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越难越爱22-23

作者闲话:一天都在路上,敬所有周末奔波的人!

ooc且放飞自我,对,从题目到内容其实我就是为了写使徒行者卧底AU

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然后我跳下去,你们赶快把坑填上……

雷者慎入


22

虽是百般不情愿,但是秦明还是上了薛伟的车,他知道薛伟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一个本该消失不见的人,他也害怕李力的出现并非偶然。

“你长得越来越像秦队了,秦明。”薛伟点了颗烟,微微眯着眼盯着远处的墓地,“最近几年过得怎么样?”

秦明沉默地打开车窗,让烟味散了些,仍旧没有搭理薛伟。

薛伟了然地笑了下,棱角分明的脸上连眼角的皱纹都有了活力,一扫原先有些颓唐的模样。“我可听老谭说你跟林涛干得都不错,秦法医啊哈哈哈。”

“你来有什么事?”秦明不是个没有耐心的人,但是这次他总觉得薛伟这个时间点出现太过于巧合,所以他急切地想要确认他的目的。

薛伟听到这话,忽然叹了口气,从夹克里拽出份档案丢给秦明,“这是五年前那次卧底任务你的记录。”他顿了顿,“我也很希望一切结束在五年前,但是前几天我们的系统被黑,只有你的资料被销毁了。”

“而且,我们上个月确认了本应在五年前死亡的陈鹏,确实又出现了。”

“我们担心他有可能会除掉你,因为从他最近这几年销声匿迹来看,他这次出现的目的恰恰是销毁以前他存在的所有证据,以及所有了解他过去的人。”

一下子车里变的安静,只有翻阅纸张的声音。

秦明一边过了眼档案,一边给薛伟说,“你知道李力为了给陈鹏报仇,在龙番市杀了三名受害者引我出现。”

薛伟听到这个名字皱了皱眉头,不确定地说,“陈鹏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不知道陈鹏还活着?而且陈鹏之前也是因为林涛……“

听到薛伟的问话,秦明突然停了下,他略有些自嘲地说,“或许他不过是没有勇气面对一个爱自己的人罢了。”


秦明很少将情绪如此外露,见他这样,薛伟突然有些歉意。五年前那次任务中,由于陈鹏主动接近秦明,他们就顺藤摸瓜说服秦明作为卧底潜伏在陈鹏身边。秦明非常聪明,最后顺利进入了陈鹏所在的贩毒组织,并提供了大量情报。但是那时,薛伟并不知道秦明跟林涛一对恋人。最后一次任务,秦明提供情报恰被陈鹏发觉,因此林涛所在的小队在错误的时间进入他们的据点,除了林涛重伤,小队其他人全部殉职。

不过也多亏林涛最后的顽强,赶得及在后援赶到前拖住对方,使得最后任务成功。林涛昏迷了多久,秦明就不吃不喝陪了多久,那时薛伟才知道这是一对恋人。薛伟当然是不懂同性恋那套,但是他是久经生死大半生的人,他知道一份感情历经死亡才会变得可贵而不易,他也知道一份感情若能战胜死亡,性别又有什么可在乎的。哎呀这辈子不对,下辈子也许就对了,没关系嘛。

薛伟拍拍秦明的肩,语气变得温柔了些,“他想起来了没?那个臭小子。”



23

“啊……我就是想不起来那个人!“林涛抱着头向陈宝宝假装哭诉地装可怜,“我只有一个隐约的感觉我忘了一个重要的人。”

“或许这个人给你造成了很大痛苦,所以被大脑自我保护机制强制抹去了。“

陈宝宝有点无奈地把这个身高几乎超过自己二十厘米的人推开,“那你告诉我,除了那些见鬼的毒贩子,你想起来了什么!”

“我……我还想起来一个事……”林涛突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有些脸红,“刚进警局那年元旦,我捡着老秦的那个晚上,我好像把他给……上了。”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都忘!你没救了!”陈宝宝的细高跟分分钟钟就要踹到林涛身上,她双手拍着桌子,指着林涛说,“你不是说他是你的好兄弟么?我告诉你我怀疑你的失忆跟秦明也有关,我明天要去你们警局!”

“我那天确实喝多了。”林涛泄气般地坐椅子上,两条大长腿也没精打采地分开,“因为那晚之后我还去酒吧滥用职权查过为什么老秦会那种状态,最后酒吧人说有人给他下了催情药,我还怕老秦有阴影来着。”

“结果所有阴影全部来自于你。”陈宝宝不客气地又补上一刀,让林涛更加惆怅明天该如何面对老秦,本来想查以前的失忆,结果又搞出一件大事。


只是,他还是没有理清自己对秦明的感情。是爱么?

为什么胸口仍是空落落的,像是缺少了一块拼图。而且为什么老秦一直没有跟自己提过那晚的事,多么可笑,他们一起朝夕五年,却都不敢真正提起这份感情。
















评论(21)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