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雪上芭蕾(魏白) 完结

与真人无关,ooc

自由式滑雪魏教练x白选手

 

关键词:你猜。    

 



0

 

“起调跳跃,接一个高速跳转,我们可以看到白选手在这场表演赛上的发挥很稳定。”解说员很欣慰地笑着,毕竟华国选手在雪上芭蕾这个未进入冬奥的自由式滑雪单项上,实在不占半分优势。“魏教练,你是怎么看待白选手的这套自选动作的?毕竟白选手以前在队里就是你的师弟。“

 

听到解说员问自己,旁边一直做着死盯屏幕的魏教练才略尴尬的笑起来说,“不错,小白发挥了自身旋转度强且连续步法出色的优势,希望、希望他接下来能够圆满完成。”

 

话是这么说,但他的眼睛半分都没离开过白选手,一向在队里以段子手闻名的魏教练还结巴了下。眉头并没有因为开头几个好动作而舒展,反而更加凝重起来。

因为他知道,白选手是打了封闭上的,而这套动作的高难度,一直陪着他训练备战的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这场比赛在普通人眼里并非很重要的赛事,项目也极为冷僻,估计很少人才会守着直播看。可这对于白选手却很重要。

因为这是他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是啊,对于我们老选手而言,能够成功完成就值得喝彩了,前面白俄罗斯的小将已经拿了当前最高的分数,年轻的选手对动作难度要求更高一些,对么?魏教练。”

 

解说员点了点头,说完后又看向魏教练,似乎在等着他也赞同。然而却没想到,魏教练反而摇了摇头,特认真地回答道,“小白这次的动作是前年表演赛他输了后,我们就开始练习准备的,虽然在前年因伤病没能完成,但论动作完整度和力量的要求完全不输前面的小将,而且,空中和雪上技巧而非力量上的把握更为重要。”

 

“我相信小白不会输在完成度上的。”最后,魏教练语气缓和下来,如同往常笑呵呵的人一样,还很孩子气地比了个拇指。

 

“对……啊,现在白选手进行了前后空翻加转体,这个算是很高难度系数的动作了。”解说员擦了擦汗,赶紧转移了话题。

 


 

1

 

他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一下接着一下。

还有心脏和脉搏因紧张、兴奋混合的压力而战栗的声音。

砰、砰、砰——

 

白选手在这一刻,感觉不到腿部旧伤的疼痛,尽管他知道那是颗随时要命的炸弹。也感觉不到来自外场因观众众多而已经开始准备欢呼的人潮,他感觉到的只有面前的雪道。这200多米的地方,就是他最后的舞台了。

 

但当他的脚步真正开始滑动,在上坡的时候,倒发现自己没有那么紧张了。他甚至有多余的心思想起了自己不那么靠谱却一直坚定站身边的魏教练。

 

 

“小白,滑雪这玩意儿,没那么难的,你看我带你见识下。”

当年年仅八岁的自己被对方忽悠从家里带到了附近的滑雪场,在自己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就被带入了这个冰雪世界。

他还是记得那时的感觉的,耳边是风极速吹过的声音,前方是大勋转过头的一个笑容。看着这个眯着眼的傻笑,他就突然不害怕了。也许是交握的双手传递的温度,也许是那日的风雪迷了眼睛和心。

“好玩儿么,小白?”

“……嗯。”

 

 

后来,他俩都开始做自由式滑雪的训练,很苦却因为相互扶持着而觉得快乐,那是种描述不出的感觉。就像在完成第一次的helicopter后,他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转身跑过去,与对方拥抱击掌。还有那次在明斯克表演赛后意外受伤,异国他乡的医院里,他首先想要打电话的除了父母就是魏选手。

 

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是十六岁。前一天晚上紧张得根本睡不着,翻来覆去滚了半天,正准备抓出手机打游戏时,魏选手就过来敲了门。那时,对方已经很有比赛经验了,体力技术都是巅峰的状态。他知道对方现在过来是不放心自己,可骨子里那点不服输和乱七八糟的不甘示弱,让自己故意装着整理装备的样子,不理会他。以为对方过会儿就会离开,谁知魏选手却出其不意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眼睛。

他说小白不要紧张,明天我会陪你一起的。然后拉着自己往前走,再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克里斯赫伯格深夜的满空繁星。

一转头,白选手便也看到了魏教练眼中映出的星光和温暖。

“我们一起登上最高的地方,看看最美的风景,然后一直一起。”

 

 

又过了五年,魏选手退役留队做了教练。他们一起看过内华达山的雪峰,也走过卑尔根的雪道,以及在魁北克广沃的平原地带造就的雪场上滑行。

二十四岁的时候,在瑞典维纳什堡的一次国际空中技巧单项比赛中,最后一轮决赛轮,白选手以一套bdFFdF(向后翻腾三周转体1800度),难度系数达5.0的动作夺冠,成就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

他滑下雪道后,甚至忘了将雪橇甩开,直接踉跄着扑向了在下面等着的魏教练。魏教练就一下子将眼前高瘦的人抱起转了好几圈,周围所有的欢呼都被甩在身后。

“小白!你是最棒的!”

