄关,都过了凌晨两点了,两人都抑制不住打了个哈欠。

单身公寓里只有一个大床,魏演员想了想就说小白你睡床去吧,我在沙发上凑合一宿。

谁知白演员不乐意了,“你干嘛一个人睡沙发,咱们……做都做那么多次了,你怎么还害羞啊。”

什么鬼?!

如果有五雷轰顶这种东西,当下应该全劈到了魏演员头上了。他非常克制住自己跑去知乎问一问,好哥们失忆后误认自己为男朋友该怎么办。

而且万一、万一对方要那啥子,他可咋整啊。

医生说不要刺激病人的嘱咐还在耳边回响,于是魏演员扯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说,“我想睡一睡新买的沙发,小白你赶紧去睡吧。”

白演员狐疑的目光在魏演员脸上扫来扫去,最后突然灵光一闪,了然地拍拍他的肩,发出一阵熟悉的笑声,“我的天,你不会是……嗯,我懂的,别太累了平时。”

身心俱累的魏演员表示不想再理会旁边这人了,叹了口气,开始哄着对方洗漱后上了床。等感觉白演员在床上安稳地睡后,才放慢脚步,跑去拿了床被子窝沙发上了。

 

 

 

第二天一早,魏演员听到床头闹铃声,习惯性地伸手去按,然后一下子惊醒。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床上来了,正对着的就是白演员的脸,并且自己的手臂还圈着人家。两人拥抱的姿势简直是热恋情侣的标配了。

白演员还睡着,很安稳,眉头也不皱了。软软的头发盖住了半边额头,脸颊就贴在自己肩上,温温的痒痒的。听到响声就无意识地将脸埋得更深,像某种寻求温暖的小动物,连带那颗小泪痣都显得十分可爱。

完全不像原本他认识的,那个长相秀气性格爷们,倔强地从不露怯的白演员。

 

忽然间也忘了去计较昨晚到底是怎么爬上来的,是自己梦游还是什么。只想静静地看着他,不想打扰,也忽略掉自己加速的心跳。

 

 


Scene 5

 

Shot 1

 

节目组再次录制是下周,这周的行程跟经纪人打了招呼后,魏演员就争取多呆小公寓里。经纪人也知道他跟白演员关系好,现在这情况自家演员要担下来,他也只能无奈地帮着安排。

 

白演员不好独自出门,他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万一被粉丝或者有心人看到又是一场风波。所以整日呆公寓里便只好研究下琐事,譬如做菜这件小事。

 

说实话,魏演员那次回家时真的以为公寓失火了,连包都随手丢路边,就风风火火跑上去。

结果一打开门就发现某人苦着脸,满面灰白地从厨房咳咳出来。

晚饭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盘看着色相很难下咽的东西,眼睛巴巴地瞅着自己,美曰其名地说这是独创的美食。说完自己耳尖先红了,还硬着头皮自夸下去。

魏演员便只好以一种视死如归地精神,哆嗦地用筷子夹了些,味道倒是意外的不难吃。

“真的?”白演员似乎也震惊了,马上自己也尝了一口,眼里充满了闪闪发亮的光,那是名字叫秘制自信的光。

 

哎呀,怎么办?

魏演员看着坐对面的人,心里很沉重。他觉得失忆后错认自己为男友的小白,怎么这么逗呀。自己可是笔直笔直的男人,得把持住啊。

他抓过对方因做菜伤到、还掩饰性老往背后藏的手,认命地起身去找了些涂抹伤口的药,觉着以后还是让白演员远离厨房为上。

 

 

 

Shot 2


有了第一夜的同床共眠,后边儿几天,彼此都心照不宣地上了同一张床。

当然是两床被子。

 

当然,两人的心理活动是不同的。魏演员是怕别扭、不习惯,哪天小白又想起来,自己这样可不是占了人便宜么。而白演员是认为他们已经经历了热恋期,进入了老夫老夫阶段。是的呀,感情稳定的、上了念头的夫妻都是这样的呀。

他俩都笔直地躺自己的被窝里,怕空气突然沉默,魏演员就会讲些以前的事情。像共同录制的明星大侦探、以及二十四小时,告诉对方那些他记得他不记得的回忆。

 

“哎嘛你不知道,在录节目的时候你可粘我了。”魏演员如是说。

“我才不相信……”白演员转过身去,嘀咕着说,“我是演员嘛?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当演员感觉好么。”

“这个呀,挺好的。”魏演员轻声笑了笑说,“要不是做了演员,咱们也遇不上。”

他就说起第一次跟对方见面,是在某个颁奖礼上,俩人都没打过照面,一起登台还有点子尴尬。但那个时候,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很珍贵。都开始入圈子不久,怀揣着对演员这个行当的无限幻想和冲劲儿。

那时的你和那时我。

变了么?

好像都没有。

魏演员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记忆里有这么多关于白演员的事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演员是我们的职业啊,哈哈哈。“

 

两个人平行线似的人生从那刻起开始有了交集,慢慢缠绕起来,彼此都成为见证无数可能性的人。

 

 

Scene 6

 

Shot 1

 

 隔天,魏演员给白演员找人扛回来一架钢琴,字面意义的扛。

“我从来没当面听过你弹钢琴啊。”他抱怨说,其实是心里担心,他有时候去工作,白演员一个人呆家里会不会太寂寞。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想好好记录下来,以后留着回忆吧。

“给我弹一首吧。”

 

白演员刚醒来,赤着脚站地板上,站在那里神色茫然,第一次显露出记忆缺失后空洞的感觉。

他穿的衬衫似乎是魏演员的,略略宽大,堪堪遮住修长笔直的腿的一点点。听到对方的话后,想了想,却摇摇头犹豫地说,忘记了。

 

