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半生缘(深海/林秦/ABO)更新双结局

最近重温张爱玲的作品一下子开了脑洞
继续丧心病狂的ABO 雷雷雷雷     

结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深海a/a→o

林秦 a/o

背景设定跟流矢差不多。半架空哈。

大纲文。







唐山海跟秦明是亲兄弟,唐家家道中落,是o的秦明被过继给表亲戚秦家。

秦明跟唐山海都是七姨太的孩子,小的时候其他几个儿子欺负唐山海都是秦明把他护在身下。但是去了秦家后,秦明像变了一个人,唐山海偷着去找他,他也闭门不见。渐渐,两人相互疏远。


秦家自己的儿子,秦亮是个不争气的,在外面欠了了一屁股债,后来惹火了当地军阀林家,就把秦明抵给了林家。





秦明嫁给林涛的时候,唐山海正好在军校,听到消息愤怒也怨恨自己的无力,因此进了军统。

林涛是林家的独生子,人称林少帅的。他看上了秦明,想要秦明接受他。


其实虽然刚开始秦明对林涛态度特别不好,但林涛很尊重秦明,甚至把他送出去留洋学医。两年间两人只有书信联系,感情渐渐加深。



而这两年间唐山海一直卧底在日本人处。


一次任务失败,唐山海被日本人抓去做实验,改造成了o。陈深正好也做任务卧底在日本人那里,顺手救出了唐山海。

也顺手标记了他。


唐山海怀孕了。但是陈深需要继续卧底,执行任务。他跟唐山海说后,唐山海没有吭声,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包含千言万语,仿佛是知道此生看一眼少一眼。陈深帮他理发,然后跪下来虔诚地吻了吻他还未隆起的小腹,然后帮他带上一个指环。

“祖传的。”

“嫂子说以后看上谁就要给他这个,让他做我陈家的人。”

陈深笑得依旧没心没肺一样。

唐山海摸了摸手上的玉环,耳尖慢慢红了,带着伤的唇角慢慢向上扬了扬。

他们接吻,缠绵,却没有人提到以后。


最终,陈深忍痛设计送走了唐山海。


此后十年,他们再也没有见过。



唐山海理解陈深,他将陈深送出的情报转交给了他在中共的上线。可是之后他格外迷茫,他知道在军统那里他已经是一枚死棋了,可是自己又属于哪里。他爱的这个国家如今满目疮痍,他抱着必死的决定为她舍命,可是没人告诉他没死成摔成九级伤残、再也没法为国效力该怎么办。





林涛在路上捡了一个长得很像秦明的人。

他在给秦明的信中提到了这一点,并且表示自己真心不变。

哪想秦明马上就跑回来,林涛像做梦一样看秦明抓着自己的领子,脸上紧紧皱着眉,嘴上不饶人地奚落自己,手却抖得不行。

“那是我弟弟。”

秦明跟林涛说。

“你得娶他。”

秦明后边的一句话直接让林涛喷了一大口水出来。


秦明的话是有道理的。

林涛仔细一琢磨就回过神来。

自从汪老板颁布那劳什子Omega二十一条,凡是未婚先孕的O绝对都处以极刑,各地正查的严。他所在的派系军阀并不准备就这事跟汪老板闹翻,所以唐山海怎么处理是个问题。

林涛摸了摸下巴的胡渣,散开的军服扣隐约看到肌肉紧实的胸口,他看了眼正在喝茶的秦明,暗想这……不会在考验我吧。




不过林涛还是打理好了一切,在唐山海养身体的时候,他已经用一纸书文将唐山海变成了林家人。

唐山海的状况不太好,身子被一连串的事情折腾坏了。不过,他的性子还是唐家祖传的傲,倔得很,什么事都忍在心里。

直到见了秦明。

他刚开始不想理这个兄长,自己耍着性子玩手里的枪,不理一旁的秦明。秦明也不管他,就自己看些医书,或是有时去帮林涛的队伍里帮忙治伤。

最后还是唐山海先沉不住气,故意把秦明的手术刀藏了起来。秦明也不恼,只是在心里好笑明明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还跟小孩儿似的。他知道唐山海被迫诱导成O,其实还很不适应,每天变着法子给他做些食补,弄得林涛都有些醋意。

兄弟俩最后还是别扭的释怀了,在唐山海跟陈深的孩子满六个月的时候。

唐山海跟秦明不是很会表达自己的人,可是两人在世上却是最亲、最了解彼此的人。

不久后,唐山海听说之前陈深卧底的那支日本非法实验部队被剿灭了,陈深下落不明。

这情绪一波动,带动了胎气,唐山海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后孩子早了一个月来到了世上。




随着战争的逐渐贯深,全国都被卷入了这最后的决战。

林涛身上的伤一天比一天多,日本人好像到了要鱼死网破的时候,攻势愈发猛烈,100多架轰炸机接连上前。但是好像大家都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这边的抗争也是舍命的。林涛在的第十集团军已经准备下个月的最后决战,他坐在台阶上吸了一地的烟头,想了又想还是去找了秦明。

