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假如爱有天意(三九)三

警告:生子预警,hurt/comfort预警。



 


这几天都是齐翰过来接然然的,但巧的是跟齐晟一次也没遇上。齐晟也纳闷,明明然然刚才还甜甜地冲自己一笑,之后自己就被果果或者几个活泼孩子拽着,再然后她就被齐翰接走了。


“齐老师,你看我们家果果乖么?”


“乖呀,果果不打架不打架。”


“齐老师,听锐锐说你特别好,辛苦你啦。”


“是锐锐听话。”


“齐老师……”


齐翰抱着然然远远望着被一些父母围着的齐晟,耳边听然然稚嫩天真的说,“爸爸,齐老师人特别好,果果锐锐还有我都喜欢他。”


亲亲她的脸,齐翰笑了笑,带她离开,“嗯,那然然要听齐老师的话。”


“嗯!”


然然握着小粉拳,也吧唧亲了齐翰一口。


 


这天晚上,齐晟可睡不着了。本来上次看着的背影就让自己想起了之前的事,这可好,本来想总会能见到,现在可一周了都没有。


都怪张芃芃,齐晟想起昨日没见到是因为张芃芃让他代班去春游,心里默默把锅推给了无辜的表姑。


第二天,他决定采取终极战术,叫上绿篱过来,自己目光一刻不离然然。


“然然,又在画画呀。”


“嗯!齐老师好!”


“哎,我看你这么喜欢画画给你买了套笔。”齐晟有点不好意思地从身后拿出一套笔,说不清,他就是觉得然然特别的可爱,想要给她买买买。


然然抱着套笔,两只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开心快乐的情绪,于是马上低下头画画画。过了会儿才又拿起画纸,举着给齐晟,一副求表扬的神色。


画上从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都牵着中间小人儿的手。


 


“爸爸!”然然高兴地摇摇小手,穿着小短裤的白皙小腿也不住的摇啊摇,齐晟都险些被她带倒。


当然也有他自己心虚的那部分原因,心脏扑通扑通地蹦跶,好像随时就会自由飞翔了。


哎呀,哪吒那首歌怎么唱的?是他,是他,就是他。齐晟一边乱七八糟地想着,一边放下然然,摆出一个自认完美的微笑。


“你好,我是然然班上的齐老师。”


他认得我么?会认得么?都这么多年了!上次就一面而已……齐晟紧张地想。


“你好,我是然然的爸爸,真是辛苦老师你照顾然然。”


明明快三十却一点儿看不出岁月痕迹的年轻爸爸轻轻地说,跟然然如出一辙的眼睛里却是叫人看不出思绪,唇边笑却像温暖的河流可以浸透人心。


或许背影远不及本人来得惊心动魄,生活里琐事也带不走时光沉淀下的优雅与温柔。


齐晟有点儿傻地还牵着然然的手,然然另一只手却抓起爸爸的,很满足地偷偷笑了。


“然然别黏着老师,我们要回家啦。”齐翰也忍俊不禁,忙用然然为借口,提醒了下齐晟。


齐晟又摸摸然然的头,掩饰自己刚才的傻样,同时夸了下然然,“然然很乖!”


“就是,然然乖!”然然蹭蹭爸爸撒娇说。


 


唉……一定把我忘了。齐晟略心酸的想,看着父女二人走远,才落寞转身。


“喂,看什么呢!”


“张芃芃!”你快把我吓死了!


齐晟一转头就见张芃芃一脸慈祥笑容的看着他,脸马上黑了。


“哎呀,你不会被大美人迷住了吧,怪不得上次问我他的事。”


张芃芃一副大侄子你别藏啦,我已经看穿一切的表情,还捅捅他的腰侧。


齐晟可是从小忍受到大,才不吃她这套,绕过她就走。


“哎哎哎,开玩笑而已嘛。”张芃芃忙揪住他,“大侄子,难道你不想知道他跟然然的事?”


“嗯?”这可戳到齐晟软肋了,停步,回头,目光凶狠。


要说快说!


张芃芃高深莫测一笑,冲他勾勾手示意他低下头。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齐晟想我忍!他低了头,又被用手指弹了一下。


“张芃芃!”


用手捂着额上红印,齐晟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我跟你说,齐翰这人你没想清楚,还是别去追,追了也进不了他的心。”张芃芃背过身,声音也正经起来。


齐翰是大她三届的师兄,B大医学院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但学医辛苦怎么说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后来她也是跟齐翰熟了才听他说早逝的父母都是医生,他学医也算份执念。齐翰为人低调,性子也是踏实认真,业余时间全泡在实验室和图书馆,恋爱自然也没谈过。


 


“他可是医学院著名的高岭之花,冷美人。”张芃芃讲到这儿又调笑地望着齐晟。


 


一直到博二那年,商学院一个著名的花花公子追他,百般纠缠下他竟答应了。可是过了不到几个月他们就分手了,原来那人已有女朋友,追他不过是为了当时嬉笑时下的赌约,自然也没什么真心。这就罢了,到临毕业前,还骗了齐翰去酒吧,给他下了药。


 


“我们都觉得然然就是他的孩子。”张芃芃叹了口气,又无奈地说,“不过左右齐翰不愿再提这事儿,发现怀了孩子后就索性生了下来,搬来了南夏。”


 “但是这件事伤他很深,无论是那个人的欺骗还是然然。”




————————————


八点档继续,然而孩子到底是谁的……


另,回家了真开心,然而超市已被搬空了2333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