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It's consuming me Week 4(林秦/ABO)

ooc 狗血都是我的。

数据没跑好,车也没开,让我们先走走剧情吧。:(


——————

他已经四周没有出现了。



秦明按照往常的习惯写完结案记录后突然想到了那个男人。



检验报告就压在他抽屉的最后一层,他只看到相似度99.99%就没有再往后看。



那么为什么?



他心中的疑问没有人能给他解答。



你为什么失踪又突然出现,你为什么变得不像你了,你为什么……你连女儿都不看一眼?



他有些疲惫地用手按着突突跳着的太阳穴,他已经超过48个小时没有阖眼了。赵飞这个月不知发了什么疯,像是要告诉秦明自己的power一样,每个案子都指定秦明做尸检,并且百般刁难。而大宝上周又被借调到霖市,所以加上处理平时的家属来访、档案整理、报告提交等工作,秦明早已快到极限了。然而,龙番市不能一个法医都不在,秦明深知在刑事案件侦破的过程中,尸检是相当重要的一环。


连平日里的用于提神的咖啡都已经不起作用,他甚至去开了以前林涛绝对禁止他吃的止疼药。



反正你不在也管不了我了。


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他是个相当固执的人,他曾固执的相信即使林涛不在身边,他在做的也是林涛希望去做的。


他们的理想还在,这让他感到安心、不再惧怕雨夜(fearless)、变得更强大(strong)。



一天没什么东西的胃发出了自己的抗议,他其实一直有轻微的胃炎,用手轻轻抵着,他觉得自己得找点吃的,现在不能倒下。



因为没有了那个会心疼的人。


可还没离开椅子,手机铃就响了起来。


“秦科长,请立刻跟小黑到陇山西河区道仓库,有人发现弃尸。”赵飞的声音充满着一丝不耐烦,电话那边的声音也很吵,显然他并不准备一起前往。


“嗯。”


秦明挂了电话,马上穿上还没脱下不久的外套。忽而外面一道闪电划过,他皱了皱眉,打量起外面快要下雨而充满阴沉的天,转身又把桌上药瓶揣到了兜里。




警车上,女儿来了通电话日常跟爸爸说晚安,甜甜的声音没有两天都被放在奶奶家的不满,既懂事又乖巧。可是一旁的奶奶就不怎么乐意了,有些埋怨秦明两天都不来看女儿,其实小孩子偷偷掉过几次眼泪呢。


奶奶心疼孙女,秦明只能更心疼,可是,可是又能怎么样。


那边老太太接过电话不高兴地说了几句,秦明只好照盘全收,那边在说着这边胃却也变本加厉地疼起来。


拼命用手抵住,却还是不小心漏出一丝忍不住的喘息,他赶紧跟老太太说几句挂了电话。


修长的手指抓得西装出现了很多褶皱。




西河道仓库在陇山东面,距市区很远,已经接近六环了。雨终于还是落下了,虽然不大,但还是很影响侦查和线索采集。小黑看秦明没带伞脸色又差就帮他打了一把,一边介绍了一下报案人说的一些情况。


尸体应该丢弃不久,报案人听到仓库有异样就报了警,因此尸体上的红斑还很明显。尸体极其狰狞,有一位新来的警员都不禁呕吐了出来。大面积紫绀出现在面部与嘴唇,秦明查看了下呈暗樱红色的耳垂,心里暗暗吃惊。


氰化物中毒。


其实之前在疑似林涛的那具尸体上了除了高浓度致幻剂,还有极其少的氰化物。


还没来得及细想,一阵眩晕与黑暗就袭击了秦明,身体晃了晃。微不可闻的杏仁味从尸体里散发出来,秦明马上拽住旁边小黑的夹克,冷汗从额上冒出来,有些颤抖地说,“氰化物中毒,提醒所有警员。”


“同时不排除仍有微量氰化物正在挥发。”


这个提醒对在场所有人都很重要,氰化物在仓库这种封闭环境里极其危险。小黑马上要求所有警员配备必需防护措施。


可是今天秦明已经没有力气继续跟下这个案子,他明白现在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在协助警员安全处置尸体内少量氰化物后,他跟小黑嘱咐了关于尸体处理的注意事项,同时也关于氰化物后续处理的有关事宜,最终决定明早进行尸检。



小黑很贴心地直接警车将秦明送回了家,看着秦明的背影,这个硬朗的汉子欲言又止,沉沉叹了口气。


林队啊,林队。




冰冷的房间,一片黑暗。秦明跌倒在床上,头疼和胃疼让他的神经格外脆弱,可他的理智还告诉他可能刚才也吸入了少量氰化物,应该尽快处理下。


可是没有力气了。


他昏沉沉地想,很快失去了意识。



所以他没有听到,钥匙开动房间的声音,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车大概被堵在三环了。


评论(22)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