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让梦冬眠 二(林秦/ABO)半生缘番外

ooc,半架空,HE,抗战背景,军阀林x秦明

前文参考:

半生缘(双结局 深海/林秦) 

让梦冬眠 上

雷点:建议看看前文参考避免被雷到orz







在梦里,我想,他应该得到更好的。




3

王老一操办还是沿用了旧式的礼节,林涛睁一只眼闭一只摆了随老人瞎折腾的态度。这林家自从林都督去了,王老也就是辈份最高的人了,更不说以前王老可是扛着林都督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林涛也对他多是尊敬。


不过林涛心里对那个要过门的O还是有些想法的,从小到大周遭的人不是A就是B,很少见到O。唯一的一次还是幼时家里早逝的一位偏房,具体模样已经记不得了,只是记得那双清丽的眼睛。只一瞥淡淡地看向自己,心里突然就难过了。


锣鼓声加礼炮一下就闹到了黑夜,林涛喝了不少,晃晃悠悠地扶着门框到喜房门口,然后停了下来。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所以需要清醒一下,免得唐突了人家就不好了。所以,林涛靠着门,没有推开它,而是抬头看了看月亮,伸手整了整身上的衣服。


“咳,我说,那个,我……”


林涛还没想好说辞,就听见门里传出那个O的声音。


冷冷的,是个好听的男声。


“请进。”


这是啥情况?


林涛突然有点紧张,他不知怎的哆嗦了一下,又跑回去拿了瓶二锅头喝了口,才推门进去。


 


房间很大,床角坐着个人,那人按旧习俗头顶蒙着个红色丝帕,背挺得却很直,平白显出一股子气势,让林涛有些踌躇。


他想起自己手上还拿着个酒瓶子,就把桌上俩杯子一骨碌揣怀里,走近那个人,说,“你……要不要喝点酒?”


没回音,林涛更忐忑了,寂静的空间里,他的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咕叫了声。


“额……或者咱们偷偷去厨房吃点饭?那帮小子就会死命灌我!”


这可太尴尬了,林涛赶紧又停下脚步试探地又问一句。


 

谁成想,话音刚落,那人就自己伸手扯下了大红的喜盖,站起来平静地看着他,“你就是林涛。”



他的双眼像是一潭死水,明明幽深又荒凉却把林涛死死吸了进去,心甘情愿地沉溺。



 

4


他的身量修长,衣裳鲜艳的颜色衬得脸色却更苍白。他的唇有些单薄,像整个人一样,瘦削,肃穆,让人想到刚折不弯的翠竹或是外坚内硬的琉璃,让黑暗也不那么招人厌。


林涛有生以来第一次想,他还像微弱的烛光,或许我希望他点亮在我的床头。


 

就在林涛胡思乱想时,秦明对他说了第二句话,“去吃饭。”


“啊?”


微簇起眉峰,秦明有些不满抿了抿唇又轻声说了一遍,“我饿了。”


“哦。”林涛习惯性地应了声,思维却全然没跟上,他本来喝了二锅头就晕乎乎的,现在仿佛被浸在了里面,突然傻乐一句,“我也饿了。”

 



秦明觉得这个Alpha可能脑子有些问题,怪不得非得用这种方式娶亲,这么大了还这么傻,自己真是白准备把剪刀了。

 



5

厨房里早没饭了,那帮子北方军早就将其席卷一空,只剩下些菜叶和面。

林涛觉得在秦明面前有些丢面子,想去叫人来做些吃的。


可刚准备开口,就见秦明自己拾掇起那些面和菜叶来。他使刀的样子很好看,手直修长,手腕纤细,上头有些薄茧不知怎么弄的,反正一定不会使枪。

刀功……应该不错。

 

可惜了。

林涛摸了摸下巴,上面的胡子为了今天特地被王老强制剃了,还挺不习惯的。他靠在厨房的墙上看着秦明煮面,然后习惯性地琢磨起秦明这个人。

他第一眼见到秦明就觉得这人身上有杀气,可是更吸引他的是这人明明不是情愿嫁过来的,却还能淡定自若地跟自己来厨房,甚至来做饭。林涛这个人看起来粗,实际上心思却很细腻,要不也不会这么年轻就手握重兵。他之前有了解过秦明这个人,读书不少且有报国的志气,秦家苛待他,可他却仍作出了这样的选择。



有意思。


本想试试看能不能招他来自己身边做个副官,虽然O的身份是个麻烦,但是听说会自己配抑制剂,还可以兼职做个军医啊。

日本人在东北虎视眈眈,北平能够幸免到何时?那些党派之争,他本是不屑一顾的,可是现在他需要仔细再考虑一下合作的问题。家国看起来无比脆弱,她落魄,她衰弱,任人宰割!他需要更多的人,更多的时间。



不过现在,林涛想,他可以让秦明飞得更高,更好。

 






 作者:我们不要告诉林涛那杀气是真的、有把剪刀真准备招呼他脸上好不好?

          

       ps  文名取歌名,我也听喜欢这首歌的,有同名文,说明是缘分哈哈。

          毕竟就是个希望把半生缘里林秦也掰成he的番外,所以就先不改名了             哈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