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北漠一役(三九)十六

看到元稹一首词,分不两相守,恨不两相知。对面且如此,背面当可知……然最后一句倒可为,君情既已决,从此便参商?




十六




 




片刻沉默后,太皇太后不顾齐铭和张芃芃的疑惑,让他们二人都离开,只留齐翰一人。




“老九啊,你可怨哀家?”待都离去后,大殿更为空旷,太皇太后的声音也愈发的轻,却沉重。




齐翰不语,只暗暗用手按住了右手手腕。




“哀家当初以他性命骗你离开,是为了南夏的社稷,却也未曾想你会错到这般地步!”




“至于你母后的死,哀家确有责任,是对宋家有愧。”




“可你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媛容怕是在天之灵也不能安息!”




齐翰闻言却是凄然一笑,“实是形势所逼,非我所愿……”,话未说完便倒在地上,痛苦地紧闭双眼,竟呕出一口血来。




这时,张芃芃也匆忙推门而入,大声道,“皇祖母!不好了,齐晟他一直在吐血!”




她刚想问齐翰到底法子是何,竟发现他的状况也不好,忙忙去唤太医过来。此时,齐翰挣扎着拉住她的手腕,艰难地说道,“不用了,带我去三哥那里,我自有法子。”




血痕上蔓几分透着妖异的艳色,连带眼角也微微泛红,给本是苍白的面容添上几分妩媚,让张芃芃也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齐翰跟老太医说齐晟所中确为蛊,并且是乾坤蛊。老太医脸色大变,而后齐翰似不想让他人听到,与老太医密语几句。随后见这位在太医院待了大半生的老太医对他拱手一礼,然后跪着向太皇太后说明他认为此法可行。




太皇太后本想细问究竟何法,那老太医却面露难色,只推脱此法他也只从医书上所见,但此蛊用常法是无解。他们这边着急相询,齐翰却只跪靠着门柱,目光所及仅是龙床上那个一直昏迷的人。




“回禀太皇太后,陛下如今不住吐血,怕是那蛊虫已浸骨髓,先前应是被什么所压制,如今反复怕是更为猛烈。”




“故如今之计先尽快使九王殿下尝试破解之法。”




等到所有人都被老太医说服离开,他才缓缓扶着柱子起身,向齐晟走去。一步一裳,随衣袍落下的也是他半世的骄傲。




割腕放血,比之上次更多数倍,给他喂下后,齐晟方才不再呕血,但是身体却变得冰冷起来。身体冷如冰冻,蛊虫不断吸食阳气、腐蚀脏脾,入蛊之人却毫无知觉,只是心智愈发难以控制,暴怒嗜血。




比之勾结外贼,这才是徐灏最毒的一步棋。他或许本就不求什么王侯将相,只想让当初使他家破人亡的先帝最爱的孩子也遍尝痛苦。




然而雄蛊最忌雌蛊,此乃阴阳之调,相克相生。只需养雌蛊之人与之行阴阳调和之事,乃可过血去蛊。缓体寒之兆,雌蛊是最好的媚药。可惜养雌蛊实为艰险之事,不知吸其精血,其间疼痛远非常人可受。况养蛊而行阴阳调和之事,经血逆行而上,不亚削骨断脉之痛。




齐翰自小体寒,又有伤寒之兆,反而比之常人更宜养雌蛊,然其中苦痛也非与外人道也。他如今雌蛊遇雄蛊使经血逆行更甚,身体宛如饮媚药之态,白皙泛红,内里却如火烧。




他抱膝坐在齐晟身边,习惯性地咬唇,垂下眼双眸注视着已经在心里铭刻的面容。他知道自己该尽快行那事,方可给彼此一个解脱,却只想如此刻静静地看他几眼。




或许,从今一别便在也无以后。




他又转念想,自己可能心里是怨他的,每每都是他在等他醒过来。




“下次换你等我好不好,三哥。”他温柔地用唇抚过他每一寸轮廓,苍白单薄的身体跨到他身上,轻轻解开他的亵衣。




 




忽然一只手握住他的手腕,齐晟缓缓睁开眼,虚弱眼神却凌厉,他撑着说, “你给朕出去!”




“三哥……”四目相对却是谁负了谁。




齐晟方才饮血后才恢复了些神智,此时浑身发冷,内里却有一股子邪火上涌。越是抓着齐翰的手变越不想放下,便逼自己冷静,一下甩开。




“你不是应该在牢里,谁放你出来的!”勾起一丝残酷的笑,言语里满是不屑,眼底的闪烁却出卖了他。




他看着齐翰像是发呆似地垂着眼也不说话,便忍下心火,激他道“如此穿着,作那妇人之姿,是在求着朕临幸么。”




随手扯过幔帐覆在他身上,自己却略感晕眩地要挣扎起身,因为残存的理智告诉齐晟,他如果继续留下势必要伤害齐翰。




可他刚刚转身却被身后的人拦腰抱住,泫然欲泣地声音压抑着万般的苦痛,“不……”




“齐翰,当你背叛我的那一刻,你我便没有曾经了。”




坚持与伪装在这一刻丢盔弃甲,齐翰像是那个害怕打雷而躲在角落忍着不敢出声的孩子一样微微颤抖,只是这次却没有一个温暖的拥抱让他得以躲避。




可是,他不再是齐晟的阿九,却仍然是南夏的子民。




如同给自己股劲一般扯出一个笑,趁齐晟此刻的虚弱将他压倒在床上。长发披散,遮住了身上妖艳的红痕。




“我……”




“你就如此迫不及待么?!”许是蛊虫作祟,齐晟的双眸泛红,心中莫名泛起的怒火席卷了他。




 




齐晟仿佛在做一场梦,梦里是牡丹一样的艳色满园,他感到身下人火热的唇跟纤细的腰,狠狠顶入那温热又销魂的处所。他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只知道此刻的快感与温暖,十指扣住双手,压制住所有的挣扎,以血作润滑粗暴的动作。




可是就算如此,身下人也是如此温顺,像是暖入心扉的泉水,轻抚去他所有的焦躁。他能看到春水一样的双眸里泛着情意与脆弱,眉头紧簇,却没有拒绝。




得寸进尺地,他找寻那敏感带近乎恶质地挑逗,用手遮住身下人那双令他难过的双眸,也吻去滑落的水珠。




 




春宵帐暖夜缱绻,秋窗锦凉情缠绵。








断章之北漠一役  完




 




小结: 




后事吧,在下一个章节再写。哎呀这一节能写这么多都得谢谢 @泠 ,谢谢亲爱的一直支持~




——————————




 
先这样吧……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春运高铁什么的真是人挤人~




 
 
 








 
 
 





评论(2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