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好久不见(魏白)7-8

与真人无关,前文戳主页,ooc

破镜重圆,生子有,慎入

赶在最后一刻,跟大家说元宵快乐啦。



7

 

新年里头,大半夜的,总不好让魏有钱现在就回去,白顾问便请他上楼来坐坐。

宝宝已经在里屋大张着手脚地睡了,而白父白母遵循着传统守岁的传统,正准备拿出鞭炮出来放,这会儿听白顾问说有朋友要来,两位老人便互相看看,然后白母问这么晚了谁呀。

“一个朋友。”白顾问抿了抿唇角说。

他的话音刚落,门口就有了响动,一开门发现是提了大堆东西的魏有钱。

“叔叔阿姨,新年好!“

 

魏有钱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暑假跟着来过家里玩,所以父母也认识他。后来俩人出来创业,每年便很少回家了,后来再听闻便是那次到医院,发现俩人已经不在一起了。出院后,白顾问就带着孩子回了父母这边,却怎么紧着追问,也不肯讲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父母见他比以前消沉了不少,便也不好再提,只当有了孙子也是好事。

如今时隔经年,见到魏有钱来家里,父母便不免有些惊讶。

 

“啊……小魏,这大晚上的怎么来了?还带这么多东西,吃饭了么?”妈妈问起来,要去厨房再拿些东西过来招待,谁知刚站起来就被爸爸拉住,说着什么这么晚了咱们睡吧,让小白跟小魏聊聊。

“小魏啊,我跟你阿姨先去睡了,你跟小白坐着吧,太晚了就在家里过一晚。”爸爸这样说着,就起身跟妈妈一起回房休息了。

 

似乎爸爸知道了些什么,白顾问看到爸爸进去前给自己的一个眼色,有点别扭、有点不知所措地站着。

魏有钱倒很自然地将礼品放到小桌上,跟爸爸妈妈道了晚安,然后自个儿找了沙发坐下。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尴尬的地方,让白顾问瞪了他一眼。

得到的却是魏有钱笑意盈盈的回复,他的眼睛里晶晶亮亮的,都三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叹了口气,白顾问坐在了他对面,问他今晚怎么想起过来了。

魏有钱就说,是老太太催婚了,他躲着呢,小白快收留收留我。还有呢,小白,我今天可是连饭都没怎么吃就跑了出来,饿死了。

 

有的人就是这样,白开水一样的话题都能被他说出花儿来,天生就有吸引人的天分,就像太阳和温暖的灯光一样,让那飞蛾不顾一切地扑火,让萤火也非得追逐着。

白顾问一向聪明过人的头脑,和冷静沉着的心都会在他面前方寸大乱。现在这人就在对面,满面坦然和真诚的看着自己,仿佛他们之间没有五年的分别,闭上眼再睁开,就又回到了在新建的办公室里,他对自己说,我们一起就是最好的选择。

 

“……厨房里还有些包的饺子,我帮你热热吧。”白顾问听了他的话后,怔了下,就准备起来,刚要转身却被身后的人握着了手。

“嗨,我开玩笑呢,吃饱了其实。”魏有钱话这样说,目光仍旧灼灼地看着躲避他视线的白顾问,接着说,“小白你还是从前那样。”

“嘿嘿,嘴硬心软。”他不知道自己还摸不摸到准白顾问的心思,只是认真的观察着对方,即使对方总是不愿看他。

 

“小白,这几年过的好么?”

 

“挺好的。”白顾问挣脱出他的手,自己坐了沙发那头,更远了些,面上因为背光的缘故看得不是很分明,只觉得更瘦更苍白了些。

 

“好么?我不这样觉得。”魏有钱看他坐的远了,自己就挪了过来,偏偏还离得这样近。他的表情没了刚才的轻松,变得既不解又心疼。“整个房间我都没有看到你妻子存在的痕迹,明明是过年团聚的晚上也是你一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

 

“这跟你无关。”白顾问抬起头打断了他的话,轻轻微笑着,却让人觉不到开心地说,“魏有钱,我们还是朋友,但也只是朋友了,何必问这些。”

 

对方听了这话一时神色变得茫然起来,他喃喃道,“可我本以为你是幸福的……原来还是要我照顾的弟弟呢,怎么就有了宝宝……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吧,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这样对我的小白……”

 

“不关其他人的事。”白顾问站起来,听着他的话,真的快要抑制不住心里的难过和想要流泪的感觉。忍了又忍,还是转过身去。过了会儿,才他低低地说,“不早了,今晚你睡我屋吧,我跟孩子睡。”

