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帮会(魏白)下中

与真人无关,ooc,前文戳主页

黑道卧底 魏有钱x白小爷



8

 

白小爷话一出口,红帮的林会长和林小姐脸上都不是很好看。余哥便瞥了眼旁边的人说,这次生意是我蓝帮出了问题,不过说到底是自家事,就不让林会长多操心了。

蓝帮的地盘上一时有了丝火药味,林会长脸色变了又变,勉强笑着留下句这货下周必须得出港了,否则东洋那边可不是吃素的,老余你看着办,就领着林小姐离开了。

 

等红帮的人都走了,余哥就叫人将魏有钱和白小爷都蒙上眼睛,绑上双手,分开带上了车,开往MG市的港口。

 

魏有钱在第一辆车上,余哥将他眼上的东西解开,就在他对面抽着烟。过了会儿,才眯起眼来说,“小魏,你跟我多久了。”

“呵,乐哥怎么忘事了,五年了呀。”魏有钱闲适地翘着脚,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旁被人用qiang指着太阳穴一样。

“哦?你还记得。”余哥难得哈哈笑了出来,然后猛地将魏有钱嘭地推到车门上,附在他耳旁说,“这些年搞得小动作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次你把生意地点时间告诉心里有鬼的小白,我真的会相信你什么喜欢小白的屁话?”

“咳……”被对方用大臂压住脖子,魏有钱艰难地喘息了下,却仍旧笑着看向对方,“小白,很可爱呀,陪他玩玩些猫抓耗子的把戏,我觉得是情趣。”

“再说乐哥,我能是条子的人嘛,凡事讲证据好不好。 “他用手背拍拍乐哥的肩,勾上对方的背,”放轻松,你一定是被最近的生意逼太紧了,东洋那帮人没什么的,还以为自己多厉害呢,要不是乐哥您,当初白老爷子能被他们搞掉啊。“

“吃点甜头就得寸进尺,这次我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有红帮那些乌合之众,您一声令下,我就去把他们老窝端了,留下林小姐nuan床就够了,嘿嘿。“

 

余哥就看着他,手上的劲儿倒松了些,意味不明地说,最好是这样。

 

 

 

车子一会儿就到了港口边,大海在夜晚尤其凶猛,月色再温柔仍旧不能抹平那种给人心底的敬畏。

 

白小爷眼前仍旧一片黑暗,其他感官倒因此变得灵敏了不少,连风里的脚步声都能听清楚。他心里暗骂,早上出局子,晚上就被绑架到这儿,真倒霉,得,仔细想想,还都是自己作的。

 

想是这样想,嘴上还是只好委屈巴巴地说,“乐哥,条子都不给我吃饭,现在肚子都饿死了,快把我放了吧。”

 

接着他就听到耳边低低的笑声,挨的那样近,当眼前遮掩视线的东西被摘掉后,便只看到魏有钱似笑非笑的脸,那一声将将脱口而出的乐哥,就再也讲不下去了。

 

变脸变得跟喝水似的快。魏有钱瞧着对面的人睁开眼看是自己,脸上面上冷了下去,嘴角的笑也瞬间消失。

 

白小爷四处瞅瞅,发现周围竟然只有自己跟魏有钱,乐哥还有其他那些唬人的黑衣手下都不见了,边活动手腕,边问,“喂,乐哥呢。”

 

“走啦。”魏有钱回答,而后见白小爷瑟缩着身体,才想起对方还穿着薄薄的衬衣,便将自己的风衣披他肩上,连手套也摘下一只帮他套上。

他的神情那样专注,目光温柔又澄澈,看得白小爷觉得他好像爱上了自己一样。

 

“乐哥说,让我三天内,在货走前,抓到那个卧底。”男人突然开口,也不管白小爷的发愣,直接继续说,“否则,就嘣了我。”

“他本来……是想怎么着?“白小爷也不傻,他知道余哥没那么简单放过自己。不,应该说,本来作为前任帮会会长的儿子,自己就是他的眼中钉。

魏有钱就笑,在对方措手不及时,拉下他一起坐在港口对海小木板桥上,而后在白小爷气恼地要怼他时,淡淡开口,“他原来打算要把我俩都扔海里喂鲨鱼,小白,你怕不怕呀。”

“哼,鲨鱼要吃也先吃最胖的,等你被鲨鱼吃的时候,我就溜走了。”

“啊……好残忍,原来小白真的一点儿都不爱我。”

“边儿去,是从来没爱过。”

“那……”魏有钱掰过身旁别扭地背过身的人,一脸的得意,“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份,还不拆穿我?”

