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It’s consuming me Waiting 11(林秦/ABO)

   ooc, 狗血,HE

   雷点:剧情bug众多,多包涵。


 

大宝今天起了个大早去手机店拿昨天送修的手机。


昨天秦明走后不久,就有上次一个案子的家属找了过来。因为家属们情绪比较激动,所以拥挤间不小心把大宝的手机撞飞了。手机在地上蹦了两下,最终没有了反应。


这时代没手机怎么活!大宝赶紧取回了手机,一打开却发现里面有条未读短信是秦明昨天发过来的。


上面写了一个地点,大致就是如果昨晚6点前他还没回来,就让赵飞去这个工厂。


这都第二天早上了!


大宝赶紧给秦明打电话,却一直打不通,说是信号不在服务区。她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褪下去了。

   





“没时间了!放我出去!”还没走到病房,大宝就听到林涛的声音,暴躁夹杂愤怒。


赵飞手“嘭”地一声拍在桌子上,他的声音也很大,“你从昨天就开始胡言乱语!不如先给我说说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吧!”


赵飞火气也大,昨天问了一天,男人翻来覆去就那一句话。今早来问,得,还是这句话!精神是不正常了,反侦查能力倒一点儿没忘。


大宝赶紧进去把情况告诉给了赵飞,她的眼睛却不断看向林涛,她觉得林涛知道些什么。


“化工厂?秦明发来的?”赵飞皱起眉,也觉得这事儿疑点众多,不过情况掌握太少,他决定自己先去看看。


“我知道那里。”

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男人开口说了这12小时里第二句不同的话。他眉心紧紧皱着,充满着挣扎与痛苦,他似乎半是恳求地又说,“让我去。”


“他对我很重要。”

 




 

 

小吕虽然胸部抽搐状况减缓,但神智很快不清,开始陷入昏迷中。秦明让几个年轻人过来,跟他们指指脚下的下水道盖子,跟他们说现在小吕状况不好,我们必须尽快出去。他刚才检查的时候发现周围的窗户竟然全装的是钢化玻璃,他们很难逃出。


下水道下面会有其他的通往地面的出口,他们可以顺着下面出去。


几个年轻人互相看了看,女孩子咬了咬唇,用力点了点头。


下水道很狭窄而且脏乱,他们很难拖着小吕下去,所以秦明让他们先走,他在这里照顾小吕。


“立刻报警并叫救护车。”他跟几个年轻人又大致画了下路线,因为在下水道中很容易迷失方向。不过好在只要到有信号的地方,用手机就可以定位。

 


 



快早上的时候,小吕开始出现了手脚抽筋的状况,他的身体开始变冷,脸却变红发热。秦明把他抱到怀里,缓解他身体的直性抽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吕间或清醒些,却又好像陷入焦虑痛苦的状态。他喃喃着模糊不清的字句,秦明没有听懂。但是秦明知道现在小吕在害怕和恐惧,所以他把用手摸摸小吕的头开始跟他讲自己的事情。


周围没有其他人了,一片静谧中,秦明沉稳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他跟小吕说了他的家庭、他父亲的案件以及现在自己已经走出来了。小吕听着他的话似乎安静了些,不再挣扎。


所以秦明又继续说了关于林涛的事情,以及肚子里的孩子。他说这是一份礼物,他很感激拥有他。他想等案子结束后,如果林涛可以恢复神智,他们可以一起讨论下孩子的名字。他希望孩子叫林真。真相的真。虽然每个案子的真相不一定美好,但是他所有的努力是希望每个死去的人都能得到自己的真相。


小吕就问他,他是O当警察不辛苦么?小吕说知道自己是A的时候父母很高兴,希望他能有大成就,所以很反对他画画这种“无意义”的事。但是他喜欢,所以迫切希望出成果证明自己。小吕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很微弱,但完整地说了出来。秦明就跟他说有时候你认为这件事应该做,那么就去做,但是你要记住,所有成就都没有捷径可循。

 


 

到早上的时候,小吕又昏迷了几次,这次醒来,他忍不住哭了出来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去。


“会的。”秦明轻轻地亲了一下男孩子的额头,他的声音此刻这样让人信服。“我保证。”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第一声爆炸。

 

 



 

 

赵飞一行人驱车快到化工厂的时候,他接到了小黑的电话,说是有几个年轻人报案说外郊化工厂出事了。


“还有一名学生情况很不好。”


“知道了!”赵飞粗生粗气地说,他的目光已经可以看到那个化工厂,“你马上带一队的人过来!”


就在赵飞要卡电话说,一直沉默而压抑坐在后面的男人突然说,“带上防毒面具。”他的目光紧盯着远处,神色冷峻,整个人像一把枪,已填装好子弹。

 









作者:千万不要给自己立flag,什么2-3章一定完结,什么这周就完结orz,让我苏林秦苏到新年吧。

评论(19)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