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第十年(全职/江周)7-8 完结

7

那天江波涛回来的时候看到周泽楷晕倒在客厅心脏差点都要停了,手上的画也顾不得了,随手丢在玄关。

急急忙忙送到急救室,后面的内容江波涛回过神来就只有手上的层层叠叠的化验单诊断书了。第一次江波涛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周泽楷清醒地很快,可是面对一脸沉默的江波涛,他有些无措,又无辜又茫然地睁着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

小周,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呢。想了片刻,江波涛才苦笑着挤出一句话,一旁是被他揉皱的西服外套。

放在被子里的手狠狠握紧又缓缓松开,周泽楷垂下眼帘,轻轻地说,没打算瞒你..之前没确定。

一时间相顾无言。

江波涛跑出去买了些粥又打了壶水,话却一句没说,仿佛一晚上变成了周泽楷。他不说,周泽楷更不会先开口,沉默悄悄蔓延开来。

周泽楷心里想了很多,现下的情况怎么看都是板上钉钉了,之前心存误诊的侥幸也没了,毕竟身体自己也最清楚。可是想想父母,再想想江波涛,不舍,愧疚,痛苦,悲伤一时间交织成苦涩味道沉淀在舌尖心底。

这时候,他看到之前说要出去打电话的江波涛推门进来。眼睛有点红,不过笑得很好,还跟原来一样,就是第六赛季那会儿刚出道的样子。江波涛坐过来,握住周泽楷的手,声音还是像以前他说咱俩在一起时一样温柔。

小周,没事,咱好好治疗,我陪着你。

周泽楷突然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像是之前所有的苦突然就有了宣泄口,可是他仍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暗地里又掐起了手心。

嗯。

他最后鼓起勇气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嘴角的僵硬有没有被发现,反正江波涛也好不到哪去。


8

周泽楷的父母是一周前知道的,老人家也是一夜苍老了很多,不过这又有什么办法。江波涛千言万语也不能抹去两位老人家心里的痛。

周泽楷没有再问起之前江波涛身上的香水味,虽然他没有告诉江波涛那晚他的心比身体更难受。周泽楷心里想,又有什么可去在意的,如果,如果能有一个人以后来陪陪江波涛也是好的。

周泽楷执意要出院,他的主治医生摘下眼镜瞅了瞅他,说他挺像以前他小孩崇拜的一偶像的。然后用钢笔点点病历说,目前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手段,他是初期,注意吃药,定期来做检查和治疗。

周泽楷点了点头,便没说什么,倒是江波涛跟医生前前后后聊了好多注意事项如饮食注意什么。

回去的路上,江波涛一直在跟周泽楷说自己以前忙着公司都没怎么顾得上家里。

周泽楷想没关系呀我知道的。

然后江波涛又说这次十周年也没好好过,去年就没陪他明年一定得好好过。

周泽楷就顺着他说嗯。

其实心里想明年别让那些饭菜浪费了就好。

年末的日子,S市天空飘起今年的第一场雪。江波涛牵着周泽楷的手,十指相扣。



第十年  完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