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帮会(魏白)中下

与真人无关 ooc  前文戳主页

黑帮卧底



4

 

散会后,鸥特派去了何警司的办公室,想与他单独再谈谈关于这次消息可靠性的问题。


“第一次接到情报,我们也将信将疑,但确实行动最后成功了,所以之后的合作也就这么展开了。”

“其实,是这个人主动联系我们的。”何警司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头疼地说,“他并不是jing方的人,所以我们对他知道甚少,甚至从没未见过面,不过猜测他可能是蓝帮白家的人。”


何警司示意了下对面白板上贴的蓝帮内部关系图,告诉鸥特派,他们跟蓝帮已经跟了好几年了,前任蓝帮大佬白爷在日本被接头帮会干掉后,现在蓝帮大佬余哥才上位的,所以白家的人很有可能借助jing方的力量搞掉对方。


“余哥?我记得您之前说过,勋警官当初就是通过余哥加入的蓝帮。”鸥特派翻开手中的资料夹,指到一个地方给何警司看,“而他最后失踪是在三年前余哥上位后,现在这个人神秘线人的出现则是在勋警官失踪后。”


“我的直觉是……”鸥特派微微弯起嘴角,她看着何警司知道对方的想法可能跟自己一样,“这个神秘线人可能跟勋警官有很大联系,要不然太过巧合了。”

 

 

 

 

魏有钱,你是谁。

白小爷坐在开往勋亭区二号港的车上,望着窗外飞速褪去的景物,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还给对方的戒指,又被对方在chuang上给套自己无名指上了。

 

他思考着彼此的关系。

 

魏有钱是乐哥一手提拔的人,虽然现在两人有些离心,但他没必要真的与乐哥对着干。不过,他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情报透露给自己,白小爷没那么天真地以为前几次情报真的是全靠自己聪明拿到的。就像这次一样,魏有钱可能都猜到了自己会把情报给jing方,他还是共享了。

太蹊跷了。

会不会是,其实他一直想借自己的手把消息传给jing方?他才是那个卧底。

 

白小爷陷入了沉思,因为如此一梳理,魏有钱很多行为都解释得通了。让自己来将消息传递,更加安全、不会暴露,即使乐哥知道,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就算失败,还有后招,双保险。

 

他莫名想起了与魏有钱第一次上chuang的时候,对方的一句话。

“不要相信任何人,小白。”

 

他本意就是搞垮让他家破人亡的蓝帮和余哥,jing方如何与他无关,他们的卧底如何也跟他没关系。

但他只是不想被人骗,特别是被魏有钱利用。

 

 

车的司机被要求开得慢一些,等到二号港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阳光透过车窗在白小爷脸上洒出斑驳的剪影,他推了推眼镜,走下了车,正好看到魏有钱跟红帮的林小姐站在船边亲昵地挨着讲话。

 

很好。他想,他想到了一个既可以洗清自己在乐哥眼中嫌疑又能探清魏有钱底细的主意。

 

后天就是这批货出港的时候了。

 

 

 

5

 

周五是个风平浪静的好日子,只不过对帮会里的人来说,却不那么美好。


蓝帮大佬余哥接到二号港出事,而且白小爷被jing方带走的消息时,正跟红帮的林会长谈后续的生意。他的面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不顾林会长阻拦,带着人就要去二号港。

 

幸好这时,电话响了,是魏有钱。对方在手机里先是说明了林小姐安全请红帮放心,之后又说虽然jing方突袭,但因为运货的车出了些问题,我们真有危险的那批还没到港,所以应该没什么大事。

“小白被抓是怎么回事?”余哥紧缩眉头继续问,他本来就有些怀疑白小爷是卧底,可对方被jing方带走,让他有些看不懂了。

 “这个我会尽快了解情况,jing方来的太突然。”魏有钱声音很沉着,但一直摸qiang的手泄露了他内心没那么平静,“但他们没查到什么,我想应该就是例行问询。”

 

他也觉得今天的事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但他本人身份太过敏gan,是绝对不能出现在jing方面前的,如今只能让手下人去办了。

白小爷今日的表现也有些奇怪,明明可以逃走的他,却没有动地被带走了。

 

 

 

 

 

MG市jing署3号问询室里,一位警官正对白小爷进行着问询记录,但进展却很不顺利。

 

“姓名?”

“……”

“年龄?”

“……”

“为什么出现在那里?”

警官猛地拍了下桌子,瞪了悠闲静坐却不说话的白小爷一眼,气呼呼地将记录本丢在桌上。“你是哑巴么。”

 

白小爷就扫了下对方jing牌上的姓名,将记录本理好,推到对方面前,笑笑说,“王警官,别着急,心机也吃不了热豆腐是吧。”

他知道问询室里肯定有jian控器,一个合理猜测事关蓝帮的事,何警司应该就在屏幕前看着这一切。于是,朝摄像头的地方看了眼,而后开口道,“我要联系我的律shi过来,他来前我一句话都不会说。”

 

白小爷今日穿了个黑色紧身低腰裤,黑皮外套被他丢在了椅背上,身上就一个白衬衫,起落间隐约露出腰间的肌肤。


如他所料,就在看监控的何警司就发现了那腰间的纹身,突然拿起对讲机让那位正在审讯的警官看清那纹身。


王警官年轻气盛,早就不满对方不合作的态度,所以有些粗bao地拉起白小爷,让他靠墙背对着自己站。随后,一脸严肃地扒拉开白衬衣的下摆,正好能看到那朵胭脂色的三瓣花朵。


“呦,王警官这是干什么呢,对我有意思么。”白小爷话是这样说,倒是顺从地没有反抗,只是脸上的闲适笑容没了,大臂内侧的肌肉绷紧了。


“住口!”王警官耳尖有点红,但上级命令一定要完成的,手上还是认真地研究下了对方腰际的纹身。


 


另一边,跟何警司一块儿看监控的鸥特派发现了何警司凝重的神情,她便问起这纹身有何特别之处么。毕竟帮会的人一般都会在身体上纹些什么图案,没有什么特别的呀。

“这是,当初跟勋警官约定好的一个暗号。“何警司谨慎地开口,他说,”意思是,要保护的人。“

“嘉尔,问对方认不认识照片上的人。“

 

王警官听后,便从一旁的资料袋里,拿出张照片,正是穿着便装的勋警官,也就是……

“魏有钱啊。“白小爷笑笑说。”我们蓝帮的魏会长,我当然认识。“



tbc


ps.虽然我很坑,但这篇不会坑的


评论(1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