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假如爱有天意(三九)四

现代生子向


 


在车上,齐翰看到然然手里抱着的一盒新水彩,就问是谁给她的。


“齐老师。”然然一提这个就很开心,声音都听得出她的雀跃。小孩子的快乐就是这样简单,一个微笑,一个拥抱都可以让她们满足。


到家时,然然还拉着齐翰问,“齐老师也跟然然一个姓,然然也想让他当爸爸可以么?”


齐翰一听便笑开了,父女俩笑起来一个样,都像是会发光。“那可不行,然然。”他蹲下来,平视着然然大大的眼睛,“齐老师是老师,所以才照顾你。再说齐老师也有自己的家呀。”


“可是……”然然有些丧气和委屈的抓着衣角,“锐锐都有妈妈和爸爸,果果也有,我只有妈妈。”


然然刚开始学说话时张芃芃三天两头过来逗她,顺便叫她喊齐翰妈妈。后来齐翰好不容易改了她这个毛病,可毕竟年幼,一着急又脱口而出。


齐翰依旧笑着,但是也黯淡了许多,心疼地把然然抱起来,心里也是五味错杂。


“然然,对不起。”


 


这天晚上,齐翰做完病例整理后一直睡不着。最后索性跑去然然那里发呆,不知多晚才伏在边儿上睡了,却梦到了以前的事儿。


……


一晃是B大医学院侧楼的实验室外。


“你是不是傻,玩玩而已那么认真!”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抱着一个性感火热的美女轻佻地说。


忽又变成光怪陆离、人声鼎沸的酒吧里。


“喝了它,以后我就不缠着你了!”一个酒杯被周围人塞到手里,他被推入了拥挤的舞池。


最后场景是张凌乱的床,上面纠缠着两个人影。


“……嗯……给我……”


……


……


“不!”猛然睁开眼却只听到手机在振动,原来是早上一个紧急手术让他上。忍住浑身的不适,齐翰轻轻唤醒然然,连忙给她做好早餐。喂她吃下后,便匆匆把她送到幼儿园,又赶去医院。愣是把路上闷了半天,憋了一肚子话要跟他打招呼的齐晟给掠过去了。


 


齐晟也很是郁闷,任谁终于找到了当年一夜情、这几年春梦梦中人,却发现人家已经有了孩子还不认识自己,都很不是滋味。不过张芃芃口中的那个渣男最好别让他碰上,否则绝对给他好看。


并且他反复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即使人家已经有了孩子,但是如果是像然然这么可爱的孩子,他还是不介意当后爸的嘛。


所以当他中午发呆,被张芃芃逮到敲打,还一脸沉思地问她自己是不是很有当后爸的潜质时,张芃芃当时就蒙了。


“你是认真的?”她左看看右看看,齐晟依然面无表情,一本正经,只是用写满当然呀我就是要追的双眼看着她。


张芃芃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歧视,马上咳了几下,之后开口道,“大侄子呀,其实表姑我还是很看好你的!”


她拍拍齐晟的肩,很严肃地回视他,“但是这事儿得看齐翰怎么想,而且你这一见钟情也太快了!”


然而,她做梦也没想到,一向在外人眼里高冷在自己眼里蠢萌的侄子竟然微微一笑,淡定地走了。


 


 


“5号,叫上杨严。”跟身边护士说完,齐翰便先行进了消毒间。


上午手术结束,下午又来了个紧急转院的病人,本来他想请半天假去看看最近一直疼的腰腹,这自然也就不行了。可没想到,下了班去接然然竟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刚进幼儿园就看见然然跟她的齐老师一直开心地聊天,见齐翰来了,便晃晃悠悠地冲上去,扑到齐翰怀里。


“哎呦,宝贝,今天过得好么?”


齐翰摸摸然然的头温柔的笑着说,齐晟第一次见到一个快三十的男人笑起来却像少年,岁月似乎给了他特别的优待。


“嗯!”然然重重地点头,并从身后拿出朵玫瑰塞到齐翰手里,“我赢的小红花!”


齐翰刚想问怎么现在幼儿园给小红花都是玫瑰,便看到齐晟走过来说,“下周我们组织亲子春游,你过来么?”


他今天穿了件挺潮的卫衣,上面画着一个大大的柠檬,配着棱角分明俊朗的脸,虽然正经地说着却让人忍俊不禁。


齐翰确实也笑得更开心了,眼睛却不知怎么没有直视齐晟,“谢谢齐老师,嗯,过来。”


 


————————————


抱歉呀,春节忙着陪家人啦。


另,最近入了满汉yy的坑,一群无节操的汉子23333,并且最近迷之喜欢听柏凝小主的歌,所以百日的文也就被我歪了哈哈。



评论(1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