“明天就回去吧,改天我再去拜访伯母,这次疏忽了。”他这样说,快步走进了孩子的房间,然后很快地关上了门。

 

 

真的关门太大力了,宝宝也被这声吵醒了,奶奶的模糊着说,嗯,爸爸……

 

“哎,爸爸,爸爸在呢。”白顾问看小孩不安生地动弹就要起来,赶紧跑床边摸摸的脸,拍拍他的手,眼前却有些模糊。

 “小勋乖,好好睡吧。”

 




8

 

第二天大早,魏有钱就不见了,自己房里的床铺看着也整洁,想必是没有动过。白顾问看着角落里的留下的补品和礼物,还有手机里对方发来的信息摇了摇头。

[小白,元宵节带宝宝一起去看花灯吧。]

 

越挫越勇,某人的胜负欲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全浪费在了这上头。但拒绝的话在输入框里删了又删,怎么还是发不出去呢。

 

 

 

虽然他们之间有那样这样的问题,但既然魏有钱过来看了自己的父母,他不过去问候总是说不过的。所以初二一大早,他就向魏有钱打听了家里的位置带了很多礼品和宝宝去看望伯母。

伯母从以前就很喜欢白顾问,而且又格外喜欢孩子,好吃的好玩的全部都拿了出来,一定要留他们父子俩吃午饭。吃完后就带着在小院子里玩,还说孩子长得特别像小白,这样俊秀好看。让白顾问有些不好意思地下意识看向魏有钱。

对方则靠着墙很悠闲地说,妈你偏心太过了,对我都没这么好。伯母就转过头说,哎呦你看你多大了,还跟孩子争宠呢。小白要也是我家的孩子就好了,乖乖的,哪里像你。

 

等到离开时,已经快到晚上了,魏有钱开车送了他回去。最后离开又变了次那样的魔术,哄的孩子看他都成大英雄了。

 

两人始终都默契地再没提除夕那晚的事。

 

 

春假里每天,魏有钱都会发来各种各样的信息,比如我去哪里了,我吃什么了。往往我去哪里后会接着,什么时候我们带宝宝一起去玩吧,我吃什么了后会接着,小白你喜欢吃的吧,下次我们一起来。诸如此类的信息挤满了聊天框,白顾问只好一条条看过来,再一条条回过去,搞得上班第一天没收到这么多信息都有些不习惯。

突然间少了很多的信息,他才想起来是公司忙起来了吧。毕竟是当初一起奋斗过的地方,他也时刻关心着股价变化和产品升级,只是这样看着成长不知是喜悦多些还是怅然多些。

 

等春节假完了后,白顾问就投入到跟华宏的一个合作中,也就是上次节前孩子走失那次的客户。主要是准备上市资产审核和对标审计的事,已经到了尾声,但因为要准备节后的企业年会和股东大会,所以需要格外费神,天天几乎都加班到很晚。孩子只好半日跟父母、半日幼儿园的这样带着。

但到初十时,他听说市里闹流感很严重,又不敢让孩子去幼儿园了。而且似乎受了节后寒流的影响,爸爸这几天也老咳嗽,白顾问便左右为难起来。

 

恰好这时,魏有钱不知哪里听来的消息,特地打了电话过来,说是让他来带。白顾问直接气笑了,说你这个大忙人,公司不够你忙的是不是,哪有空带孩子,还不如我带去工作室。

魏有钱就横起来,很有底气的说,我没时间,可我有钱啊,可以请专业的阿姨来带,那什么老师也可以请家里,而且老太太寂寞呀,弄个娃娃给她带,她准开心得不得了。

 

 

其实白顾问本来的想法是拜托给自己一个搞音乐的朋友白天帮忙,可那个朋友自己也不是没有事,孩子万一认生吵闹也不好。魏有钱的提议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左思右想,想起初二时去过魏家拜访的伯母确实说过,自己一个人太寂寞,可以让宝宝没事过来玩几天。思忖再三,他便与魏有钱定了时间,让他过来接一下。自己开始做孩子的思想工作。

 

哪里知道孩子一直心心念念想着会变东西的叔叔呢,一见魏有钱,眼里都快没有爸爸了,带着甜甜的笑就扑过去要看魔术。

惹得魏有钱抱着孩子得意得不行,直接架到了脖子上,把孩子逗得直笑。自己偷瞄着白顾问的脸色,见是无奈的宠溺,也就放开了,跑去拉着对方的手,一起玩起来。

 

这是公司下面呢,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他魏有钱不怕丢人,白顾问面子可薄。但又看俩一大一小玩得这样好,莫名得就生出了些感慨,看愣了神。

 

阳光映出三个人的影子,都紧挨着彼此。





tbc


评论(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