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断章(三九)中

完整版

http://sinweety.lofter.com/post/1d3c3626_9905fd7


警告:


被落魄九儿美翻,已想好洗白梗,不喜慎入。


结果还是没写到……







待杨严走远,齐翰才停下笔,抬手捂住嘴咳起来。淡淡看了眼白袍上点点血迹,皱着眉起身去换了件深色的外衣。


路过府中那片兰草处时,却不觉停步。


兰草已有花苞,姿态绰约,随风轻舞。犹记得这还是那年他们一同种下的,转眼间却已物是人非。自己这残躯也不知能撑到何时,江北鞑子仍是偌大隐患,而朝中除手握重兵的张、杨两家,还有宋氏把持着内阁。三系府丞虽忠心不二,但南夏建朝尚短,朝中或有鞑子所亲信之人混入也未可知,之前都察院任职时便发现宋府门生李如诲似乎行踪有些蹊跷……


“咳咳!”


正陷入沉思,又一阵咳嗽涌上。忙用手扶住廊柱,齐翰压低声音,不想惊动不远处的侍从。待咳嗽声止,才苦笑抬头,不管如何今日是他大婚……本应如此。


 


先皇临终前曾对齐晟说,运筹帷幄齐翰不如你,谋划策断你不如他,这天下,当心。


齐晟在江北大营军功显赫,登上皇位后几次朝会、议事也表现出他的雄才大略。他想要收复江北被鞑子占据的山河,却也忌惮身边这些亲王。九王犹甚。虽然赵王有叛乱前科,但留着他也并无大碍。然而九王……他猜不透这个人。


说到底,儿女恩爱之情对于他,绝不会比那江山更重。所以,即使他对张芃芃并无那般喜爱,仍会为了拉拢张家立她为后,而把江映月接至幽兰殿。


九王让他心中不踏实。他总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这种失落最近更是日日困扰着他,让他忆起几年前那荒唐的一夜。他觉得……那个人像是齐翰。


荒唐。


太荒唐了!


且不说那明明应是个女子,齐翰又为何去那烟花之地在自己身旁?他们不是针锋相对么,不是相互不睦么?


不,自己一定是最近太忙,忙得都分不清敌友亲疏、辨不得男女之别了!


可是现在细想,自己之前不是觉得那江映月身形似九王而有意接近么……这到底是……


“皇上,杨将军给您送喜袍来了!”


 强公公笑着走进书房禀报。


“……嗯,宣他进来。”


 突然被打断,齐晟有些烦躁,摆摆手让杨严进来。


 


杨严心中也是十二分的不愿意,一进门见这皇上的臭脸色,不觉脸上也没什么笑容。


“陛下,九哥让我来送您的喜袍。”


“喜袍?”齐晟想起现已巳时,午时将至,却是该准备了。“好,劳烦杨少将军。”


“不敢。”拱手回礼,杨严看了眼皇上仍是阴晴不定的样子,瘪瘪嘴退下了。


     


齐晟倒是瞧见了他的小动作,心中也不以为怪,他本也把杨严看作孩子心性,知他与齐翰亲近,不喜自己也是自然。不过,毕竟今时已不同往日,杨家今后也不好说不是这杨严当家,还是留心为好。


强公公见这喜袍也送到,便笑着上前,“陛下,采纳礼吉时将至,各司也奉命将册立礼筹办完毕,未时宴会就设在大殿,太皇太后也会过来观礼。”


“嗯,走吧。”


 


道和元年,齐晟册立张氏芃芃为后。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