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这一路走来(佐鼬/尼桑生贺)

雷点:鼬没死,具体原因略,反正就想写俩人腻歪过日子。


“别哭佐助,哥哥会保护你。”温柔的抱着自己,模糊的视线里,一个稚嫩清秀的孩子笃定地许诺,仿佛那会是他坚守一生的信念。

……

阳光照在佐助的脸上,他不耐地用手挡住,青年本就不柔顺的头发一大早更是炸开。经过几番挣扎,他才努力地睁开眼,习惯性地向身边探去,却只摸到空荡荡的床铺。

仿佛一下子惊醒过来,青年穿着睡衣就跑出卧房,对着厨房就看到一个瘦削的身影在忙碌。

鼬的骨架本来就偏小,加上进暗部早后来又是身患病疾,失去了最佳发育时期,比之如今正值二十出头的佐助自然显得瘦弱了些。可是没有人能在任何情况下忽略宇智波鼬。

在很多传言里,木叶的判忍宇智波鼬,晓之朱雀,都是个冷酷无情且实力强劲的家伙,在佐助的心里曾经也是。幼时的温柔被仇恨所吞噬,仇恨又变为悔恨,孤独或许是他们兄弟俩唯一共同的感受。方才睡梦中所梦到的情景让佐助又有些怅然,这种情感不常出现,更年轻一些的宇智波像刀锋,永不为之所折。

可是当有一天刀锋找到了刀鞘,或许刀锋也会想休息下。

佐助看着自己哥哥瘦削的背影,完全遗传母亲的柔顺长发静静滑落单薄的肩胛骨,心里一动。手掌似乎也代替自己怀念起昨夜触摸那腰的悱恻缠绵,紧紧攥拳,装作若无其事地带着鼻音说,“鼬,你起得好早。”

鼬有些好笑弟弟的起床气,浅笑着回身道,“你今天要去做任务吧,想着给你做点便当带。”

白色碎花粉边的围裙带在鼬身上有点违和感,可是配着鼬恬淡的眉眼,却又让佐助感到了别样的安静。不是绯红与墨色的晓袍,同哥哥对他的期望一样,他又何尝不希望自己的哥哥能获得平静的生活。

快步上前,仗着自己近年猛长的身高优势,将鼬拥进自己的怀抱,吻了吻他的额头。他的哥哥仿佛被这个吻弄得呆了呆,纤长浓密的眼睫轻轻垂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有点费力地踮脚弹了佐助的额头。

“佐助,你还没洗漱。”

有点孩子气的青年有些懊恼地偏过头,嘴上却不肯认输,“我醒来没找到你嘛!”

年长的宇智波弯了弯眉眼,笑意从眼角蔓延到唇边,拍拍弟弟白皙的手催促他赶快去别磨蹭。






鼬现在算是担当上忍,主要是带忍者学校的孩子们,比起佐助在暗部时常危险等级破A的任务来说,算是比较清闲的了。这也是包括五代在内,大家默而不宣的决定。鼬似乎也很喜欢这个教职的工作,听着一群十几岁的孩子朝气蓬勃地叫自己老师,就不由地微笑。

鼬是个严格却温柔的老师,在他带的第三班学生静,上村和池也看来,老师一点也不像传说中恐怖的判忍。经常给他们带丸子啦,给吊车尾池也补课啦,帮上村控制血继界限啦。

但是,村里还有存在一些对鼬质疑的人,孩子们之间也是议论颇多。

“所以,你们再敢说老师坏话,小心我不放过你们!”池也顶着一头眩目的卷毛异常生气地对围着他的三个其他班学生说。

“就是那个判忍嘛!”

“听说还灭了自己一家满门……这都能被原谅……”

“虽说为了村子,但还是太可怕了……”

池也听到他们说得更加气愤,直接左手拿着苦无冲了上去,右手暗藏着三支手里剑“我叫你们住口!”

“池也。”冲了半截被拦住的池也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进了老师的怀里,那些孩子们一见当事人了来了也都溜了。池也所学这套苦无与手里剑相结合的御敌术算是鼬与他补课时共同开发的,他知道鼬总希望自己横冲直撞的性子能收收。

“鼬老师……”池也连忙收起苦无和手里剑装可怜。“老师,老师,我错啦,你当没看见嘛。”

鼬不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放下池也表示自己没有责怪的意思,但是他处理事情太冲动这个毛病仍然是个大问题。

“但是我知道老师你不是这样的人!”池也大声道,少年明亮的眼睛里闪过像是星光的东西,带着满满的笃定。

鼬在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幼年的佐助,他曾经也是这么笃定地望着自己,可是自己却……用手按上池也的头,将他一头乱发整理好,鼬蹲下了来望着池也说,“好的,谢谢你池也。”

之后,池也很开心地跟着鼬来到了丸子店,如果之后没有遇到宇智波佐助的话,他觉得今天应该是极好的一天。

“小鬼,你怎么又缠着鼬。”刚执行完任务的佐助面无表情地瞥向池也。

“老师……”池也连忙使出撒娇神术,躲在鼬身后。

对对对,就是老师的这个弟弟,真是超级超级……可怕……池也偷偷看了一眼佐助开着的写轮眼,一脸的生无可恋。

“佐助……”鼬无奈地戳戳弟弟的额头,可惜身高早已被超过,反而被弟弟借机拖走。

“小鬼赶紧回家!”一脸懵逼的池也静静地拿着串丸子站在原地。

“鼬……老师……”






“佐助,今天任务顺利嘛?”鼬看着佐助头也不回径直往前走,有点担心地问。天才鼬所有的察言观色,智商超群到他弟弟这里完全不管用了。

佐助很给面子地……哼了一声。

其实佐助心里也是高兴的,也许鼬自己都没发现,跟学生在一起的时候笑容都变多了。还有那个叫池也的臭小鬼,确实也帮鼬走出了一直深埋在心底的阴影。

夕阳把两个人背影拉长,重叠,又相融。

最后,临到门口,年轻的宇智波才慢吞吞从胸前拿出一枚细绳拴的戒指递给身后如今已经矮他一头的哥哥。

“生日快乐。”

双眸从发呆到惊讶到欣慰到喜悦,年长的宇智波望着弟弟手心的刻有鼬名字的戒指,有点犹豫地用手碰了一下。

“佐助……”

“所以,以后我也会保护你,哥哥,鼬。”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