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可念不可说(三九)四

 

江映月的到来打破了三人之间微妙的平衡。

她是在他们与张芃芃认识了两个寒暑后到张家的,弱不胜衣、身若拂柳、一袭白衣生生穿出了仙人的味道。齐晟一遇见她便再也离不开眼了。

那时齐晟还没有现在这样沉稳寡言,一颗心都寄在了江映月身上。两人的密会愈加频繁,反倒跟张芃芃和齐翰渐显疏远。可惜,就在江映月来了后不久,太后作媒为太子和张家嫡女张芃芃定了亲事。

 

“九儿,你看我跟皇祖母说说能不能不娶张芃芃啊。”

“三哥……这恐怕不妥。”

齐翰依旧略低着头,低声说。从他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齐晟身上塞着的那个香囊,是江映月给他的。他早就知道这个香囊,是张芃芃给他说的,那个一向洒脱的女孩子竟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气鼓鼓的说齐翰你帮我偷来算了。

“可是……!”齐晟捶了下桌子,有些泄气,又喝起了手边的酒。“九儿过来,陪我喝一杯。”

“好。”齐翰轻轻落座在齐晟身旁,斟酒到杯中,一饮而尽。

后来,齐晟醉了,因着心中郁结,直接躺到在席塌旁。齐翰也不甚清醒,他看着齐晟的脸想,自己其实很贪心,他想要的齐晟给不得,那就只有自己来争。

他带着酒气的唇轻轻吻上他的额头,苍白的指尖却把自己的掌心掐住点点红印,垂下的双睫敛去眸中一闪而过的决绝。

次日,齐晟醒来的时候,齐翰已经不在了,只有昨夜他帮齐晟整理好的策论兵法摞在书房桌上。齐晟在刺眼的日光里眯了眯眼,他与齐翰这些天疏远了,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庆洪十年,齐晟前往江北率兵抵抗敌寇。

 

庆洪十三年,齐晟归来,太子大婚。

 

同年,赵王迎娶江氏。

 

齐晟嘭地一声把手中折子摔在地上,怒视着仍在战战兢兢的近侍。

“你说什么,赵王要娶映月?!”

“禀告殿下……是,是太后亲自下的懿旨……”

“皇祖母?她怎么无缘无故赐这门亲。”

近侍不由腹诽这太子殿下自江北回来后这性情变得愈发冷硬,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听说是九王向太后提起的……”

听到近侍提到九王,齐晟目中的怒火反而渐渐沉下,浮上的倒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楚的神色,叫人看不清喜怒。

“好,你退下吧。”

半晌,齐晟让那近侍退下,自己却捡起地上那折子,细看了起来。自太子大婚后,皇上便以身体不便为由,将朝中事务大多交由太子处理。

那折子上的内容其实也简单,不过是上直卫指挥佥事称病告退,原任镇抚的王道远便迁升补替了该职位。可是现在想来,这王道远的亲侄子王楷素与杨严交好,而这杨严这几年来似与九王相交甚密啊。

九儿,九弟,齐翰,你到底是……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