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It's consuming me Kiss 5(林秦/ABO)

ooc与狗血都属于我。



他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背后是男人炽热的胸膛。

所以他把自己紧缩在这个怀抱里,汲取黑暗寒冷里的点滴温度。


然后,他想起了一件小事。


那是在刚有的宝宝的时候发生的,他俩都没经验又都一心扑工作上,刚开始都不知道有了。后来,秦明突然发现自己的西装衬衫紧了,林涛还嘲笑了他缺乏锻炼生出的小肚腩,秀了一下自己的六块腹肌。

而在确认了有了宝宝后,林涛把全部精力奉献在让秦明长胖的道路上,却没想到最后都长到了自己身上。因为孕期的缘故,秦明的嘴变得挑剔又奇特。突然半夜想吃小笼包的事情竟然也发生在了秦法医身上,所以林涛只好火速去夜宵店里买。秦明吃小笼包特别像小孩子。他喜欢先顺着缝吸里面的汁儿,两颊酒会鼓成肉肉的一团,之后一定会再吮吸几下才最终开始吃馅儿。可是往往吃了一个后,秦明又皱眉说油腻,全都推给林涛。这样次数多了,于是就变成了秦明嘲笑他从六块腹肌变成一块。


就算在梦中,秦明也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

眩晕、疼痛、冰冷渐渐远去,他沉睡过去。



第二天一醒来,消毒水的味道就扑鼻而来。秦明挣扎了一下睁开眼,却发现周围一片洁白。

在医院里。

手上还扎着点滴。

大脑还有些迷糊地晕眩感,他用没打点滴的手看了看手机,还好,刚刚八点。他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放在床尾,桌上还有一个保温杯。

他看着那个保温杯有些发呆,然后突然拔出了手上的点滴,走近那个保温杯。

打开里面,还有几个热气腾腾的小笼包。



直接光着脚跑到柜台那边,在旁人一脸惊讶地瞩目下,秦明喘着气问护士昨晚是谁给他办的住院。

他的神情那样急切,苍白的脸让眼睛看着格外的大,也让里面的慌乱更明显。

护士刚来交班,听他这一问,也是一时答不上来。还好护士长路过,回忆了下,描述了出来。

“是不是这个人?”秦明拿出手机,给护士长看了看上面的照片。

照片上是林涛穿着警服的照片,警帽被他斜着拿在手里,他不太喜欢穿制服,所以脸上的表情有些臭臭的。

“哎,好像是,但是比这个年纪要大不少……”

“有留下联系方式么?“秦明又套出警察证件,详细询问起了护士长,然后把颤抖的左手藏在身后。

“没有。“

“……好,谢谢。”




八点四十五分,秦明走进了办公室。

九点整,他穿戴好开始在解剖室进行昨晚尸体的尸检。

二十五岁男性,左眼睑结膜苍白,眼球穹部见小点状出血,右眼上睑结膜外侧见小点状出血,结膜苍白。口鼻红肿,口唇黏膜与皮肤交界成暗红色。气管内见大量白色泡沫,左肺上下肺叶见少量出血点。

怀疑是机械性窒息昏迷,氰化物中毒致死。

凶手很明显先用某种物品使死者窒息昏迷,然后将氰化物倒入其口中。

同时还藏了少量氰化物在皮肤表面。


可是,这很奇怪。

一般机械性窒息死者一定会用力挣扎,但是这里没有挣扎的痕迹。


秦明目光凝重了些,正好此时大宝推门进来。


大宝今天刚从霖市回来,想着赵飞肯定分了不少活儿,所以就直接来了解剖室。

“嗨老秦!这几天怎么样啊?”

可还没等秦明答话,她就被从外面着急冲过来地小黑给挤一边了。

“秦……秦科长,昨晚案子的嫌疑犯已经有目标了,赵队说不用等尸检结果了。”小黑有些紧张地说,他的目光有些躲闪。

倒是大宝一把拍小黑肩上,“这刑警队效率越来越高了呢,尸检还没出来,嫌犯已经有目标啦?”

 “嗯。”秦明仍旧专注在尸体上,他的声音有些轻又有点沙哑。

小黑根本没听到,所以他见秦明没反应的样子有点着急。

“嫌犯是林队!”





————————


男人站在天台上。

他身边还有几个人,沉默地在擦枪以及搬运一些密封的箱子。

他从这里可以看见整个龙番市。


有人撞了撞他的肩,然后递给他一支烟。

他点燃了,却只是看着它燃烧。

周围的人因为烟跟药物而露出贪婪的微笑。

他也在笑,心里却知道自己已经跟他们不一样了。


I  own a home


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他会喜欢我么?


他打开手机,翻到那张照片,第五次亲吻了他。







作者闲话:已经预见年末的一大波事情砸来,我的心愿是今年不留坑....至少完结了这个文吧...




评论(14)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