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It's consuming me Sun 13(林秦/ABO)

严重ooc 、狗血以及各种科学BUG

   预警:包子没有了,但是林队回来了。

   与真人无关,纯网剧角色同人,pregnant, hurt/comfort,雷者勿入,

雷者勿入,

雷者勿入,

雷者勿入。

  想好了往下拉。







血,都是血。


有人在跟他说话,他看到了孩子们在吃那个药。


这是不对的!


他想要阻止这一切,但是他们、很多人按住他,给他注射了什么。


他感觉自己掉落到无边的黑暗里。


只有血的颜色和痛苦。


“你是林涛?”


突然黑暗中闪现出微弱的光亮,他看到一个正在看书的少年抬起眼来。


少年坐在树荫下,阳光照在他身上,然后暖意慢慢扩散。


就在他想要看清少年的面容时,画面又变成了下雨天黑暗的房间里。


还是那个少年。


少年分化了,是O,这是少年第一次发情期。


汗水沾湿了少年的额发,可是少年固执地不愿呻吟出声,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有人把他按在了怀里。


他告诉少年不要怕,有他在。

 



他是谁?

 



脑中出现了很多人的声音,有的人一脸冷漠地叫他Black,有的人一脸信任地叫他林队,有人一脸宠溺的叫他涛涛,还有人勾搭他的肩叫他老林。


其中有个声音很不一样。


虽然很轻,但却穿透了所有的虚伪和假装,让林涛心中的壁垒一瞬间崩塌。


他说,“林涛,轻点,疼。”


“钥匙再丢你就别回家了。”


“球赛静音,我要写报告。 


“我们有了一个孩子。”


“等你回来。”


“我相信你。”


……


他急促地喘着气,手微微颤抖着,上面的血迹还没来得及洗掉。男人失焦的双眼渐渐有了神采,那是明亮的光。

 

 



 

 

“病人需要立刻手术,谁是家属?”护士带着口罩急匆匆从急救室跑出来,常年在急诊室,她见多了生死别离,所以在迟迟没人应答后,她的口气略有些生硬。她拿着病历单子又抬头叫了一遍,“家属签字!”


“在在!”大宝急匆匆跑过来,她满头大汗,不住喘着气。刚刚那边小吕的家属过来竟然一直在责难警方失察,她被拉着折腾得够呛。


“你是病人什么人?”护士已经有些生气了,“这边病人情况很危险!”


“同事……”大宝脸色很难看,她有些无措地捏了捏手里的手机。


护士停下手中的笔,抬眼严厉地看着她,语气更不好了。“就没有别的家属么?他的爱人呢?”




 

“我签。”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男人突然打断了她,他从开始就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仿佛一尊雕像。现在突然出声,倒吓了护士一跳。


“我是孩子的父亲。”他继续说,声音低沉,缓慢而沉重,“和他的爱人。”

他在护士还没反应过来时,从她手中拿过笔,在上面签了名字。


 

林涛

 

 


 

秦明被推出来的时候脸色很差,隔着呼吸罩,原本白皙的肤色变得如金纸一般,几乎像是没有生气的人偶。


因为他年纪本身也不小了,而且身体底子不好,怀着孩子就不是很稳定。加上被困化工厂两天以及被凶手注射的药中含有大量刺激性成分,送来的时候已经大出血,所以孩子就没有保住。


“而且恐怕以后也很难有了。”一位中年女医生遗憾地说,她刚才也从护士口中听说了这位病人为何会遭遇这些,这是位父亲,更是位法医。她在心底深表敬佩,然而她也无法做更多了。所以,她走了出去,她知道这个时刻是留给家属的。

 


林涛握着秦明的手,仿佛没有听到医生的话一样,亲了亲他的额角,帮他整理一下额发。


大宝忍了半天,还是背过身偷偷擦掉了眼角滑落的泪水。

 


 

 

到晚上的时候赵飞也过来了,他在院门口抽了一地的烟蒂才进去,出人意料地没有强制林涛回警局。


大概晚上的时候秦明醒了过来,他感到有人握着自己的右手,因为那是那样温暖的感觉。转过头,他便对上了林涛的眼睛。男人黑白分明的双眸里映出他的眼睛,彼此都在其中找到了自己。


没人愿意上前打破这一刻两个恋人的相逢,也没人敢上前去告诉这位勇敢的父亲关于孩子的消息。


秦明费力地抬起扎着点滴的左手抚摸着这张缺席了三年的熟悉面孔,从额头到眼睛到嘴角,


然后习惯性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平坦的。None



他有些茫然地看向林涛,男人却错开了这个眼神。他只好看向背后的大宝、小黑还有赵飞,可是他们都沉默不语。

 