他走近这架看着昂贵的礼物,把手环到了魏演员的腰上,小声说,谢谢,对不起。

 

“啊……没事儿。“魏演员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打着哈哈说就留着吧,看看能不能帮你恢复记忆。

 

 

Shot 2

 

魏演员去上工了,白演员百无聊赖地窝沙发上开着电视,刷着手机。

不知道按到哪个台的时候,播出了魏演员那个真人秀节目的预告,光短短几分钟预告片,就能让大家了解到了,魏演员跟某小花将在节目中擦出的火花。

默默地将这段看完,白演员只觉得预告片里的魏演员看起来有些疲惫,笑容都没那么明亮了。

是自己给他添麻烦了么。嗯,其实出了这方小天地,这才是魏演员啊。

蹂躏了自己的唇几下,他把头埋到抱坐的双膝里,闭着眼苦笑了几下。

 

 

 

魏演员是临时接到的通知,来补录后半部分,因为搭档的小花有点事,又拖到很晚。

看着日头落下,他不觉就想起公寓里的白演员,想起那个小公寓。短短几天,那个原本只是个临时住所的地方,让他有了家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多了个让人惦记的人吧。

 

“哥,你粉丝可以啊,来探班送了好些吃的。”节目组的助理笑着走过来找他聊,边说边指着角落堆的东西,还有来探班的稀稀落落几个粉丝。

被打趣的魏演员嘿嘿笑了出来,也跟着往那边看了看,却发现有个人影。

那个人大冬天穿着件破洞裤,口罩帽子带的严严实实遮住脸,可大外套上印的自家粉丝特制大勋花的图案太显眼了。

 

问题是,仔细看,那件外套其实是自己从粉丝那儿收到的。

 

心底一个不成形的想法浮现,魏演员赶紧跟周围工作人员说有点事打个电话,边匆匆从另一头绕了过去。

“小白!你怎么过来了。”压低声音,趁那人不注意把他拉到个更隐蔽的地方,魏演员凶巴巴地说他,语气却透出一丝隐约的开心。

“……路过的。”几乎认不出的白演员不自在地偏过头。

可想了想,自己干嘛这样小心,又转回去,抬头怼道,“出来逛逛,不是来看你的!”

 

这股子炸毛劲儿,真真就是魏演员熟悉的白演员。杭州的冬天太奇妙,让自己也不正常了,魏演员一把抱过对方,闷声笑道,“好好,白大爷出来遛弯,然后跑到了十公里外的地方。”

 

他的拥抱太紧了,双臂紧紧勒住,仿佛要窒息一样,让人沉溺。本来还推搡挣扎几下的人,慢慢就贴近了对方,将头靠到了他身上。


“想你了。”

 

感情总会患得患失,一方面不自信一方面不确定。

想立刻来见你,想马上就确认,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后来,觉得白演员穿得有些薄不挨冻,魏演员就把自己套的羽绒服强行给他披上了。

等回来时,还被编导哎呦了声说怎么你羽绒服不见了。


“看粉丝大老远跑来看我,穿的少,就给人了。”

他这样说。


宠粉嘛。 

 




Scene 7

 

到白演员恢复记忆时,令双方都有些手足无措。

 

那是在第七天的早上,魏演员醒来,身体已经开始自然的摸索另一个人的体温,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惊慌地起来后,发现客厅那架钢琴前,放着整理好的行李,白演员坐在钢琴边上在弹一首曲子。

 

从窗户外照进来的阳光将他的头发染成了茶色,发出淡淡的金辉,跃动的指尖下流露出动人的音符。他轻轻垂着眼睛,整个人的感觉却已经不同,眉梢眼角都是寂寞,也都是纯真的坚持。

魏演员说不出什么话,他只能呆呆地看着对方。明明咫尺的距离,仿佛远隔千里。

曲子是很熟悉的致爱丽丝,不知是贝多芬写给17岁有始无终的年轻恋人的,还是写给特蕾莎的诀别诗。

像梦一样,碰一下就醒了。

 

 

等曲子结束后,魏演员才又扯了个笑说,“小白,你恢复记忆了呀。”

“这几天……大勋,谢谢你了。”白演员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两人之间变得尴尬起来。


“给你添麻烦了……”“没什么关系的……”

两人突然又同时开口,对视一眼后,双方眼睛都弯了起来。

 


“啊,那我就走了,哥在下边儿等我了。”白演员拿起行李,朝身后的魏演员摆摆手,“毕竟欠了好些个工作。”


“啊。”相比面前人穿着妥当,魏演员还穿着件睡衣,乱糟糟的头发有一束还支棱着。


“那大勋,再见啦。”

 


过去几天是个意外吧,现在又都戴上伪装,退回位置,扮演好朋友就好了。

我们都是,演员。

 

 

 

 

 

“等等!小白……”魏演员眼看面前人就要出门了,倏地叫了一声,一把按住了白演员开门的手。

“大勋?”

“嗯……你手上有东西,我帮你拍拍。”

“…谢谢。”

“还有就是……”

“嗯?”

“我喜欢你,要不我们试试看?”

对上白演员带着惊讶的瞳孔,魏演员耳朵也有点儿红,眼角还带了点儿笑纹。

 

 

 

 


番外


微博上著名营销号,竟然爆了张魏演员深夜与某黑衣人牵手回公寓的照片,一时间网上流言四起。其实也不能确定对方的性别,因为实在模糊不清,夜里又黑,个头又高,腿细条顺的,让人就猜测是不是同住这片区域的某女模特。

 

白演员:呵呵。

魏演员:不不不,怎么可能,人肯定看不上我。






ps. 因为休假开始,所以终于把这个完了,后边儿就是原子城。

用这篇当给山花的新春贺吧,希望两位演员事业愈来愈好!

评论(18)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