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他的名字02(深海/邪瓶)

ooc,部分设定参考灵魂摆渡,大部分是自己胡诌^^

网剧吴邪阴阳眼,张起灵灵魂摆渡人,唐山海鬼魂,以及陈深

雷点是:角色混合同人,有人鬼那啥一句话涉及。


01


02

 


“他……”我接过那张老照片手有点儿颤抖,张了张口想句话却不知为何说不出来。


“他是陈深,死于1948年。”张起灵难得主动跟我讲话,他那双仿佛看过千百年世事变迁的双眸平淡无波却又深邃得让我离不开眼。


“陈深跟你一样,也有阴阳眼。”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我却听出了其中一种异样的情绪。“唐山海在1942年初死亡,之后六年直到陈深死去他都一直以灵魂的形态在他身边。”


我听他这样讲,心中隐约有了个猜测,“那……你的意思是说陈深能看到唐山海,也知道唐山海一直在他身边?”


谁知闷油瓶没理我,他转身走到后边内屋里拿了一样东西出来给我,那是份契约。“他知道,而且他死前跟我签了一份契约,将他灵魂中的力量转到唐山海身上。”



后边儿的话他就没说了,他继续走到收银台那边拿起笔记录起今日的事情。


我怔怔地一手拿着契约一手拿着那张照片,感到手上心上都分外沉重。


通过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我对这里的规则有了大致了解,一般来说有阴阳眼的人灵魂之力会超出一般人很多,甚至可以触碰到灵魂,得到这份力量对灵魂来说是极大的帮助,恐怕这也是唐山海身为死灵能够存活七十年而不魂变的原因。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代价,转换灵魂之力对摆渡人来说是件麻烦费力又不讨好的事情,灵魂总归不再属于这个世间,延长再多时日又能怎么样呢。那个陈深估计当场就魂飞魄散了吧。我感觉有些郁闷,就跑去找闷油瓶。


“哎闷油瓶,那你说陈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又怎么会答应他呢?”



他本来不理我,我就把他的笔和那个破本子都拿走了,他沉默了片刻,才又跟我说了一个发生在解放战争的时候的事。



因为接连不断的战争,尤其是抗日战争中大量死去的灵魂因怨恨直接堕落为恶灵,而张起灵那个时候正遇上每百年一次的衰弱期,铲除恶灵时受伤,失去了记忆,正是被陈深所救。


陈深当时仍潜伏在上海,不过他已经是上海站地下党的总负责人。张起灵失去记忆后就是个能接触灵魂的普通人,陈深把他带回了家。他看到陈深家里有人在厨房做菜,香气很诱人,张起灵思考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地问陈深那是否是令夫人?

 


我听到这不由脑补出闷油瓶的样子,估计又是这位影帝在演戏,暗地笑起来。

闷油瓶冷漠地看了我一眼,继续用平静无波的语调讲下去。

 


 

陈深无害却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睛看了张起灵片刻,然后就笑了起来说,“是内子。”


他的话不知被厨房里的人听到了多少,就听那个人咳了一下,然后走出来。他穿着件白衬衫,脖子上挂着个小黄鸭的围裙,额发梳理得很整齐,那是唐山海。


张起灵虽然失忆但潜在的感知可没丢,他立刻知道这是死去的灵魂,而且死去至少两年以上了。


只不过为何他能存活到现在并且接触到阳间事物?


稍一感知,他马上发现整个房间被下了咒符,他瞥了一眼身旁的陈深,没有说话。


 

“哎呦,我想起来了!”我一拍脑门又打断了闷油瓶的话,“唐山海是军统的人吧,我记着在哪本书上还见过呢,这陈深不是我党的么,这……”

“陈深这个人看着有些痞气,肚子里的水却跟名字一样深,他恐怕对自己身上阴阳之力的掌握要强于你很多。”




唐山海当然惊讶有人竟然能看到自己,不过他很快就隐藏起了这份惊讶,跟陈深一样装出正常人的样子。张起灵同他们生活了三个月,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三人却都各自演戏。

三月后,张起灵恢复了记忆,陈深以搭救他之名要求他帮一件事。

 

 



 

 

离开超市,唐山海找了个街角靠着。他看着从指尖开始身体一点又一点变得透明,疼痛从灵魂深处开始迸发。可是他想这些痛不算什么,76号那样多花样的刑罚他挨过,七十年的等待他也过来了,他不过是想起了些往事。

 


1948年,战争已经进入到尾声,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在多个战场都节节败退,蒋已有撤退的打算。这不过是最后日子里即将迎来胜利的普通一天,上海已经是解放区了,陈深抱着唐山海缱绻了一整夜。鬼魂的身体虽然能接触,但却长年冰冷,体内也无寻常人的温度,最初唐山海总是很抗拒,他希望陈深能够真正的跟人在一起,而不是,而不是像自己这样。但是陈深不愿意放弃,他跟唐山海说我爱的只有你。


唐山海没有回答, 理性告诉他离开陈深,可是感性又让身体不自觉地贴近。他想说陈深放弃吧,我已经永远留在了1942年,你还有很长的人生要走。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身边温热的身体,印在脸颊温柔的吻,像是世间最缠绵悱恻的鸦片,唐山海吸了那么多年,早已经戒不掉了。当人的时候是,做鬼了还是逃不开。


“山海你看,我们的祖国,战争就要结束了。你不想再多看看她么,我们为之在黑暗中等待了那么久。”


“等我回来,你告诉我你的答案好不好? ”



可是陈深再也没有回来。

陈深的话也成为了种在唐山海心里的毒草,七十年的时间让它生根发芽,把心也腐蚀得千疮百孔。

 





 

“陈深于1948年被暗杀身亡,我依旧约定在他死前跟他签订契约,代价是他永不入轮回,而他的力量转到了唐山海身上。”


故事结束了,闷油瓶从我手里拿过本子和笔继续写起来。


我再次打量起手中的老照片,却有了不同的感觉。我想起了第一次见面,唐山海看我的眼神,觉得那时他一定希望我就是陈深。


 

他们是相爱的吧。

可是照片中的两个人相隔仅有咫尺,实际却隔着两党的鸿沟,生死的距离。

 


烦躁的情绪涌上心头,我拉起闷油瓶,不顾他反对吻上了他冰冷的唇角。在唇齿交缠中,我跟他说,“还好,他娘的恶灵没有伤到你。”


“下次我跟你一起去!”我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脯,完全没有考虑到论灵力论武力我恐怕还是被保护的那个。


闷油瓶给我面子啊,他转身的时候我听见了那个微不可闻的好。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