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帮会(魏白)

黑道大佬的爱恨情仇,ooc

灵感来自 @未落君 的魏白MV开到荼靡,剪的超带感的杂志混剪

魏有钱x白小爷

关键词:盐

被屏蔽了好几次,唉。


 

0

 

今日,M国最大帮会蓝帮的头目们,在MG市勋亭区的高档会所进行了短暂的会面。先到的自然是帮会大佬余爷。

 

稍后些,伴着几辆低调林肯停在别墅前,一个肩披着黑色皮衣,内着纪梵希当季限量款修身西装的男人走了下来。因脸上扣着副宽大的墨镜,只能看到他俊朗的下颚线,在门前微侧头示意手下等着,自己则噙着抹笑走了进去。

 

“余爷,魏会长到了。”

 

“乐哥,好久不见啊。”朝一旁站着的老管家点了点头,也跟主位上的余爷打了个招呼,魏有钱随意找了个宽敞的沙发靠上去。歪着头打量了下四周,而后又兴致缺缺地说,“我是最早啊,连小白都没来呢。”

 

“昨晚他好像生病了,晚到些。”余爷有点不满魏有钱漫不经心的模样,但因着这人手上握有帮会最主要的生意,只好哼了声,不高兴的说。

“病了呀……”魏有钱重复了下这句话,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下。

 

 

就在此时,门又被一个人推开。来人同样穿着米白色西装,不过更偏休闲,外面配着同色敞开怀的宽大风衣,显着整个人瘦削又冷清。他脸上没什么笑,冰冷的金丝边眼镜折射出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气息。不过,魏有钱觉得对方这杀气全是针对自己的,毕竟昨晚折腾了不少花样,稍微玩过了些。看,那单薄的衬衣袖根本遮不住手腕子上一圈特制kun绑绳留下的红印。

 

他是帮会最年轻的会长白小爷。

“小白,身体怎么样了。”余爷关心地问,这白小爷是蓝帮上任会长的小儿子,他从小看着长大,自然亲近些。最后搞掉白家上位也是迫不得已的手段。

“没事,谢谢乐哥。”

白小爷脸色很苍白,唇角却有些不自然的红肿。他的余光扫过魏有钱坐的沙发,步伐停了停,然后就坐在了对面的地方。

 

“小白,小心身体,别趁着年轻瞎玩,你得听哥的话。”魏有钱火上添油地补充道,一脸的真挚关切,笑容半分没有。

 

他的眼睛就抬头看了魏有钱,半饷笑了声说,“谢谢关心,不过瞧着魏哥满面春光,相必最近过的是相当滋润。”

“那是,昨晚chuang上的人特别带劲儿。”

一把摘下墨镜,魏有钱不笑时,双眼的目光就让人觉得莫名的冷酷。他明明离的白小爷这样远,却让白小爷觉得自己每一寸都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下,尽管现在他的锁骨上确有男人昨晚留下的红痕。

 

 

“好了。”余爷发话,两人只好作罢。

 

约莫又过了半小时,帮会中的其他人才渐渐到齐。

 

这几年蓝帮内部动作有些大,特别是勋亭区这块儿已经换了好几个话事人,生意一再中断,就像被条子盯上了一样。

MG市这里有M国通向世界的最主要港口,而其中最大的就在勋亭区,目前在上任郑会长出事后,就一直由魏有钱兼管。这次的集会主要就是为了下一宗跟红帮合作的生意,不要再出事。

 

“所以,意思是有内奸?”沉吟片刻,魏有钱抬眼看了看白小爷,而后又转向余爷说。

余爷叱咤江湖这么多年,知道有些事情心中有数,有些事情需斩草除根。他的目光扫了下周遭坐着的堂主,沉声说,“至少我现在这样认为。”

 

白小爷微皱了下眉头,开口接道,“我也同意乐哥的看法。前几次生意被发现,都是在勋亭区要出港时,时间上令我们毫无反应余地,不可能这么多次都是巧合……而且是从魏有钱开始管这块儿后才有了第一次出事。”

话里话外直指魏有钱,冷静的分析把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身上。

 

魏有钱挑挑眉,右手一摊,神色分毫未变。

或许只有看向白小爷的目光变得更为沉郁和深不见底。

 

“不管怎么样,这次的生意,红帮的林会长要求派他的远房表妹一起跟魏有钱负责,小白你帮着安排下并从旁协助。”

