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越难越爱14-15

与真人无关,恋爱故事,文风参见前几章,雷者甚入,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重要事说三遍


14

林涛提前下班地时候收到了刑警队里不少调侃地目光,跟林涛关系不错的小陈更是撞着林涛的胳膊一脸坏笑,“林哥,去陪嫂子?”

“去你,宝宝今天出差,我有事先走哈。”林涛拍拍小陈的肩,又夹给他一本李力就医记录,让他继续查查李力精神问题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不过走出警局,驱车去秦明家的路上,林涛突然有些踟躇。这条通向秦明家的路林涛不陌生甚至很熟悉,虽然他在那一晚他丢人丢大了后只来过几次。

那一晚真是让他以后都没脸去秦明家了!林涛只要一想到就老脸一红。


说来也巧,就是五年前元旦吧,难得局里没大案子,大家伙也辛苦一整年,所以谭局做东请大家吃饭。那时林涛刚进局子,这刑警队一群血气方刚的汉子们在饭后又去了个酒吧续桌。巧了,那时竟然在酒吧遇上了秦明。

其实刚进警局,林涛跟秦明也不是特熟,每次秦明看着他的目光都让他一口话都吞回了肚子里。秦明那时可是警局里出了名的人形英俊牌制冷机,哪有后来的毒舌亲切。可是林涛就是不信这邪,他没由来地觉得秦明内里有些单纯的可爱。也算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林涛三年锲而不舍地努力,秦大大终于肯赏脸吃口苹果了。

所以那晚林涛虽然见了秦明却也没有上前,光顾着嗨喝嗨了。到酒吧快打烊的时候,林涛也醉得不行,晃晃悠悠往门口走,却在靠近门的角落捡到了唇色艳丽,脸色却苍白的秦明。

那时不知怎么的热血上涌,就要把人家送回家。后来他的神智也是不清了,记忆就终结在进秦明家大门的那刻。

不过第二天醒来就有点尴尬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浑身光着在人家被窝里,当然秦大大已经穿戴整齐端坐在书桌前了。他琢磨着自己估计是吐了吧,指不定还耍赖说些什么胡话了呢。再摇摇脑袋用刑警的眼光一扫,马上发现这床单花色也不对,明显刚换过。于是林涛心更虚了,这不会直接吐人床上了吧,这可是刚认识的同事呢!

所以林涛后来几年出于各种心虚都很少来秦明家,每次来就带不少吃的。他就是有莫名的冲动想把秦明喂胖!连带着去年认识宝宝后,也习惯性要喂胖人家姑娘。

自己这是什么毛病啊,这样胡思乱想着,林涛不知不觉又买了不少菜还有李记老鸭煲,提着敲秦明家的门。


15

“咚咚——”

“咚咚咚——”

“咚咚——”

林涛很有耐心地提着汤汤菜菜在门口敲了半天,结果还是没人来应声。林大队长习惯性地从兜里掏出把钥匙出来开门。

其实他有秦明家的钥匙,就是那年他丢脸后,不知怎么着秦明就丢给他一把看起来就磨损很多的钥匙,感觉像用了好多年。后来,他经过自己的探索才发现这不就是秦明他家的钥匙嘛。

这可方便林涛每次不至于被拒之门外,不过秦明也说,他必须要敲门,没人来开才能使用。


秦明家里结构很简单,布置简洁明了,很想他本人。林涛一进门就发现秦明裹着被子睡床上,半蜷着身体。

这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向人寻求拥抱的姿势。

作他们这行,牛鬼神蛇是不信的,穷凶极恶也遇着不少,可人心还是肉长的,或许能伤害到自己的还是只有最亲近的那个人。

最温暖也是最毒的刀。


“滴滴——”

林涛刚小心翼翼绕过桌子,把东西放在厨房,想着去看看秦明时,手机突然响了。吓得他赶紧躲进卫生间,不敢惊扰了秦明睡觉。

不过还是让床上的人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缓缓睁开双眼,他静静地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菜,听着从卫生间传来的细小的谈话声。

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分成了两半,一半在身体里,一半在上空冷眼旁观。他想起了刚刚做的噩梦,他解剖着尸体,刀口划开,可是躺着人却是林涛。

他的预感一向都很准,差的准。就像很多年前林涛差点有去无回的那次任务,可是他都无能为力。






评论(30)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