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北漠一役(三九)七

 邪教双白cp也很带感!

 

南夏和鞑子又交战几次,战败各有,战局仍然僵持。然而齐晟心里明白,鞑子手中得江映月和腹中胎儿将是他最大的危机,并且芃芃虽发信告知都城一切安好,自己也必须速战速绝。

如何是好?

而且自从杨严夜探鞑子大帐,便像是变了一个人。他不再像往常般嬉笑,总是一个人默默练兵,面上再没有过笑容。

有的人成长只是一瞬间,成熟也只因一人。

齐晟又拿起那封杨严身上的信,不知为何,虽然一筹莫展,他却觉得转折就快来了。

 

                                                         

经过那一夜,左邪王愈发信任齐翰,便邀他去见那江氏。

江氏毕竟江南女子,身居大漠几日,身体已然不适,加上怀有几个月的身孕,竟是身形憔悴。只有那双水色幽怨的眸子,还可看出当日赵王妃的绝代姿容。

“九王殿下,这是否是南夏的皇后?”左邪王掀开帐幔,不经意地贴近齐翰耳旁说道。

“皇后?”

齐翰向左邪王道出,这江氏乃赵王妃,为南夏皇族所弃,并已经病逝,于两军交战并无益处。并且,这已死之人若是被拿来要挟,还身怀一胎,反会激怒众将士。他还可向徐灏求证他所言。同时他又与左邪王道,若这寻常妇人拿来做要挟,怕是北漠将士也会有非议。

江氏自是辩驳自身乃皇后之躯,所怀龙胎。

齐翰并不慌张,而是从容从破衣里取出一张字条交与左邪王。上面写的是左邪王与徐灏商定的密语,说的是皇后正在皇宫养胎。

“尔等妇人,有违女德,冒皇后之名,来欺左邪王。”

左邪王认为自己被欺瞒大怒,要处死江氏。

江氏见事败露,便也不作那泼妇样,矜持地冷笑道,“九王殿下想不到也做这等通敌之事,真是令我惊诧。真真应了那句,古来何种情抵得上权欲之心。”

齐翰也不与她争执,只对左邪王说,自己有一计,请容自己与江氏一叙。

左邪王依言离开,只是转身时饶有意味地看了齐翰一眼。

 

“你腹中胎儿如何?”

“不用你管!”

江映月本是想着借鞑子让齐晟立自己为后,并承认对自己的爱意,哪里料到半路杀出个齐翰。

“……你该保重自己,毕竟那是他的孩子。”

齐翰不恼,也没有了方才的咄咄逼人,只是试探似地用手抚了抚她的腹间。说来也神奇,胎儿竟然比起刚才安静了不少。

“你说可笑不可笑,他忘了你,却又能爱上你,你却背叛了他。我一直爱他,却只被他当作你的替身。”江映月凄凉一笑,眼中是对自己的自嘲、更是对命运的戏谑。“爱别离,求不得。”

齐翰怔了怔,而后用衣袖帮江映月擦了擦面上的汗水和灰尘,温柔地看着她,眸中有着淡淡隐忍和悲伤,“我原先以为是芃芃有喜,却也没想到是你。你爱他也是不惜一切。”

江映月一时竟被他的眸中的哀伤迷住了,不过之后她还是平静地道,“我还能回去么……我已经无法回头了,或许我当初就不该遇到齐晟。”

“不,你会回去的。”

“你袖间有一份名单和布阵图,交给齐晟……好好照顾他。”说罢捏住江氏的脸,塞入一粒药丸。同时暗中把一份名单塞入江氏袖间。江氏大惊之中挣扎几下,竟没了动静。

手边打翻了一只盛水的碗,瓦碎玉陨。

齐翰在鞑子的人进来前,那碎片划破自己的手腕,向之后进来的左邪王道,江映月竟然乘他不注意,吞毒自尽。

左邪王自是恼怒,却还是没有急着处理江映月的尸身,而是急急捧着齐翰滴血的手腕帮他包扎。齐翰也趁机向他进言,可把这尸体还给南夏,说是齐晟派人毒杀。

左邪王也觉得此计可动摇南夏军心,便在第二天率军临于城下,当众指责齐晟,并送还江氏的尸身。当时南夏军中议论纷纷,此仗又是大胜。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