“你、你什么身份啊,我不知道!”

夜色里也好看得要发光的俊秀侧脸,因为激动和心虚而微微泛红,魏有钱心中像被蛊惑了一样就吻了上去。

“……唔……你……嗯……”

 

短暂的平静后是不是更大的风浪,还有海啸。

 

小白,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你父亲的死也有我的身不由己,会不会恨我。

之前利用你传递消息给jing方,实属情势所迫。如果最后逼不得已,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我爱你。

 



 

9


三日后,乐哥亲自出马到港口看货。白小爷在床上不自觉地翻了个身想。

宽阔的大房间里,窗帘没拉紧,让阳光逮到了空子,照射进来。也洒到了床上人没有遮挡而露出来的雪白的背脊上,上面还有着斑驳的红痕。

身上酸痛得难受,但脑子却一直在转悠昨晚魏有钱说的信息。是了,乐哥大概对他俩都有了怀疑吧,不过要仔细算,魏有钱的嫌疑更大些,毕竟自从他管了MG市,重要的货都出了事。但是……如果要借这次的事,把自己给除去也是一举两得。

他有些烦闷地看了眼,对面浴室里正哗啦哗啦洗澡的魏有钱。

这人怎么还有心情洗澡?不怕三日后不好交差么?或许要把自己交出去……鬼才信他昨晚chuang上的那些甜言蜜语。

说起来这事儿,白小爷又想起对方紧实的拥抱,进入、合为一体的那种感受,铺天盖地的快gan、疼痛、情yu交织成了一张大网,把自己完全笼罩其中,无法逃脱,甘于沉沦。

 

天,说好的都是互助互惠关系,自己在想什么……

可是,这种事做多了,身体真的有点留恋和沉溺于其中了,恰巧彼此又契合。昨天太累,主动权完全在魏有钱手中,到最后自己都没什么记忆了。

 

纠结了一下,白小爷把脸埋到松软的枕头里,开始埋怨jing方起来,本来嘛,他们给力一点,早一些机智地把货找到,将蓝帮端了,自己跟魏有钱就可以自由了。

自由…… 

想起这个词,他抬起头出神地望着窗外的蓝天。那些自由自在的云朵多好,去哪里都行,没有负累和仇怨枷锁,只要跟着自己的太阳就好。

 

这时,魏有钱终于洗好出来了,他就草草裹了个浴袍,露出了好看的胸膛。然后就看到白小爷趴着望着窗外,明明里面什么都没穿,还不好好盖被子,分明就是在诱惑自己。

 

而听到他出来的动静,白小爷也回过神,转过头问他,准备怎么办这件事。

 

“不用担心,小白。”魏有钱用手摩挲他脖颈上挂的戒指,不紧不慢地说。他们几次相互借还,最终又被魏有钱在昨晚挂到了他脖子上,还说什么这件事结束后,可以去把戒指送到卡地亚的店里重新刻字。

“很快就结束了。”

 

之后,手机响起,撒lv师的。魏有钱就出去了,留下了白小爷一个人在别墅中。

 

白小爷发了会儿呆,赖了会儿床,才开始整理自己。这别墅是魏有钱的,昨晚的衣服总共被对方扯得不成样,他便跑到衣柜里找了套对方的衣服穿,夏尔凡亚麻的休闲套装,穿他身上也挺合适。

 

随后,叫了手下来接他后,又秘密跟jing方联系了。

 

 

 

因此,何警司便接到了神秘线人要求一日后见面的暗号。

 

 

tbc

评论(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