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倾君(君逸)

ooc,生子,架空,私设多,只借用了原剧的人羽族设定。

用一声响雷迎接2017:)

雷雷雷雷









人族女皇为平衡朝野利益,欲许配丞相的女儿给白庭君,但白庭君心仪易茯苓,故一直拒而不从。然而白雪已将婚讯通告天下,在大婚当夜甚至命亲信侍女给白庭君下了药而欲迫使他成婚。

白庭君在得知被下了药后,挣扎离开宫廷,身上情欲难熬竟昏沉地来到了都城第一青楼醉烟阁。醉烟阁有项传统楼里未出阁的初夜都以谁出价高而得,当时正好在进行此事。白庭君只想尽快找个房间休憩,谁知闯入了醉烟阁后面的一处小屋。

里面躺了位样貌极美的公子,他浑身赤裸,只包裹一层薄纱,尤其双眼很是奇特。他披散着头发,双眸好奇地看着白庭君,看着已及弱冠之年,却好似五六岁孩童一样。

白庭君已然被药烧尽了神智,这厢便受不住诱惑与这公子缠绵一夜。身下的人不曾反抗,只是好像不懂白庭君在做什么一样呆呆地看着他,长而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挠得白庭君欲火更旺。白庭君进入时他终于痛呼出声,眼泪哗得一下从仍天真的眼睛中流出来,嘴里喃喃低声地叫着什么。

一夜过后,待白庭君恢复神智,他才看着床上身体遍布青紫的人手足无措起来。他母后的确决绝得狠,药下得重,他都记不清要了人几次。而且白庭君觉得自己好像背叛了易茯苓一样,心乱如麻。可床上的人似乎神智有些异样,像个孩童一样并不理会白庭君心里的千转百回,只是咬着唇皱着眉无辜地看着白庭君。白庭君叹了口气,酒蹲下身子问他的名字。

这人果真孩童的神智,左右好奇地摸摸白庭君的脸,才笑开了说了两个字,天逸。

白庭君后来才知道昨夜醉烟阁正是要拍出这个人的初夜,他插了一脚搅了人家的场子。不过谁能跟皇家计较呢,就算白庭君说要带走这个人,他们也正只好同意。

天逸很粘白庭君,但是他不能跟白庭君回宫廷,所以白庭君只得将他拜托给易茯苓帮忙照料。

白庭君虽对易茯苓有意,易茯苓却只把他当作兄长。她见天逸样貌秀美,不同于寻常可见的美人,身上自是有一种独特的韵味,所以欣然同意。


白庭君回宫廷后跟白雪慎重谈了一夜,他心中早已不满白雪的专制和独断,因此暗暗培养了自己的一批心腹。经过昨夜的事,他已然明白自己必须采取措施了。

他执意要退婚,白雪虽恨,但如今她也不能完全左右盛怒的白庭君,所以只好同意。

白庭君了结宫廷事宜,便牵挂起那个神智似孩童的人,因此每天都会去易茯苓那里看他。

天逸每次见他来都会很高兴,他平日里大多时候都自己安静地看着天上,唯有见着白庭君才会露出笑容,而且再也不撒手。

易茯苓跟白庭君说天逸好像是中了毒,因此神智才会只有孩童一样。她还说近一个月来天逸都不太怎么吃饭,好像只有见着他才会多吃几口。


这样到三个月的时候,某一天易茯苓突然急匆匆跑来,跟白庭君说天逸失踪了。


白庭君马上急切地想要寻找,却遇见了羽族的向从灵。


原来,天逸是羽族的,全名风天逸,正是刚登基不久的羽皇。


雪凛为逼风天逸退位,给他下毒,一夜间他的神智变得如同五岁孩童一般,并且隔天竟然失踪了。摄政王风刃大怒,却也知道此事为皇家丑闻不可外泄,故只得私下寻觅风天逸踪迹。

这不,向从灵才打听到风天逸竟然流落到了人族,所以赶快将其带回了。


白庭君心下五味错杂,羽族向来骄傲,百年来与人族征战不休,白庭君的亲生父亲就是死在羽族人的手里。所以他一时说不清自己对风天逸是什么感情,便只用政事来麻痹自己。



风天逸回到羽族都城后,风刃着羽族太医过来诊治,却未想到发现风天逸竟然已经有孕。

风刃顿时心下一沉。

羽族男女皆可孕子,但有两种法子,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的是随翅膀诞生出来,但风天逸连翼孔都没有,若有孕只能以身体承载。

已经有上百年没有羽族的人这样做过了。风刃只得命太医尽快令风天逸恢复神智,然后再定夺。


风天逸恢复神智后,作出的决定令风刃极为差异。原本风刃认为自己这个向来高傲的侄子怎么肯屈居他人身下,更不要提为其忍受十月的痛苦,可风天逸却鲜有的沉默了片刻,然后仰起头对着风刃说,我自有我的道理。


这个孩子令风天逸很不好受,羽族人大多选择第一种方法孕子是有原因的,因为羽族大多骨骼极轻,身材纤细,而且腹部并没有专门孕子之处,故孩子会不断压迫内脏,从孕者体内直接汲取养分。

但是风天逸任性地想,这是我跟他的孩子。

没有翼孔的风天逸,外表有多骄傲,内心就有多孤单。双亲并不亲近,而且早逝后,风刃对他又极其严苛。跟白庭君相处的三个月,时间虽短,却被他精心照料,这是他从未接触到的温暖。


风天逸的脾气因为孕期变得更差了些,所以在遇见想要进入宫廷的羽还真时百般刁难于他。

但最后看到羽还真跟以前的自己相似的眼睛后,还是放过了他。

羽还真医术也很不错,所以风刃就让羽还真跟着风天逸。



孩子已经五个月了,不过因为羽族特殊特质并不十分显怀,风天逸最为艰难的呕吐期终于过了。就在此时,易茯苓被发现在羽族的皇宫中,并且窃取了一本医书。

风刃大怒,要处以易茯苓极刑。

易茯苓却哭着求风天逸说,白庭君因跟其他族的战争中受伤,现今昏迷不醒。因传说羽族藏有可使人起死回生的藏经十述,她实在没有办法才冒险来羽族宫殿盗窃医书。

风天逸却无动于衷,好似没听到一样。他在风刃饶有兴味的目光中捏起易茯苓的下巴说,这么个小美人极刑太不美观,皇叔交给我处理吧。

易茯苓闻言气急,脱口而出指责风天逸忘恩负义。

风天逸也勾唇一笑,仿佛听到什么好玩的事一样,对她说,本皇跟人族何来恩何来义。


其实羽族哪有什么可使人起死的医书,只有羽族人的血可让人族得到延寿的功效。在千年前,这才是人羽两族最终对立的真相。


风天逸虽对易茯苓有所怀疑,但事关白庭君他还是有些担心,所以便乔装暗暗潜入人族皇宫。

白庭君的寝宫果然灯火通明,白雪也在外殿来回踱步,风天逸心下一沉,便知易茯苓所言非虚。

他待白雪离开后,悄悄接近白庭君,用身上的小刀将手指割破放到白庭君的嘴边,他轻声说,白庭君,本皇还没叫你死,你怎么能死。









未完

评论(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