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It's consuming me Rose12 (林秦/ABO)

ooc, 狗血,HE

    预警:剧情BUG请多担待,本章会有一句话流血描写




第一次爆炸的声音很微弱,秦明估计是在二层。

他知道,这里一定有其他人在。

那个人一直在监视他们。

现在,这个人动了杀意。

 


是因为曾经狂热的崇拜者不再迷恋了,还是这些人都是药物失败品的测试者,需要被铲除?


秦明的心中有很多猜测,不过现在不是深究的最好时机,当务之急是保障小吕的生命安全。


距离几个年轻人离开已经有5个小时了,虽然他们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但秦明相信现在的困境不会持续太久。他的信心从不曾动摇,他用手摩挲着口袋里打火机,从中汲取力量。

 

 

他撕下自己的衬衫袖子,用水沾湿捂着自己跟小吕的口鼻,并想办法把小吕搬到了一层靠近大门的地方。如果爆炸继续发生,呆在下面会有坍塌的危险。虽然一层氰化物浓度更高,但是救援一到会立刻发现。秦明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力气,他的体能一向是弱项,况且现在还有了宝宝。


可是他做到了。

 

 

然而,或许是太累,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黑影靠近。身后的人用一块布捂住了他的口鼻,大量乙醚让他在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就是这里!”赵飞将车停在仓库前,拿好配枪,然后看了林涛一眼。男人的双手仍然被手铐铐住,他示意赵飞解开,而赵飞在犹豫。

就在赵飞心中摇摆不定时,他们都听到了仓库传来的爆炸声。

cao!赵飞暗骂了一声,用眼神剐了林涛一眼,不情愿地解开了他的手铐,冷冷地说,“你最好给我安生一点,否则我会立刻枪击。”

 


他们接近工厂,发现工厂门的锁已经被丢在一边。奇怪。在报案的年轻人口中,这门应该被紧锁才对。


或许是凶手打开了它。

赵飞将枪上膛,林涛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然而他停在了工厂中间。

“什么情况?” 赵飞正在查看靠在大门一侧的小吕的情况,却抬头见他不动了心里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在他也走近后达到了顶点。

 

 


大片大片的玫瑰花被放置在工厂中央,夹杂在充满死亡气息的有毒化学品中间。带刺的玫瑰被残忍拔出了所有的刺,只留有娇艳的花瓣凋零在地上,将废旧阴冷的工厂渲染出艳丽蘼衰的气息。从门外吹进来的冷风吹起脚下的几片残瓣,它们打着旋儿揭开了花海中央的秘密。


秦明躺在那里。


他的刘海软软地垂下来,双眼闭着,纤长卷翘的睫毛投下薄薄的阴翳。他好像沉浸一个美好的梦里,唇角微微的上翘,所以舒展的眉梢仿佛也染上了喜悦。他微微仰着头,像是年轻的恋人在索求一个甜蜜的吻。他的唇带着水润的色泽呈现出淡淡的粉,可是他的脸色又过于白皙,让一切显得那样不真实。他的左手微微拢在凸起的肚子上,让人突然想起这位充满少年感的青年还是位父亲。可年龄被模糊了,只让人觉得这是美的。


赵飞也有些愣神,他看着浅薄的血痕透过秦明的白衬衫朦胧地透出来,说不出的诡异和具有吸引力,似乎他一瞬间变得离自己很远。


直到林涛踩碎花瓣的脚步声把他惊醒,赵飞看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地走近,抱起花海中央的那个人。男人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在他身上,然后摸上他的脉搏,他的身体和双手都是这样冰冷。


一个东西叮咚从他的右手掉出来。


一只因长久被握而磨损的打火机。


秦明身旁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


Black, 一个给你的礼物(a gift for you)

 

那双抱着秦明的手渐渐感到粘稠的血流了出来。

 

 

 

救护车的声音在仓库外响起,大宝跟着小黑也过来了,他们把小吕和秦明都送上救护车,然后封锁了现场周边。赵飞让小黑疏散周边人群,因为不保证是否还存在爆炸物,而且这里有氰化物泄漏,需要尽快处理。

到接近晚上的时候,才基本把情况控制住。



可是,凶手到底是谁?








作者:orz   

评论(34)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