“大勋……不,我们是最棒的。”

他的手紧紧将魏教练的脸抱住,泪水落下,流过眼角不起眼的泪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白选手忍不住在没人注意的地方,小心又轻地用唇碰了下魏教练地额头。

 

 

 

或许,对方已经察觉到了这份不同寻常的感情,才会在后来选择调组的。白选手有些落寞的想。魏一直把他当兄弟,他却不是,从那次少年时某次训练太累让他背着回去开始就变味了。

 

想到这儿,白选手又有些不好意思,他干过很多件傻事,希望借此换取更多魏的关注。像是体校时候的情人节,魏要陪女朋友要翻墙出去,结果被抓到罚跑。那就是他故意让教练恰好路过的,这样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陪着对方加练了。

在雪道上,他们是最好的搭档,能做最好的转体和跳跃,最后在落地后默契地相视一笑,共同滑下去。或者,他知道总能在滑下去后,看到等在一旁的人。无论是个拥抱还是微笑,总能瞬间充满力量。

不过这些,白选手永远也不会告诉魏教练。

 

最初的,那个让他知道雪橇雪杖构成冰雪芭蕾的奇妙的人,希望一辈子留在这里。

 

 

2

 

伴奏的音乐气势恢宏又有着一丝华国独有的柔美,白选手脚下的雪橇就是芭蕾舞者最好的步伐节奏器,他修长又笔直并拢的双腿于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那是一个很高难度的全转体。他的背脊与颈脖在厚重雪服包裹下依然看出瘦削的曲线,隐约露出的白皙,在一套连贯动作后,增添了些惊心动魄的好看帅气。

 

随着最后一个节奏音落下,白选手顺着最后的坡道完成了所有的动作。

因下落溅起的雪花模糊了一片,但雪道上却留下了他的印记。

 

 

结束了。他想。

这场比赛后、在他于所有人瞩目下完成他俩共同练习出的整套动作后,他就准备回老家了。京城没有绵延的雪山和那样多的雪道,可或许那是新的起点。让他习惯没有魏教练的陪伴,没有雪道和雪坡装饰的生活,十几年的喜欢也会暗藏心底,跟这双雪橇一样,成为过去。

 

他扶着雪场旁的广告版,觉得双腿都僵硬了、不能动了。远远望过去,是自己的教练在呐喊着什么,他却只迷糊着望着观众和摄像机,想今日比赛魏教练会看么?

 

 

 

3

 

“魏教练,魏教练?”解说员叫了两下旁边的嘉宾,才继续道,“我们看到白选手已经圆满完成了此次表演赛的全部项目,魏教练你认为他这次的最后一战怎么样?”

 

“……很好。”魏教练喃喃道,他的手在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紧紧握成拳,“自从维纳什堡后,我很少看到这样的小白了,尽管那是空中技巧的单项。”

其实,他有太多话想当面对着那个刚完成比赛的人说,只是他现在在演播室,虽然距对方所在的雪场并不远。

“好的,那现在让我们转接下现场记者,看能不能在比赛后进行下采访。”解说员照着流程开始接通了现场记者。

“各位观众好,我现在在现场,白选手刚刚完成了比赛,现在……”

可是这就在此时,演播室转接的屏幕上,现场记者突然停顿了下,传出的声音也充满了吵杂。

怎么了?

魏教练的心一下子收紧。

“……啊,不好意思,现在现场中白选手似乎发生了些意外情况……”说着,信号便被切到了另外的画面。

解说员马上低头查看发到手上的相关信息,“是这样,大家知道白选手是队里少有的Omega,此次比赛也是顶着伤病上场的,现在现场传来的信息是可能,这个,导致了某些Omega的意外情况。”

 

“好的,我们的直播就到现在结束,稍后是其他赛程。”

 

 

4

甜蜜的Omega信息素一下充斥了整个房间,队医很难现在打抑制剂,因为比赛中抑制剂会影响选手的正常激素水平,即使赛后也要应对很多检查。所以他只能问白选手,有没有被临时标记的经历。

 

白选手整个人从滑雪服中出来后就几乎是虚脱的状态,他痛苦又压抑地喘息着,然后断断续续地说,“……有。”

十八岁第一次经历分化的时候,那是在雷克雅未克的国青赛里,当时是……魏选手临时标记了他。被Alpha紧紧亲吻的触感,他还没有忘却。

队医就犹豫了下,然后说,“那现在让其他队员来做个临时标记可以么?”

