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归来 完结(深海/ABO)半生缘 番外

 完结啦

前文参考:

半生缘    番外1:岁尽    番外2:归来  上    归来 中     归来  下





尾声

1


陈念最后在1975年末的时候,因为参与国家新研制的导弹系统基础理论工作,所以与当时几位专家一起回国。他听说了父亲已经被批准回家的消息,便直接请假飞奔到家,却发现空荡荡的屋子里除了堆积的厚厚灰尘,什么也没有。


他着急地左右打听,还是王北最后面色奇怪地跟他说,唐山海被送市里卫生所去了。


陈念马上又赶到隶属上海卫生局的下属卫生所,那是当时唯一开放给这批人的医护场所。他问了那里护士在哪个房间,就提着行李风尘仆仆地爬上楼。


然后他在那个房间的门口见到了另一个老人。


 

老人身上的衣服很破旧了,但还算整洁,鬓角已经斑白了不少,胡子也看起来很久没修建了。不过从脸上的轮廓仍能看出老人年轻时一定是位风流英俊的人。


他抽着一根烟,手上拿着个簿子,却没有在看着,只是指尖在上摩挲着,好像在借着它抚摸着另一个人。


 

陈念觉得老人眉宇间给他很熟悉的感觉,等他走到老人身边时,才突然发现那股熟悉感恰恰来自他自己。


猛然间,他想到了什么,手上的行李从掌心滑落到地上,发出“砰”的声响,让老人皱着眉抬起头。


来往的护士也责备地看了他一眼,陈念才从恍惚中醒来,他颤抖着嘴唇,问出了心底一个隐约的猜测,“您好……您是陈深先生么?”


“我是。”


老人的声音带着历经磨难和岁月后的沉稳,只是还有那么一丝上翘的尾音,属于曾经那个风流倜傥的陈深。


“我是……”陈念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心底的秘密,可是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又开口道,“请问,唐山海在这间病房么?“


老人听到他话语里的名字后,又眯起眼看了看他,不过看不清,所以就嗯了一下回答他。

 


陈念进病房前又回头看了好几眼老人,他想,这是我的另一位父亲么?他是么?


他推开了门。

 



唐山海还躺在病床上睡着,好像这几年身体积累的伤病劳累和心理上承受的压力委屈都一起爆发了,从去年起整个人像突然垮了一样衰弱下去,有好几次陈深都很难唤醒他。


他已经快六十了,其实身体底子在当初被改造成Omega时就坏了根基,咬着牙挺过了这么年,总是在不断地强迫自己往前走,因为身后没有退路。


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他的身形其实较一般男性Alpha或Beta要纤细些,原本总是挺直的腰杆和坚定的态度给陈念很强大的感觉,可是现在看来那宽阔的胸膛不过是这样瘦弱。


现在自己一只手就可以拦过来了。


 

陈念慢慢坐在床边,握起唐山海扎着点滴的,苍白又细瘦的手腕,放在嘴边亲了下,压抑地低头哽咽了起来。


在父亲面前,他永远是那个握住手就觉得有了全世界的孩子。

 

 

他不知道的是,陈深不知何时已经把门打开,静静地听着陈念压抑的呜咽也湿润了眼眶。

 

最后,陈深走过来,摸索着揉了揉陈念的头发,将手搭上了他们两只。


三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2

 

到开春的时候,唐山海身子终于一点一点地变好了。


他清醒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多,神色间也恢复了不少。不过,他有些生气在他睡觉的时候陈深偷拿了他的日记,所以那几天总是不给陈深好脸色。


“你也知道我连人都看不清,哪能看字儿啊。”陈深理直气壮地说,顺便把锅推给陈念。“而且后来你那些日记本都是念儿拿给我的。”


唐山海又看了眼陈念,有点生闷气地点点头说,“好,合着你们是一伙的,都给我出去。”


