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让梦冬眠 四(林秦/ABO)半生缘 番外

让梦冬眠 一(原上)    让梦冬眠 二(原中上)  让梦冬眠  三

ooc,HE,半架空,抗战,军阀林x医生秦




这个信纸那样皱,好像被泪水沾过一样。





9


“砰!”突然一声枪响打破了这刻的温馨,原来是那边墙角没有死的一个鬼子瞧见小兵背朝着他便开枪了。


秦明因正对着这边,所以马上反应过来挡在小兵身前,林涛也瞥见了那人,电光火石间将两人都压到身下,举起枪马上击毙。


“这里太不安全,你们马上撤退!”

他的胸口就挨着秦明的,目光不容拒绝,让秦明在一瞬间有些动容,这是统帅华北第十集团军的林涛。

 


 

北平是太平不了了。


林涛回去后跟秦明说了几个月前在联合医院里未完的话。他的人了解到日本准备将转换药剂大规模用于华东战场,之前他有将现在掌握的一些资料跟留学巴黎时认识的一位医生联系过,现在需要有人过去将这件事继续下去。


“我希望你能去。”


林涛双手握着秦明的肩,他用大拇指揉了揉秦明额头的一片青紫,神色那样温柔,语气却如此笃信。


他的确有私心,日军在北平周边演习愈加频繁,而此次去金陵,那边的态度并没有想象中坚定,未来几个月怕是苦战。这战局会越来越来激烈,而那药简直就像悬梁之剑,落下是要断骨的。


秦明听他这话反倒垂了垂眼,在昏暗的灯光下扫出一片阴翳,他突然说,“我们见面不过几日,且时隔多月,你为何信我?”


林涛看他一直不语还在心中打了会儿鼓,这会子听他说,就特流氓地嘿嘿一笑,用手握着秦明的下巴,“因为你长得好看!”


因常年握枪而生着硬茧的手在秦明脸侧柔嫩的皮肤摩挲,逼得秦明抬头看他,然后林涛严肃起来又贴近他耳朵说了句话。


是什么不得而知,只是秦明的瞳孔蓦地睁大,充满着不可置信和惊讶。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掀起了日军全面侵华地开始。

 

 


 

10

 


巴黎仍是一片祥和的态势,只是各方暗涌也已波及此,只不过碍于政府只是暗中动作。



“所以我们准备给这些被强制转换的病人注射……秦?”莫医生停了下来,他是个法国人但却暗地帮助国际民主人士,林涛说找到的那位巴黎的朋友就是他。


 

“抱歉。”


秦明刚才突然就看着手上的针管走了神,他这些天总是会梦到林涛中枪的场景,血与硝烟遮盖住了他的面容,让他看不清。

 


每每惊醒,他总是不敢再睡,回想起林涛那日附耳跟他说的那句话。

我喜欢你。

 

他想,人怎么会这样轻易说出喜欢。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了解我的过去么,怎么就可以这样说喜欢。应该就是玩笑吧,可这几个月从不间断的信件又算什么呢。


可自己还是得承认,那一刻的心动。


秦明还没见过美满的爱情,破碎的家庭与爱侣在这乱世倒是不缺。

他又想起许久不见的唐山海,走前有拜托王老若见有人找他帮他回复,可出生这么久,第一次将近三年都没见过弟弟,他有些担心。


山海是Alpha,他在黄埔那样出色,不会有事的!


林涛……


林涛也不会…… 




 


11(番外的番外)二十一封情书与一张休书

林涛在1937-1939年间写给秦明的二十一封信,现摘其几封。


明:


见字如晤。

已收到第一批药剂,替我感谢莫医生。我方已至沪上,会和国方八十八师准备坚守至11月。形势每况愈下,但我们不会放弃。

不知你是否安好。

若……

想念你。


                       林涛

              1937年10月21日

 




明:


见字如晤。

淞沪已失守,战况之惨烈,无能用只言述之一二。然,我欲同国军南下。

不知你是否安好。

近日所思你我姻缘皆有荒谬之处,我知你本意不愿乃附休书,若我之不归,你且保重。

           


                    林涛

              1938年1月2日

 







作者:有工作要处理,这几天没发更了orz。

ps最近也看爱的圈子出了不少事,因爱跟缘分与大家结识,开心的写文、看文,虽然知道也总会有各种不美好的事情,但仍希望多留住些美好哈。

 


评论(1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