手臂搭住眼睛,过了好一会儿,白选手才轻轻地说,“嗯。”

 

 

队医找来的是个小队员,这次也参加了比赛,只不过在第二轮遗憾出局。

“白、白哥……”小队员是去年才分化成的A,当时太青涩和害羞,白选手还调侃了很久。俩人也比较熟,白选手常带着一帮子弟弟撸串,每每醉了,当然是魏教练过来带回去。

 

“咳,麻烦了。”白选手突然就有了些不自在,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从未在除了魏教练以外的人面前展示过如此脆弱的样子,尽管他身材在一众运动员中算瘦削的。

 

小队员太紧张了,好像比第一次比赛还要无措,准备了半天心里建设,还是在拉开白选手衣服的时候,脸红得不行。

白选手这下真又难受又忍俊不禁起来,笑着怼人说,“哎,您就当啃一大白菜,闭眼就成了。”

高热真把他烧昏了头,连自己也连带怼了都不自知。就那样半露着肩脊,雪白的皮肤似乎要发光,这样带着汗珠看着小队员笑,平白多了好些性感和诱人的味道,让人家脸更热了。

 

“是、是,白哥。”

 

然而在小队员就要下手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是气喘吁吁,整个人外套凌乱的魏教练。

 

“教、教练!”小队员赶紧放下手里的衣服,站起来。

弯下腰喘息了好几下,魏教练摆摆手说,“跟队医说过了,我俩有之前临时标记的经验,我来吧。“

 

 

 

5

白选手微微闭上眼睛,靠在休息室的椅子上。长长的双睫轻轻颤抖着,他说,“你怎么来了,大勋……不是今儿个你嘉宾直播比赛么。“

 

“……先别说了,我先帮你。“

魏教练没理他,直接上手将人抱过来靠自己肩上,然后低下来亲吻上了他脖颈上的腺体。

 

等到怀中人的呼吸终于平复下来,身下的粘腻感也到了缓解,魏教练才叹口气道,“你怎么之前不来找我……咱们、这几年不都一起处理这事儿么。”

 

将脸埋软垫上的人头都没抬的回答,“那是之前,小爷我以后不跟你鬼混了,我想好了,退役我就回北京。”

“拜拜吧您那。”

最后一句带了多少赌气的成分,白选手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要气气让自己变得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忧愁的魏。

 

“长本事了,啊?”魏教练闷声一笑,用手直接将人屁股拍了下,啪的一响,直接惊了两人。

 

“你!”白选手一下子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用手指戳对方,“魏dx,你竟然打我!”

“对,我TM就是要教训你!”魏教练也气得很,最后也气得笑出来说,“早跟你说,这场就是表演赛放弃不行?非得打封闭上!身体不要了是不是。”

 

“我!”白选手觉得明明理都在自己这边,怎么从来说不过对方,气得一张口咬了下对方手腕子,留下个牙印,气狠狠地说,“你最后的比赛不就输在了这里?我要帮你赢回来!”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说的不过瘾,白选手又斩钉截铁地补充了一句。

 

两人都气得不轻,恶狠狠地对视,最后又都笑了。

 

 

“你说你退役要去哪儿?”魏教练问。

“回北京!你自己回东北吧,咱们老死也别见了。”

“小白,信不信我在这儿就把你给办了!”

“来呀,有贼心没胆量,多少年了还这样。”白选手不满道。

 

“我……”魏教练脑子听他这话一下子当机了,仔细琢磨了下,发现原本单纯互怼的话已经变了味道。

“哎,小白,你说真的?”

“假的。”说着,白选手沉着脸,准备起身,结果被魏教练捉住,来了个长吻。

 

 

咚咚咚。

在门外被安排叫白选手参加赛后采访和颁奖礼的小队员,奇怪为什么会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然后纠结要不要进去叫。

可是,刚才魏教练看自己的眼神好可怕呀。

 

 

6

赛后采访的时候,白选手被围着问了好些问题。他在圈子里一向以难采访出名,故好容易最后一次了,大家都来体验下。

 

“白选手您好,想问一问您在之后有什么打算么?因为听说您要退役了。”

“……回家吧。”

“那最后有什么想对观众朋友们说的么?”

“没什么想说的。”

“……”

“啊,希望大家能够以后继续关注自由式滑雪项目,还有希望雪上芭蕾单项有日能进入冬奥会吧。”

“好的,谢谢。”

 

“咦,白选手,我们发现您从休息室出来后手上多了枚戒指,好像之前并没有,这是有什么含义么?”

“哦,这个呀……”白选手冲着镜头微笑了下,“secret。”

 

谁会想到原来喜欢的人有一样的心意呢,又有谁能够预知魏教练偷偷准备了一个求婚呢。

 


不过,只要我们还在,未来总有无数惊喜。






ps.自由式滑雪分有空中技巧、雪上技巧、雪地越野和雪地芭蕾,超刺激的项目。

Pls. 现实赶不上他俩发糖,只能让他俩在无数平行时空里继续甜吧。

评论(7)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