他知道答案了。

 



所以,他轻轻垂下眼,又问了小吕跟其他几个孩子的情况。在得知到他们都已经安全后,他才露出一丝放心的微笑,无力而苍白。赵飞问他是否知道更多的细节,他便开始向赵飞陈述事情经过。他的语气虽然虚弱但仍然是冷静和沉稳的,有条理地分析凶手的作案心理和可能存留指纹的地方,并且提醒赵飞一定要查那间化工厂的所有者以及这么大量的氰化物一定有其流通渠道。


大宝在一旁听着不发一言,她心痛地想,谁来阻止赵飞,秦明刚刚失去了他的孩子!为什么要谈工作呢,为什么不留给这位父亲一点点悲伤的时间。


可是她无法开口。


这种冷静近乎狠心和冷漠。她同样也不明白为什么秦明可以这样快地接受失去宝宝这个事实,难道他不难过么?

 



就在这时,林涛打断了秦明的话,男人强行把他按到自己怀里,轻声说,“宝宝,够了。”


“剩下的交给我们。”


他强有力的肩膀和低沉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样,在秦明面前构建了保护壁垒,隔绝了一切不美好。


这里只有安定。


或许只有林涛知道,秦明的心其实痛得要死掉,他能感到秦明的内里在一片片碎掉。可是,他从来不是那个能够外露情感的人。自从八岁失去整个家,他就早已习惯一个人扛起一切。


否则悲伤该给谁看呢。


理智在此刻超越了情感,这样才能把真实的他隐藏在不知名的角落,背着所有人哭泣。


然而,林涛总是能找到他。


林涛总是知道的那个人


不论是他第一次发情躲到体育馆的更衣室,还是知道父亲真相那天崩溃地跑到老房子,抑或是现在。


他看到秦明抓着他手臂的手用力地握紧,感受到胸口的衣服渐渐沾湿。


“交给我。”


他许诺着说。


“我保证。”


一样的坚定、有力、令人信服。

 

 




 

到第三天的时候,一大早小吕跟刘宇几个人就过来看了秦明。小吕不好意思地给秦明买了个果篮,然后表示非常感激秦明那天对他的救助。他们已经知道宝宝没有了的消息,但看着秦明平静的表情,也知道不该再提。姑娘是个直性子,在最后忍不住对秦明说,您那样好,我们都非常喜欢您。她含蓄地说以前在家乡的老人们说每个提前离开的孩子其实都没有走,他们变成了最宝贵的东西,永远陪伴着亲人。

 


下午的时候,老太太来电话说是安安从前两天就吵着要爸爸,问秦明时候过来接她。


因为林涛身上的案子还没有完全理清,现在还在看守所,所以他们都先把这件事瞒住了老太太,秦明就拜托大宝接女儿过来。


安安没怎么来过医院,对一切很好奇。在她的意识里,医院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地方,对它还没有一个定义。她只知道爸爸在那儿。


安安看到爸爸反而没有老太太说的那样想的模样,依旧甜甜的笑着撒娇。她好奇爸爸身上穿着的病号服,然后趴在爸爸的肚子上问为什么弟弟不见了?


“他变成了安安最喜欢的可爱多,永远陪着你。”


秦明想起了上午姑娘说的话,轻笑着给女儿撒了个谎。对现在的林安来说最宝贵的大概就是可爱多吧。

 


 

出院那天,秦明穿上了很久没穿的警服。他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领子,看着警服竟然显得有些宽大,有些不满。


进警局的时候,检验科的小李看到他几乎要撞上墙。他先去找了谭局说明了这几天的情况,以及之前关于氰化物案子的问题。然后走出谭局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大宝和,


林涛。



“林涛现在记忆还有些混乱,但他昨天提供了新的证据,证明上次案发的被害者是自愿服用那个牧师的药,他只是把年轻人带出酒吧就离开了。”


“所以暂时他可以继续为案子提供新的证据。”


最后,大宝用拳捶了捶男人的肩笑着说。



林涛已经剪回了原来的发型,衣服还是习惯穿的夹克外套,他没有说话地看着秦明,嘴角露出以前林队长惯用的笑容。


秦明在两人灼灼的目光下咳了两下,然后快步走过两人,声音却远远传了过来。




“怎么可能放心交给你们。”

 

 

 

 

完?

作者:如果说完结了你们会不会打我?感谢每一位小天使坚持到这里。感谢阅读。



评论(55)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