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第十年(全职/江周)0-3

ooc的脑洞来一发


0

周泽楷第一次闻到江波涛身上女人的香水味是在他们在一起的第十年。那天他等到很晚,直到昏黄灯光中的脚步声将他唤回现实。

江..喝醉了。

被醉酒的人用与平日温柔不符的力道压到冰冷的地板上时,周泽楷双手就在身侧,可是还是没有拒绝。

这是我们十周年纪念日。他默默地想。红晕很快从白皙的脖颈向上蔓延,凌乱的黑发遮住了双眼。

1

他们是在轮回第一次夺冠后在一起的。退役后,周泽楷选择了回到校园,后来到了一家游戏公司做游戏测试的工作。他性子低调又腼腆,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待人却很温柔。

江波涛则是选择了自己创业,其中艰苦不足为外人道也。好在公司发展不错,过了几年后,在业界新兴企业里也有了些许名气。

开始两年,两人的日子还算平淡。周泽楷不会做菜,江波涛便会在上班前给他做好菜,写好便条。有空的话,周泽楷也会去等他下班,两人可以一起逛逛超市买些生活用品和晚饭材料。

荣耀外的周泽楷一直是个安静的人,容易满足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闲下来时就钻研下游戏程序什么的。江波涛相反,看起来随和却是个有规划且有目标的人,在退役前就开始着手了解过市场情况,对于创业也有很高的期望。

在公司发展起来后,他不得不奔波于各种应酬业务上面。所以渐渐地便条没有了,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不过周泽楷性子好,自己也开始学着做菜,原本被照顾的人反而变得越来越会照顾人。

两个人的关系在原来荣耀圈子里算是半公开的了,两边的父母多多少少也都知道些。周泽楷一向性子直,而且认定的事情有种打死也不回头的执拗。父母也深知他的性子,所以不论是之前辍学打游戏,还是后来周泽楷瞒着江波涛自己跑回家跟父母坦白,他们都只能连连叹气地妥协。其实,这也是由于周泽楷小时候身体不好,几次高烧送急诊。稍大了些又沉默到父母一度认为患了自闭症,后来他们就觉得只要孩子健健康康长大,一切就随他吧。


2

周泽楷唯一坚持的地方是每天总要等到江波涛回来。江波涛劝过他几次,有时会应酬或者工作到比较晚,小周不要再等了。这种时候,他总是轻咬着唇不愿地摇摇头,认真又有点委屈地看着江波涛。

没有人能真正意义上拒绝周泽楷。

江波涛也不行。

江波涛只好叹了口气,就说那小周别老蜷在沙发上,每次都让他心里一紧。

嗯。

周泽楷很开心地点点头。

总而言之,周泽楷算是个蛮单纯的人,虽然都三十出头的人用这个词有点奇怪。但是,从小因为沉默寡言交的朋友少,熟悉他的人又都不自觉地愿意多照顾他些。十几岁就去了轮回,战队里也都是些差不多大的孩子,后来进入联盟,很多事情又有江波涛替他挡着。退役后的生活也总是公司,家里两点一线,游戏程序员宅男也大都没什么应酬活动。自从知道周泽楷是退役的电竞选手,同事聚会有时竟变成了上网一起约打副本。

三十二岁的周泽楷和他二十二岁时变化不大,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


3

退役后的第一次纪念日,两人一起去了轮回俱乐部,还没有完全脱离荣耀,看着新生代的选手心理很是手痒。

第二年则是两人一起去了广州旅游,还特别巧地遇上了黄少天。江波涛还说你俩是国家队队友应该有很多可聊的,他去买点东西。可天知道周泽楷心里念了多少次别走别走,以前国家队的时候跟黄少天一个房间,两人都觉得生无可恋。

第三年两人就在家里吃了,后来玩了些让周泽楷想起来就想钻洞里的游戏。

再后来将波涛就越来越忙了。

“小周,今晚公司有事,我就不回来了你先吃。”

“嗯……”

“今天很抱歉啊,你自己早点睡别等我了。”

“早点。”

“那我挂了,拜拜。”

什么时候开始,江波涛再也没有耐心去解释周泽楷简短的话了。周泽楷拿着电话开始发了会儿呆,然后开始收拾餐桌上的东西,

两人生活的最初两年,江波涛仍跟以前一样会跟周泽楷聊很多,他的公司呀他的想法呀,后来,回家来说的事情就少了,脸上的疲惫也越来越多。周泽楷一直是不善说话聊天的类型,简短的几个字代表不了他的心情,江波涛也渐渐不理会了。现在两人在家很少见面了,话说的也越来越少,往往只有床上遗留的另一个人的体温表示了他们在一起的痕迹。



tbc....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