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黄金年代(魏白)

东北魏猎人x知青白读书,

与真人无关,段子

日子一天天过,总是会好的




68年,根正苗红的白读书因跟家里老爷子闹翻,而被迫随大部队到东北下乡当知青,并被村长安排到了猎户魏猎人家里住。

从热闹的四九城到偏僻简陋的山村,刚满二十的年轻人心里的苦闷逐渐化为孤单和沉寂。

连手里攥着的书都无法给他安全感。



白读书骨子里还有着些文化人喜慕阳春白雪的毛病,所以第一眼见到刚从山里呆了十天回来,胡子拉碴的魏猎人,心里是不喜欢的。

可这个笑起来很温暖的男人心思却比外表细腻,主动准备好的饭菜,让出好的床铺给自己,还有担心自己适应不了大队工作,帮着分担。


这样的照顾让白读书慢慢敞开了心扉。

而某一天,当魏猎人为了参加村里传统民俗节日,剃了大胡子,好好捯拾了自己后,白读书不想承认的是,对方确实是个俊郎的人。


魏猎人教白读书打猎,骑马,喂牲口,还有观察山里动静。

而白读书就教字儿不识几个的魏猎人读诗,那些关关雎鸠君子好逑的句子。对方不懂, 却还是每日口上念叨,惹得白读书忍不住笑。



他们在山中呆了小半月。在这期间,有次因白读书走错路,误遇了狼群。魏猎人赶到后为了保护对方,受了伤。

从来都是接受着魏猎人照顾的白读书,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担忧的滋味。他咬牙想了个法子帮他们摆脱狼群,躲到了山洞里。

夜里寒,魏猎人开始还安慰白读书叫他别怕,自己没事,后来又开始因伤口而昏迷过去。

白读书脱下两人的衣服,自己抱着对方取暖。两人的胸膛紧紧贴着,却有着从未有过的安心。



打一开始,白读书是想赶快回城里的,离开这鬼地方。可渐渐地,他不想走了。




69到71年间,他跟魏猎人几乎是朝夕相处。莫名的情愫让两人用了另一种方式相互取暖。第一次做的时候白读书痛得隔天都动不了,魏猎人也没想到会这样,直接傻了,要去县里叫卫生员。白读书就嫌丢人,把脑袋埋被子里说,你敢出门儿叫人,我就找豆腐撞死得了。


对了,他想留下来了。

比起身在四九城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人心,这里的平淡简单也未尝不好。更何况还有了抛不下的人。


他们后来在山里的时候还找到一块古墓。

那时候没什么成体系的保护文化古迹的思想,整个墓也快被盗空了。只留下了个碑,刻着威加侯魏将军,白亭之立云云。

白读书要仔细研究着呢,结果被魏猎人一把拉着住说是祖上的墓。看对方难得凝重的目光,白读书不自觉地也鞠了一躬。

魏猎人跟他讲过,自己是被村里人收养的,父母不得而知,但脖子上却有块古玉刻着魏将军三个字。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四年秋天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72年初,形势又发生了变化。白老爷子派了以前身边的副官来接白读书回去。

副官从小看白读书长大,心里也是心疼自家小孩儿被丢在这里好几年,却未曾想过白读书竟然不愿意回去。嘴上冷静有条理地分析不想走关系,要听从上面安排等等,可副官知道一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白读书的性子就是认准了不放手。他只好去找了魏猎人,给了好些钱,希望对方好好照顾。


魏猎人攥着手里被塞的钱,难得的没有立刻回家,而是跑去了小时候搭的破木屋那里。这是他四年里第一次意识到,白读书其实是不属于这里的。

白读书只是过客,终究是要走的。

自己,自己当然是不舍得的,可难道能说这破山里比从未去过的繁华四九城还好么,要求着对方留下来陪自己过一辈子辛苦的生活么。



这件事成为了俩人心照不宣又闭口不提的秘密。他们还跟以前一样一起生活着,但心底都把每一天当做在一起的最后一天。


白读书在带来的旧日记本上写了好多话,他知道魏猎人可能不认得,更加放心大胆地写些俗套情诗什么的。

甚至不避讳地写出我爱你。

他在昏黄油灯下写,旁边是学着做得乱七八糟的饭菜,嘟嘟地被炭火温着。然后等魏猎人回来,就光着脚扑到对方怀里。


心里想着要是时间能停住就好了。


这样说着写着过着,就拖到了74年年底。



tbc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