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帮会(魏白) 中上

前文戳主页 ooc  黑道卧底  与真人无关

魏有钱x白小爷


 


2

 

身下人地浴袍里没有贴身的衣物,男人用手指很容易就借着乳鎣液的润滑,很容易地就进入了。弯曲着戳弄熟悉的敏鎣感点,手上因长年用qiang留下的薄茧,惹得大腿gen部白嫩的皮肤也微微泛红。

“你……嗯……怎么不去陪……林小姐了。”白小爷耐不住这不受控的疼痛感,咬了下对方与自己纠缠的舌尖,才挣脱出漩涡,侧过头忍住要脱出口的呻yin问。

魏有钱就笑了出来,他把人轻易地托举到自己腿上,饶有兴味地说,“你在吃醋么,白会长。”

“呵,跟个乳臭未干的丫头,我还不至于。”对方仰起头不服输地回答,眼睛里却没半分笑意,有的只有理性的冰冷。“只是害怕你怠慢了红帮大小姐,让这次的生意出问题。”

 

就是这样,魏有钱想,无论对方的处境多么不堪、多么衣不蔽体,他总有能力保持着冷静的头脑来戳自己。当然,这不会抓伤自己,只会让自己更加心痒。

 

“哦?看来小白对这次的生意也很有想法。”他说。

白小爷便贴近他的耳侧,面上仍然端着沉着冷淡,但声音却像情人的耳语,“余哥不让我碰这次的生意,明显是防着我了,可我偏偏想插一手,让他不如意,你帮我么。”

作为跟余哥的心腹,魏有钱知道当初余哥如何从白家一个外门头目混上来的,要说白父的死跟余哥半分没关系,那就是哄小孩了。他也知道白小爷能沉住气继续待蓝帮也是抱着些报仇的目的。

于是,他用手指碾过对方体内的那一点,好整以暇地说,“那要看小白你的了。”

 

身体的弱点全在对方的掌握中,白小爷死死咬牙吞下口中的喘息,双手搂住男人的脖颈,轻笑着说,“Deal。”

 

 


 

两天后,正带了帮手下去港口看货的魏有钱,就接到了白小爷的信息。

[周日5点半,樱道山庄,白。]

“有意思。”魏有钱心情很好地将信息删除,而后下了车。

 




樱道山庄是MG市郊区的密客制的日式别墅,从不对外开放,但从来不缺收入。它的特色就是客人想要什么,这里都是有的。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间别墅的幕后主人是谁,其实就是蓝帮的白小爷。

 

只是这个周日的樱道山庄几乎空无一人,只有一位穿着和服的美丽姑娘拿着枝山樱花出来迎客。深蓝的新款奔驰跑车就停在山腰,魏有钱叼着根未点着的烟,用手随意折了片竹叶递给对方,这便是入门牌了。

 

伴着姑娘小步走入山道里,绕过连绵的回廊,停在了一间挂着盏白樱灯的地方。姑娘俯身点了点头,而后退出了。

打开门,里面是一个檀木日式矮桌,上面有着准备好的清酒和精致吃食,桌角不起眼的地方还有枚绑着根红绳的戒指,就是那天魏有钱以一种俗套的方式送给白小爷的。

魏有钱便信步找了位置坐下,然后自斟自酌起来。他将那枚戒指拿起来看看,轻轻放在唇角碰了下,仿佛在与爱人肌肤之亲。

 

脚步声也就在这时传来,那是极有韵律的响动,慢慢地从间奏滑到主旋律,最后,高chao开始了。

他看着来人,那套精心剪裁的西装将对方修长的身材完全衬托出来。只是明明连衬衫最上头的扣子都紧紧合着,却让人觉得口干舌燥。他的步伐像是仔细设计过,每一步都走在心尖上,每一个抬眼垂落都平添心动。白皙得像玉一样的指尖在见到魏有钱的同时,开始结开衬衫领口被打理繁复的结,灵巧的,每靠近一分,就解开一点。

到完全在魏有钱旁边时,领带正好顺着纤细的手腕滑下,恰好落在了魏有钱手上,男人握住了它。

白小爷就伸手又开了衬衫上第一枚扣子,那扣子在灯光照耀下泛起珍珠的光泽,几乎与露出的肌肤融为一体。然后,轻轻捧起魏有钱的脸,吻了上去。

 

 



3


情事过后的房间已经凌乱一片,榻榻米上散落着褶皱起来的西服衬衫,吃食半点没动,倒是清酒的酒液因着散落到皮肤上,而使空气氤氲着酒香。

白小爷艰难地动了动指头,感觉嗓子有些哑,身上也酸痛起来。魏有钱倒挺客气地问要不要帮他清理下。

“外头就有个温泉池,你抱我过去吧。”白小爷挣扎了下,索性决定享受对方的服务,便半阖着眼蜷缩在魏有钱的怀抱里。

 

果然出门便是一处温泉,旁边还已经放好了两套和式浴服,月色温柔,清辉荡漾。

稍后的时间,两人又在温泉里来了一次,直折腾到半夜。

 

两人都是有格斗基础的,做起来本就没个轻重。而白小爷的皮肤又太白了,很容易在上面留下痕迹,看着就显得艳丽又让人心疼了些。

魏有钱拿着个清酒杯坐在木板上,望着躺他腿上的白小爷出神了一会儿,突然说,“小白,你腰间的纹身还在么。“

“你刚不看到了么,都是你干的好事。“白小爷一提这事儿就生气,大致他们刚厮混到一起的时候,有次情事后,魏有钱就趁他迷糊在腰间自己纹了朵花的纹身。

“那是大勋花呀,我的花。“魏有钱温柔地笑着说,这不是外面冷酷一次解决小帮会百人地魏会长,而是个温暖的人。

他看着月光下,从浴服露出的,那朵绽放在雪白肌肤上的花,眼神渐渐变得隐忍又深沉。

 

 

他们共享了这次生意的信息,白小爷便知道了最近一次出港就在这周五。

 

 

 


 

 

隔天,MG市的何警司就收到了来自警方秘线的一条暗号信息,上面只有时间地点。但他一看便明白了和一直跟的M国蓝帮案子有关,马上紧急召开了一次会议,说明了即将发生的生意以及线索。

 

“不过,何sir,我有个问题。“原隶属M国首都特案组的特派员、如今刚被派下加入MG市警方来协同抓捕的鸥皱着眉开口道,”你们之前几次案件都是依靠这条密线么,但是从我的角度看这种暗号不属于我们的卧底。“

“是的,你说的没错。“何警司点点头,他说,”五年前我们派出过一名卧底加入蓝帮,但是三年前断了联系,怀疑是否已经死亡或者……如今这条密线是以前蓝帮的一个人跟我们合作。“

 

鸥特派沉思了半饷,随后继续说,“原来你们派出的卧底是曾跟我共事的勋警官,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否则不可能叛变,我这次来主要也是想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

 

 



tbc

 


评论(1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