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可念不可说(三九)三

警告见第一章

先看警告

下周就要交年终总结,今天还在作死的作者真是够了....今天绝不能写了T T,要写报告了=(

 

齐晟果断背起齐翰,拉住一旁的张芃芃藏入一旁的树林中,见周围确是无人再追来,才绕回城中。一路上,两人皆没有说话,只有齐翰由于晃动伤口的微微呻吟。

    剑被斩断后仍留一截在体内,剑刺入处靠近左胸,不知贸然拔出是否妥当。齐晟也不通岐黄之术,只能暂且留着。那时天色也不早了,发现三人不见的侍从也在四处寻找太子和张家嫡女。正好在城门处遇见,大惊失色下,连忙派人去唤太医,把三人暂且送到张府。

原是以为自家女儿又是偷跑出去嬉闹,并未太过担心的张府众人见这白衣上血迹斑斑,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齐晟不满那侍从粗鲁的动作,害得齐翰又凭添痛楚,一把横抱起他,踹开那随从,大声道:“还不快去拿来绷带止血!”这才惊醒一屋子人,忙是哭着围住张芃芃和齐晟,询问他们是否伤着,恨得齐晟一转身直奔里屋。

“芃儿,你是否伤着了?”张老爷也是万分担心他这个女儿,仔细盘问着。

“是啊,芃芃,你们这是这么了!”张夫人也急急地上下检查,竟一时也顾不上太子,“芃芃,你吓死娘了……”

“我……我没事……”张芃芃苍白着脸,紧紧咬着唇,竟似不觉疼痛,“是……齐翰救了我……”她此刻只想随齐晟去里屋,看看为她挡剑的那个人是否安好。齐翰身形仍是少年纤细单薄,剑透背脊,不知拔剑时该是多么痛。

 确实痛彻心扉。齐翰便是在这痛楚之下醒来,下意识的咬唇却咬只到了一只劲瘦的手臂。

“太子殿下,您可得注意别……别被弄伤了!”旁边的近侍眼见那咬痕中隐隐血丝,着急道。为这不得宠的九皇子伤着了可不知陛下如何怪罪呢。

“住口,还不快拿来参片!”齐晟双眉一紧,打发了那近侍,专心帮太医给齐翰包扎。

后来身边种种喧嚣,齐翰已然记不起了,只记得一直握着自己手的齐晟,和他带来的温暖。

没有人再那样握过自己的手,紧得要让他窒息。也没有人再那样背着自己,仿佛一切风雨都不用怕,自己可以贪恋这份温柔这份温暖,放下防备。

那次的伤在齐翰身上留下了浅浅的一道痕,多年之间已然淡了许多,但是三人的关系似乎从那次起发生了一些转变。

譬如张芃芃对待齐翰愈加照顾,也愈加依赖,譬如齐晟总是望着齐翰渐渐沉默,譬如齐翰发现自己对齐晟得感情有些变质。早有伏笔,只是经此一场被戳破。之后齐翰每每想起,便要苦笑,其实齐晟对自己不过是兄弟之情,自己却一直奢望奢求着更多。

他不过是,一旦有了阳光便不想再回到黑暗。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