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让梦冬眠 三(林秦/ABO)半生缘番外

没想到会越写越长,所以换一个章节划分方法,免得出现<归来>那样的误会^^

让梦冬眠 一(原上)    让梦冬眠 二(原中上)

ooc,HE,半架空,抗战,军阀林x医生秦



我们的爱情在战火中埋下了种子,到春天来到,它会结出果实么?





6

热气腾腾的面在寒凉的空气里氤氲了脸,两人吃着面心思却各有不同。


到回房的时候,秦明想了想跟林涛说了自己的名字,林涛嗯啊应了声,然后从房里卷了个铺盖去了书房。


秦明神色淡淡地看着他走远,这才转身合上门。


房里还是全新的喜庆的布置,他把自己裹进用金线绣着精致龙凤纹的锦被里,沉沉的放任自己进入梦里。


 

这是1936年冬天的尾声,伪满洲国被列强承认,在日本关东军的威势下东北几乎沦陷。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被一次又次提起,几方似乎都有意联合,但又需要一个推动的契机。林涛按下一封又一封从金陵发来的电文,心里越发沉重,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他跟秦明说了自己的想法,若他不愿呆林家,可以随意离开。


秦明盯着林涛攥着自己衣角的手,看他一副委屈得狗狗眼,仿佛刚才的话是谁逼他说的一样。


这人就是横扫皖北的直系军林少帅,果真“名不虚传”。林涛就像一团火,让他觉得烫手,可这人有时也像河流,绵长地就流入心底了。


所以秦明叹了口气说,自己又能去哪里,暂且叨扰了少帅。

 

 

“不扰不扰“,林涛连忙挥挥手,然后他带秦明去了当时北平最大的联合医院的特护室。

 

林涛指了指里面躺着的一个人跟秦明说,这是他发小,以前一起挨过子弹的。上个月带一小队去卢沟桥附近被日军发现了,逮回去不知被做了些什么实验,回来后整个人就不行了。


“那些鬼子在研制诱导A转化O的药,而且这药会将人变成只会发情的动物,他们就地抓些俘虏进行人体实验,格外残忍。”林涛一拳砸在墙上,“这对我方是极大的威胁,如果他们大规模使用,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你想做什么?”秦明敏锐地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


“我……”


正在他想继续说的时候,一个军官走进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林涛一听那消息就皱紧了眉头,他跟秦明说等他回来,然后就跟那军官出去了。


 

这一走就是五个月。

 


 

7

这期间可发生了不少大事,内战终于暂停,几方达成了暂时的一致,甚至举行了第三方最高军事会议来讨论对金陵那边的方针。可是日方也在2月下旬发出了第三次处理华北纲要。


 

秦明也有所耳闻,华北这边各界的救国联合会也在37年的2月成立了。


他现在身份到底不一样了,不知林涛走前怎么交代的,一直到4月份他都待在北平联合医院,能够得以继续习医。医院有位洋大夫极为有名,1月才从大洋那边过来的,人称白医生的。这时候输血技术对国内来说还是新鲜事,怎么能把其他人的血用到自己体内呢?如何才能实现呢?秦明像着迷一样一直围着白医生,语言不通,没关系,大家可以用各种方式沟通。秦明自学了些洋文,后来勉强可以跟白医生交流几句。


这白医生怎么会在这时候跑到战乱纷起的华国呢,秦明有时会有些好奇,不过这并不干系他跟白医生学到了不少东西。


这些是先进的、是陌生的、是有用的。


第一次,秦明希望时间再长一些,太阳不要落得这样早,黑暗来得再晚些吧!

 


 

到4月初的时候,白医生跟秦明说他要离开了。他告诉秦明他是共产党,要服从上级安排到陕北根据地。


“秦,保重”最后,白医生这样跟秦明说。


然后,4月16日,日军针对北平发动了第一次小规模袭击。

 


 

8


林涛回来的时候津郊正是一片混乱的交战,平郊那边虽勉强守住,但伤亡惨重,半个营的兄弟几乎全赔进去。他赶紧带兵去了津郊,还好增援及时,加上日军本身也就是试探性挑衅,所以很快就结束了。


他几天都没睡了,黑眼袋很重,不过双眼放光又很精神,回府后暗暗晬了口血沫,然后扯过家里一个人问秦明呢。


那人被吓得不轻,林涛面相实在不好,尘土扑面,胡茬也长了,看着有些骇人。“夫人……不,秦先生去……去平郊了。”


“跟方副官一起走的……”


原来,平郊伤亡得厉害,林涛走前留下的亲信方学林就想找个懂医的去前线增援。哪有医生敢上那里去,只有秦明站了出来。由于那天林涛成亲没有叫秦明出来,所以方学林也没认出他,只是心里有些讶异,忙带着他过去了。


 


林涛一听,马上暗自心中骂了句,然后又赶到平郊那边。


因为交战基本结束,除了一片硝烟狼藉倒是还算安全,所以林涛撇下身边的人就冲进废墟里找人。


“秦明。”

 ……

“秦明!”

……

“秦明!!”


林涛想我好不容易发现的宝贝,怎么就丢了呢。他颓然地坐在一片碎石上,看着燃烧的断木,又想起他们见面的短暂两天,好像过了一辈子那样长。


有些人啊,见了一面就认定了。


林涛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湿润,可是很久很久没有掉过泪了,时局不允许、自己也不允许,身体似乎都不记得这个能力了。

 

 


“别吵。”


突然一个声音从他后面的断墙穿出来,冷静而又理智。


而后那个声音又轻缓下来,好像是对伤者说的,“不要紧张,放缓呼吸,跟着我的节奏。”


林涛转过那面墙,正好看到秦明在给倒地下的那个兄弟做人工呼吸,他怔怔地看着,然后那个兄弟终于睁开了眼。


秦明赶紧给他打了针,然后用布绑起那个人受伤的腿。那个人看起来不大,也就十来岁的样子,也还是个孩子。


秦明自己也一身血和土,面上灰仆仆的,转头看了眼林涛,又不堪直视的转过来。


林涛可不让他转过去了,男人用结实的手臂紧紧圈着身前的人,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胸口,然后喃喃地念叨,“宝宝,你可别乱跑了,吓死我了……”



那小兵听了这称呼忍不住笑了出来,秦明抿了抿唇皱着眉看了林涛一眼,却没有挣开。

 


有生以来除了唐山海,这是第二个会因为他还活着这件事而高兴的人。


好像他把他放到了心尖上一样。


血跟尘土跟脏兮兮的衣服都不重要了,我终于找到了你。






作者:我想了下这文里林秦是一见钟情,甜甜甜甜:) 

         


评论(12)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