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归来 中(深海/ABO)半生缘番外

元旦快乐 

ooc, HE ,略有林秦,半架空,前文参考:

半生缘    番外1:岁尽    番外2:归来  上

  


4

两个过半百的人像孩子遇着没见过地新鲜事物一样,既好奇又有些隐隐胆怯地踟蹰。

 

唐山海想,这莫不是梦吧。兴许一觉醒来还能看到秦明一如既往端着个茶皱着眉看自己呢。他哥总是那样冷淡的样子,大概世上唯有林少帅那样的人才降得住。


嘿,他们永远停留在了二十八岁的年纪。


当初的华北会战,第十集团军几乎全军覆没,但是却奠定了华北战局我国反击的基础。那时唐山海在湘南根据地做情报破译工作,战报是他亲手传达的,所以他无比清醒地知道现今的一切是多少人的命换来的。


还有陈深……



 

他想到这,恍惚了一会儿,然后忽然放弃了似的跌坐在薄草垫子上。


“不知道你听不听得到,我想跟你说说话。”唐山海有些沙哑的声音在狭小的屋里格外明显,他不在意这里是破旧的草棚还是战时临时搭建的大帐,抑或是更久以前的军统工作楼和富丽堂皇的唐家大宅,他只是太累了,想要找个人说说话歇一歇,再往前走。


他继续开口,“有个人,他是剿灭恶名昭著的日本四七一部队的英雄,他是我的Alpha。”


“我三十年前为了窃取情报潜伏在四七一部队,并因此被改造成了Omega。“他顿了顿,仿佛沉浸那段记忆里,痛苦又甜蜜的往事总是一种折麽自己的毒药。”我们当时立场并不一致,是他牺牲自己救出了我。”


“他标记了我,我们有了一个孩子,可是之后的十年我再也没见过他。“唐山海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他不吝于直陈过去,尽管这很难很难。

”唯一的一次,我却因自己的胆怯而错过了。“



寂静持续了片刻,沉默蔓延在这里。


那个半瞎的男人悄悄攥紧了自己的袖口,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仿佛需要力量的积蓄,唐山海才能坚持下去。

“我没有机会告诉他……咳咳……“


他咳了几下,艰难地说下去,”我爱他。“

 

 


泪水不受控制地滑下男人的脸庞,昏暗中,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相互交缠。


说完这句话的唐山海就像费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没有力气继续走了,只能伸手抬起半个身子,终于握住了那只错过了三十年的手。


 

而那只手也回握了他。

 

“他明白。“

 

同样迟到了那么多年的答案最终找到了它的归宿。

 



5

或许两个人都有些激动和不知所措,也不管脸上身上脏兮兮的,紧紧想拥在一起,想要确认对方真的在这里。

不是梦,不是幻想, 不是数万个日日夜夜心底无人回应的呼唤。

 

 

陈深有些犹豫地举起手,他太久没有见过唐山海了,眼睛又不管用,不如用指尖去勾画。

 


他年轻的时候为唐山海还是画过一幅速写的,那时唐山海好像还在AO转化诱导期,赤裸着身体只披了件白衬衫,勉强遮住臀部,甚至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诱人股沟。他那时潜伏为汪伪政府跟日本四七一部队的接洽员,无意中发现了唐山海的身份,便随手要了正被强制实验的唐山海。

那是段疯狂的日子。他们在钢琴上做爱,还是楠木板做的琴架发出轻微奏鸣,唐山海修长又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滑出绝美的音符,与带着情欲的喘息让陈深无法不沉沦。

唐山海说自己会肖邦所有的乐曲,陈深说他不信,然后唐山海就说你可以考我。所以陈深那天就抱起唐山海放到钢琴上,在上面进入了他,并让他弹出了支离破碎的升C调圆舞曲。

唐山海当然不服气,陈深说那自己会所有的吻法什么法式热吻、德式长吻,这次你来考我吧。

 

 

一切似乎还发生在昨天。

 

 

 

 

陈深的指尖急切地在对面的人脸上摸索。

从额头到眼睛,从脸颊到鼻尖,怎么也摸不够的样子。也许多了些皱纹,也许脸颊太过瘦削了,也许手下的皮肤也变得粗糙苍白,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在他心里永远是二十多岁、那个风华绝代的唐山海。

 

 


他感到湿漉漉的液体划过指尖, 然后感到唐山海将他的手按在脸侧,哽咽的声音随后想起,


“我们的孩子叫陈念,他去苏联进修物理,总理特批的……他……他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陈深顺手将唐山海的头按到自己的怀里,他喃喃地说,“他多大了?该二十出头了吧……山海,山海,我真的……真的……”




“我明白。”







作者:不说了,今天又加班,所以又没写完T  T

评论(1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