秦明也在收拾东西,他见着林涛没有意外,只是说你不用管我。

“你管前面打仗,我管后面治疗。”

他继续补充。

林涛乐了,他用单手一撑墙仗着个儿高把秦明限制在怀里说,“行呀,宝宝你真棒。”


然后秦明一头晕就知道自己被那傻子给糊弄住了。


第二天醒来,秦明只看到唐山海靠在窗户边,眼睛看着远方。




可是,秦明想做什么哪里用别人插手插脚,他马上把收拾好的东西拿上,还有林涛留下的那张写得巨丑的纸条:

明,

见字如面。

……


你生得比你的字好,秦明咬牙切齿地说。


秦明照着林涛给他的把戏照葫芦画瓢给唐山海来了一出。





唐山海的孩子叫陈念,他看到偌大的府邸很快就剩了他一个,索性带着孩子加入了共产党。

他想着陈深,然后把自己变成了他。






最后那枚子弹射向林涛的时候,他是没有多想的,只是有些遗憾好像这一生都还没有仔细摸过秦明的脸,亲亲他。

他的腿被石头压着,已经退无可退。

然后,就在他以为就这样去地府的时候,一个身影扑到他身上。

血遮住了他的世界。

他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秦明,血污以及灰尘把他的衣服变得很脏,林涛下意识地想帮他整理一下,可是却感到有温热的吻贴到了他的脸上。

不听话。

他按住秦明的头压到自己下巴底下,然后泪水流了下来。

子弹穿过了两个人贴合的胸口,可是他们都听到了日军的战败,交握着双手,心脏仿佛是同时停止了跳动。

最后一刻,林涛还是觉得秦明在嘲笑自己脏兮兮的脸。

他想,你不也一样。

不过下辈子我们要早点遇到。

和平……

血最后从他们的唇角溢出来,无所畏惧。


自此,我方获得了华北战区全部的胜利,直到1945年日军正式签署公告。








到1949年的时候,陈念已经快十岁了。

唐山海因在战争后期,特别是在战争尾声帮助共党破译了一份日本重要情报,所以到建国的时候,还有人问他愿不愿意继续留下。

他婉拒了这人的好意。

他看完开国大典,拉着陈念的手慢慢走出去。

他的背脊依旧挺拔,容貌并没有很大的变化,只是眼角多了些沉重的纹路,是那个年代的人共有的。

接着,在走到天安门出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带着一副墨镜,身旁有位挽着发髻的少妇挽着他的手。那少妇看着也不大,身上没有信息素的味道,应该是个B。

少妇脸上挂着笑容,在国家崭新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的美。

唐山海听到那个人问她,小男,你怎么停了?

“因为要给人家让路!哎呀,陈深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懂礼貌。”

姑娘的声音带着俏皮,朴素的衣裳并没有掩盖住这一点。

“我看不到嘛。”

男人笑笑说。


然后他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可是他好像觉得自己刚刚看到了山海。

他自从眼睛失明后,数以千日在脑中勾勒唐山海的轮廓。

他怕自己忘了他。

时间多可怕,就算这样,他现在也记不太清唐山海脖子上到底有几颗痣了。

陈深紧了紧手中的拄杖,继续叫着李小男往前走了。







陈念回头看了看那走远的一男一女,奇怪地拉一拉身旁的唐山海问。

“阿爹,你怎么哭了?”








结局一  完



结局二 


林涛没有死,秦明最后一刻用身体帮他挡住了那颗子弹。

抗战胜利后,林涛找到了唐山海,才得知他已经加入了共产党。他问唐山海愿意跟他一起离开么。

唐山海拒绝了。

他现在的神态很像秦明。

林涛摸了摸胸口秦明来战区找他时写的那封书信,决定留下来陪唐山海。

其实现在哪个阵营对于林涛都没有意义了。

他将手下的兵都交给了唐山海那边的人,孑然一身拖着个伤腿跟唐山海一起照顾陈念。





1949年的开国大典结束后,唐山海偶遇了陈深了,留下了这十年里的第一滴眼泪。

陈念牵着他的手,他们走过街角,是等在那里的穿着中山装的林涛。

那次战争让林涛的左腿一直没有复原,他靠在墙上,抽着颗烟。

他现在也算是开国的将领之一了,表了几枚功勋章,都被他随意丢到陈念装糖果的铁盒子里。

“大爹!”陈念喜欢林涛身上的那股子豪爽气,所以很亲近他。

他另一位父亲总是对他严苛了一些。

“哎。”林涛冲他们挥了挥手。

他们表面上看已经是一家人了,林涛知道唐山海的心结,唐山海也了解他心中不能触碰的那个人。

不过是两个孤独又狼狈的人相互取暖罢了。



唐山海最终朝与陈深相反的方向走去,他握着陈念的手一瞬间想了很多。


就这样吧。


最后他下定了决心,坚定地迈步向前走。








结局二完




死生契约,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实在是最悲哀的一首诗,死与生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

评论(56)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