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帮会(魏白)下上

前文戳主页,ooc,与真人无关


 

6

 

“何警司……”门外的警员敲门进来,打破了jian控室里一片寂静,“白先生的lv师已经到了。”

“嗯,知道了。”何警司点了点头,摆手让警员出去,自己则双手按在桌面,盯着截图下来的那张纹身图,沉默不语。

旁边的小窗口里,王警官还在费尽心思套白小爷的话,可对方在见了那张照片后,就只低头不知想些什么,再不搭话了。

鸥特派看了眼屏幕,又盯着何警司背影瞧了瞧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毕竟这次行动没抓到关键性证据,再坚持扣留恐怕……“

“放人吧。”

结果还没等到鸥特派说完,何警司就转过身来冷静地说,“派人跟住白小爷。”

 

 

 

lv师姓撒,是蓝帮的老人,之前跟着白家老爷子,现在是常帮魏有钱处理事情的一个人。

因为是挺冷僻的一个姓,所以白小爷印象很深。他看着这个身量不算高的男人跟何警司交锋,挺乖巧地坐在那里看自己的新鞋,想着两人是不是旧交啊,就保个释,谈了这么久。

直到他察觉到一道缜密打量目光从外面而来。他抬头,便看到了站在何警司旁边的女警官。

身上的警装勾勒出姣好的身材,她与白小爷对视上后,便微微笑了下,开口道,“那由我来带白先生去办一些流程手续吧,毕竟这个案子上头很重视。”

 

于是,白小爷就跟着鸥特派出了呆了几十个小时的狭小房间,终于呼吸到了些新鲜空气。鸥特派并没有再分出任何的目光给他,一切严格按警方流程办理。就是在他将将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有张纸看似无意从鸥特派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咦,你们警局的人怎么都用这么俗套的方式啊。

 

想起当初魏有钱也是这样掉了那个戒指,白小爷在心里吐槽了下。身体还是很绅士地弯下腰捡起,然后直起身将纸条递给鸥特派。

纸条上面是堆乱码,乍看杂乱无章,就是前几日神秘线人发给何警司的信息。

 

“白先生,对这个熟悉么?”迟迟没有接过,鸥特派只是冷淡地问他。

 

想试探我?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

白小爷默不作声地在心里闪过百种想法,表面上却很纯良地微笑着,“啊?这是什么呀,我这儿还没出警局呢,鸥警官别开玩笑了。”

外面的阳光照到他的脸上,给眉梢眼角都染上明艳的色彩,眼下的泪痣尤为动人,整个人这样站着,就像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一样。

一张白纸似的。

 

 


 

7

 

习惯了昏暗灯光的眼睛,乍看到日光,总会忍不住眯起来。但白小爷此刻心情却格外愉悦,对着撒lv师眨眨眼,硬要自己开车。

对方也随他,不过坐副驾上提醒白小爷说,“余会长和魏会长,以及红帮的林会长都在陶园等您。”

“呦,到这么齐啊,太兴师动众了。”他单手打方向盘,另只手在前槽那儿摸了个口香糖嚼,魏有钱的车他太熟悉,在里面做都不知道做几次了。“这是要给我开欢迎宴呐,还是鸿门宴呐,撒先生。”

 说着,他猛打方向盘,踩下油门,加速甩开后边儿跟着的便衣。


等到终于驶上了条僻静小路,撒lv师就拉过白小爷那只拿口香糖糖纸的手。趁后排帮会里的人不注意,在上面写道,沉住气,小白。

 

 

 

白小爷飞车一样的速度,用不到1小时就到了市郊的陶园,这是蓝帮名下明面上合法的公司产业。

一进门,就是不一样的气势。两边密密麻麻全是穿黑衣的帮会成员,看模样手里少说一把qiang。而余哥坐中间,魏有钱跟林会长坐两边。娇滴滴的林小姐坐在魏有钱身旁,脸色苍白,一见白小爷进来,更是往魏有钱怀里躲。

看得白小爷牙痒痒得很。

 

根本摆的是三堂会审的架势,他走到正中间那把椅子上坐下,笑着说,“刚从条子手里出来,真是浑身不得劲儿,余哥,咱们生意怎么样了。”

余哥沉着脸没说话,反而魏有钱出来圆场,“幸好货车出问题,这要命的货没到,所以小白你才能这么快出来,也多谢撒先生了。”

“你是怎么跑港口去的,还被抓了。”余哥是个不说场面话的人,直来直往地问。

“是魏会长要我一定去的呀!”白小爷一脸无辜地摊手,却不看魏有钱,“余哥,虽然你只让我从旁协助,不用管生意具体交接,但既然魏会长开了口,都是兄弟嘛,我就肯定不能拂他面子,谁知刚到就被条子带走了。”

 

余哥就偏头看着旁边坐着的人,等他解释。

 

那目光像枪子一样,蹦蹦得像能戳人身上好几个窟窿眼,普通人见了早就怕了,就像他身旁的林小姐。但魏有钱倒淡定得很,安抚了下林小姐,才慢慢开口,“因为我离不开小白呀,小白不在身边,我安不下心办事。”

 

啪。话音刚落,就听枪上膛的一声,余哥举着qiang对着魏有钱。

 “说实话。”他说。

 

“唉,余会长你就是太着急!”红帮一直看戏的林会长赶紧拉了下余哥,然后说,“要我说,货车突然出事跟条子来袭,搁一起太过巧合,我还有个很有意思的消息。”说着,年过四十看着仍旧俊秀潇洒的林会长使了个颜色给林小姐。

 

众人焦点一聚,林小姐有些忐忑,她不敢看对面那些双饿狼似的眼睛,只轻轻抓着魏有钱的手,低头说,“我,我看到白会长有跟运货的司机说了些什么,就在昨天交接前。”

 

 

白小爷看似闲情背后边的手,几乎把手指掰扯断,这个一直出现的女人。不只是她依偎着魏有钱的姿态,还有如今一句话把他逼上绝境的境况都让他恼火。

当然,最恼火的是,魏有钱你怎么还握着人家的手?那么好握么。

还有,你前边儿那句话什么意思。摆明了把嫌疑往自个儿身上引,你不是卧底么,大可以说我不择手段套话出来的。

所以,魏有钱,你叫我现在怎么办。

要把你供出来,洗脱自己的嫌疑么。

 

他目光转了又转,心思绕了几重,不自觉地咬了几下唇,开口道,“我是在嘱咐司机注意货,谁知还真出事儿了,况且,谁会这么傻把消息透给条子,还不让要紧的货被拿住,自己还颠颠地跑警局晃荡一圈?”

“而且,这次生意失败,要我说最有嫌疑的……不好意思,林小姐你干什么这么注意货车司机怎么样呢?”

 

话出口的一瞬间,魏有钱神色复杂地看了白小爷一眼,其中夹杂着惊讶疑惑疼惜和了然。

白小爷则是在心里狠狠打了自己一拳,费劲千辛、去警局逗一圈才知道魏有钱的底细,不就是想关键时刻拿出来保自己么?结果……

 看到他被余哥用qiang指着,连呼吸都不对劲儿了,手心里全是冷汗。


你栽进去了。

栽得很深很深。

他无比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白小爷手脚发凉,心却火热得要燃烧起来。

 


tbc



ps.大概还有两到三章,唉,超出预计章节,好难标号,大家将就一下吧。

评论(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