一直只穿着简单运动服坐中间椅子上的余哥,慢慢拿出支qiang,向对面墙上仿制的蒙娜丽莎像打了一qiang,破碎的油彩在昏暗灯光中竟像血一般。

“如果被我发现有猫腻,有如此画。”他这样说,然后一脚踹开小矮桌,离开。

 

 

 

大佬走了,他们再待着聚会么,自然也是稀稀疏疏地带手下离开。

在出门的时候,魏有钱故意不小心将手上的戒指弄掉了,那圆环滚着滚着就到了白小爷的脚下。

俩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错,魏有钱嘴角微微划了个好看的弧度,便走了。

 

那戒指上刻了几个单词,Hi my lovely UC*

 

 

 

1

 

一个月后。

 

 

MG市最大的地下拳场在勋亭区最东边街道尽头,表面看上去只是个普通茶社,内里却是蓝帮选拔和培养帮会成员的地方。

 

魏有钱带着红帮的林小姐来到的时候,侍者提醒他这轮压蘏注已经到尾声了。

他穿着简约休闲的D&G深蓝西装,紧挽着他手的林小姐则身着火红的Dior长裙,像是要出席什么晚宴。

简单对侍者点了头,他没去楼上的VIP包厢,而是找了个台下离得近的位子,看拳台上穿着无袖短T和运动短裤的白小爷。

白皙的皮肤上因拳打留下了些青鎣紫痕迹,紧致的肌肉薄薄的包裹着手臂,汗珠顺着侧脸滑下,没入胸膛。

充满着力量的性感,和几分脆弱的倔强。

尤其是和对方一个壮汉的对比下。

 

“哪边赔率高?”于是,他问旁边的经理。

“这个……因为白会长很久没来了,所以、大家不熟悉,就高了不少。”经理有些紧张,谁知道这些黑道大佬们心情好还是不好,小心为上。

“哦。”魏有钱用手比了个qiang的手势对准了拳台上不断chuan息的白小爷,啪的一声,他笑起来,“加,将压对方所有的钱加小白身上。”

 

 

 

这是下午的第三轮了,他觉得上轮被对方打中的左肋骨隐隐做痛,不过比起曾经的训练,这不算什么。白小爷抹去嘴角的血丝,看准对方腿下的空隙,一个偷袭,让对方措不及防。

 

不过这种比赛,胜利也没什么好高兴的。

在最后裁判举起他的手时,他象征性笑了笑,跟对方拳手拥抱,随后将额上的发带扯下来,丢到人群中。

 

 

直到回到后场休息室的时候,才感觉到不对。似乎有道要把自己吞蘔噬干净的目光一直追着过来。

“白哥,魏会长在走廊尽头等您。”身边的小弟赶紧上前,瞅着自己大佬阴晴不定的面容,小弟又说,“好像已经等好久了。”

 

他远远望着走廊那头,模糊的剪影映出魏有钱搂着一个长裙女伴的影子。心里这段时间的酸涩烦躁突然就具象化成了风暴将赢了比赛的平静瞬间粉碎。

 

“那就让他等着吧。”

白小爷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摇了摇头说。然后拍了下手下的肩,头也不回地朝反方向的洗浴间走去。

 

 

 

 

当冷水浇头上的那一刻,一直燃烧心底的东西仿佛在慢慢平静下来。他才有机会思考着与魏有钱的关系和纠缠。

 

那枚戒指被他挂在胸前,泛着淡淡银白的光泽。

 

这个月以来,魏有钱天天跟红帮那个姓林的小姐混在一起,再也没找过自己。有好处,他不用再被迫接受对方那一套一套自以为是的浪漫热烈了。当然,也有坏处,就是没了情报,和……让他变得烦躁、无法理智思考。

魏有钱,你让我把你怎么办?

 

 

 

等到白小爷洗浴出来的时候,已经又过了半个小时。

他就回到更衣室,准备将身上穿着的浴袍换下,谁知将将浴袍带子拽下就被人从身后压去了门上。

紧紧锢着腰的手臂,从肌肉形状他就知道是谁。

魏有钱。

 

两人的亲wen不像在缠绵,而像在撕咬,彼此都在检阅自己的领地。这是场属于两个人的较量,双方都不肯低下矜持的骄傲,只能死磕到底了。

 

直到有人传出暧昧的呻yin。





tbc



UC*:undercover 卧底


评论(19)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