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北漠一役(三九)八

 

“太医,映月如何?”齐晟见太医从房内出来,急忙走上前问。

“禀告陛下,她暂时无事,虽气息微弱但只要醒来后好生调养便可,但腹中胎儿……”

“孩子……如何?”

“陛下放心,胎儿虽有滑产迹象但已稳住,只是我疑惑分明那时胎儿已无动静,怎会又复有了生息,真是奇事奇事!”

 

太医走后,齐晟走入房中。江映月仍然昏迷,原先纤弱的身形经此番更是显得弱不胜衣。她口中时而喃喃着什么,齐晟听不清,只是神色复杂地注视着她。

他从她袖间竟然摸出了北漠鞑子的布阵图,还有此次京城谋逆参与官员的详细名单,难不成之前是映月冒死进入鞑子中为他所偷?不过映月不可能知道九王一党如此详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如何死而复生?

齐晟本来心中对江映月就有愧疚,这时更是心乱如麻。他冥冥之中觉得此事跟齐翰脱不了干系,但江映月一日不醒,他也无从知晓事情真相,只能等待。

“阿九……”

想到齐翰,齐晟心中又是一痛。

 

 

自从左邪王当众说齐晟与江氏有染、并陷害于江氏后,南夏的将士士气一直不高。虽说天子家事,但让一鞑虏寇王阵前谩骂,大家也都面上无光。如今训练也多有窃窃私语,心不在焉。

“都给我安静!”

一直在旁默默练剑的杨严突然大喝一声。他将剑插入地中,转身看着麾下众士兵。

“北漠鞑子正在侵我南夏江山,你们却在这里计较些闲言碎语!”

“你们忘了代州一役我南夏多少百姓生灵涂炭了么?!”

“你们守护的是自己的家,不是别人的!”

杨严拔剑而起,剑指北方,他声音仍然不够雄浑,但却坚定执着。这些日子,他也想明白了,从来不是齐翰需要他,而是他需要齐翰!

如果他在鞑子那里,他就要把他带回来。

 

 

齐晟当晚将杨豫、杨肃、杨严叫来帐中。他拿出这北漠布阵图给杨豫看,并道出通过前几次战役来看,这布阵图应该是真的。杨豫、杨肃大喜,纷纷询问陛下如何得到。只有杨严不发一言,只立在一旁,背脊挺直。

“朕从映月身上获得。”

齐晟并不像过多说明,他用手指着图上两处用笔圈画的地方说,“朕看此图,认为明日鞑子应会调集兵力主攻平宁,到时他们大营内部空虚,可派一支骑兵绕路而围。”

“臣愿效劳。”

话音未落,杨严便主动请缨。

借着昏暗的灯光,齐晟仔细审视起这个跪在他身前的少年。他对杨严的印象似乎还停留在九弟身边那个从不离身的小跟班。然而晌午时,也是杨严一声怒喝,让士气又振奋起来。

阿九,该说不愧是你带出来的么。

“朕亲自来,你带兵驻守平宁南门,以火箭掩护。”

齐晟面色不改沉稳地下令。

“陛下,臣……”

“杨严,平宁是江北通向京城的要塞,你可要给朕守住!”

杨严最终咬牙跪下听令,隐约还能看到手上突出的青筋。

“是!”

 

道和二年,北漠鞑子进攻平宁。南夏军死守,帝率骑兵后路包围鞑子大营,鞑子不敌,溃。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