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千秋(三九/ABO)7-8

7


 


齐晟显为乾人后,他皇祖母就一直操心着他的婚事,但齐晟又借由江北练兵之故逃得远远的,所以她只能天天拉着齐翰翻看一堆又一堆女子的画像。


 


“小九呀,我们可要好好给你三哥选位太子妃。”皇太后满面笑容地对齐翰说,抬手又顺便捏了捏齐翰白皙的脸。


齐翰乖乖点了点头,心里不知怎么却不大高兴。


“小九,你看这位如何?我看不错。”


“肤白若脂,奈何面露郁色,不宜。”


“那这位呢?我觉得很是端庄。”


“眼似水杏,媚态横生,不宜。”


“这个?姿容秀美啊。”


“身若扶柳,不好生养,不宜。”


“……小九果真眼界甚高啊。”


皇太后看着齐翰一直没有满意的,便另拿起几卷,仍旧笑道,“看来太子妃不好选呐,我们可以看看侧妃。”


“皇祖母,今日先生布下的功课还未完成,我还是先去习书吧。”齐翰连忙推辞,顺带偷偷瞅了一眼那卷画,上面分明画着位清秀浅笑的少年。


“啊,是皇祖母考虑不周,小九快去吧。”


“谢皇祖母。”


齐翰闷闷地说,心里却把此时的郁闷都归结给了远在江北的齐晟。


都怪你!


谁让你是乾人!


你又要纳妃!


 


“阿嚏!”正在迎着烈日大漠巡兵的齐晟突然打了个喷嚏,奇怪地想自己也没得风寒呀。


身着墨铠锦袍的年轻人摇了摇头,挺拔如松的身姿被日光映出一道优美的剪影,剑眉薄唇刻下如斯俊朗,本是略显冷峻沉默的无浪冰原,忽被唇边一丝微笑打破沉寂,带出几分柔软的味道。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若有一日能与九弟并肩共赏,又是何等乐事。


 


8


 


白驹过隙,岁不成诗。


 


齐晟一待江北便是三年,太后见他无意婚事,也按捺下自己心中做媒的激情,继续操心起齐翰来。


 


十五岁的齐翰心中有一个不能提的伤疤,身高。


他现在比起齐晟齐铭都要矮一个头。


“小九别急,你才多大会长的!”齐晟这么说。


“小九别急,愿你早日到达我齐家平均身长!”齐铭这么说。


哼,我以后一定比你们都高!


齐翰默默地接受他们抚摸自己头顶,委屈地咬了咬唇。


 


他比张芃芃还矮那么一点。


“小九过来,帮我去摘果子。”


“嗯……算了,还是让我踩着你上去摘吧。”


芃芃,你一定等着我长高!


齐翰紧张地在树下面看着张芃芃摘了果子丢给自己,心里想芃芃对我这么好,以后一定要加倍对她好!


 


齐翰心里还有一个不能提的伤疤,没有分化。


齐翰也已至束发之年,却迟迟没有分化的迹象。他虽面上如常,仍是浅笑如玉,沉静如水,眸中却愈发淡漠,如悠远浩渺的烟雾缠缠绕绕遮住了霞光。


齐铭怕他想不开,毕竟齐翰自小就爱和他三哥较劲,这万一哪天想不开,齐晟回来得把自己宰了。


“小九啊,平人也好啊,干什么都没有限制!”齐铭带着一坛酒去,自己却喝了大半,“像你二哥我呀。”


齐翰偏过头心中暗想,就是不能像你!不过心中还是有些沮丧。


 在齐铭一向放荡不羁的醉眼中,他看见对面的齐翰微微抿着唇,鬓旁碎发遮住了如玉温润的凤目,只有弧度优雅的轮廓。


“只是这样……我如何与三哥并肩……”


他低低地说。




——————


甜甜甜甜甜甜!不好意思啊最近有点忙,更得慢啦。

~o(〃'▽'〃)o下章小九一定能愉快地发现自己其实分化啦~

另大家觉得小九适合什么花~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