被平白波及地在旁给唐山海削苹果的陈念有些苦着脸,他在心底委屈地想,我的爹,你真不愧是搞情报工作出身的,这谎话说得都不带打草稿。


陈深跟他被赶出门后,就拦着陈念的肩,一屁股坐石阶上说,“你爹啊,就是心理闷的事情太多,又不肯说,所以才会生这么场大病。”


“所以现在我们呐,得时刻观察他的动向,就像我们要了解党中央的思想,才能更好做工作嘛!”他说得好有道理,让陈念一学物理学了十几年的竟无言以对。

 




 

从1978年开始,改革的风潮席卷了全国上下,日常用品丰富起来,人们的衣食住行都在不断提高。一些洋货也引进了国内,贸易开始兴起。

上海有了第一家钢琴店,有次陈深跟唐山海路过,听到里面传出悠扬又轻缓的乐章,都停下了脚步。


陈深对唐山海说,你现在还能弹出肖邦所有的圆舞曲么?


唐山海笑笑说,大概不能了,都忘记了。


陈深带着一种最终还是我赢了的表情,又转向了其他话题。


唐山海这才长舒口气,还好陈深看不到,他伸了伸手指,发现左手的五指还是疼得厉害。这时那会子批斗时候被夹的,估计里面筋骨断了,再也不听他使唤了。

 




3


陈念带刘芳一起回家给两位老人看的时候,正好是1980年。这年,他参与做基础实验的东风五号洲际地地战略导弹成功发射,并全程试验成功。


他很快将好消息带给了两位老人,并提议一起照个全家福,正好局里发了福利卷。




上海的岁月照相馆是新开的,听说还引进了老美的设备,照得不错。所以,陈念就选定了这家,带着刘芳和深海两人来。


陈深难得有些无措地任照相馆的俩年轻姑娘帮他拾掇,唐山海就在旁帮两人选了要穿的服装。


他选了两套,一套是以前他们年轻时都惯穿的那种旧式西服,还有一套是军装。


平反后,国家重新授予了他们勋章,这是他们毕生为之的信仰,烙在骨子里的。

 


陈深跟唐山海两人换好衣服后都愣了一下,唐山海犹豫了很久后才轻轻地说,“好久没见你穿了。”


陈深闻言后笑了下,然后说,“还能让唐队长心动么?”


唐山海便也低头暗暗笑了声,仰起头弯着唇角回应着,“能。”


生命中遇到你何其幸运,终于,你成了我信仰的一部分。

 



 

这幅全家福他们放大了挂到房子的客厅里,上面的陈深因为捕捉不到焦距显得有些严肃,他跟唐山海坐在椅子上,他的手放在唐山海的腿上,唐山海的手也覆在上面,后头是笑得甜蜜的陈念和刘芳。


还有一幅他们两个人照的放到了卧室里,他们穿着军装敬着礼。


腰没以前直啦,手也不听话了,可是眼中的那份清亮从不曾淡褪。




看,我们的国家越变越好了,经历过战火与硝烟的人并不会真的痛恨她,他们爱她。













作者后记:

首先,感谢阅读。

这篇文是圆我心中的一个想了很久的脑洞。

我自己还蛮喜欢谍战片的,所以从基本都会关注这类。伪装者确实是近几年不错的片子,因为比起悬崖、借枪,里面有很多年轻演员参与,所以人气很旺。我站诚楼不解释哈哈。不过在那个时候就知道如果他们活下来,要面对的是几十年的曲折道路,这是个沉重的话题,我们还是跳过啦。然而,这里面人情感的变化又特别有意思。

深海这篇从半生缘到几个番外,我架空了一部分历史,私设了深海的一些背景和故事,想要去尝试,他们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况,会有怎样的发展。

啊,真是很爱这个cp,除去剧情bug跟女主,这两个人设定很吸引人,可变化、可塑造的情况也很多很多。

所以最近沉迷于此无法自拔哈哈。

大概这篇文就是:

他们都爱你年轻的容颜,唯独我见过你老去的模样。


唠叨几句,估计酒喝多了,晚安,2017见。




评论(21)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