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老伴 (林秦/ABO)

ooc,HE,春晚尴尬,小品老伴还是不错的。

前文可参考:

半生缘    番外1:岁尽    番外2:归来  上 (主深海)

番外3(主林秦): 让梦冬眠 一    让梦冬眠 二    让梦冬眠  三   让梦冬眠 四



最浪漫的是就是和你一起变老,失忆了也不是事儿。

 

0

“你是谁?”

“你老伴儿。”

“可我不认识你。”

“没事,老伴也不一定相互认识。”

  ……

“……那我们怎么认识的?相亲?”

“不。”拄拐的老人笑了下,抹去那些皱纹和灰白的胡子,他还跟四十年前那个带秦明去厨房偷东西吃的青年一样,”你是我抢来的。”

 


1

除夕的时候,林涛拄着拐杖逛到了军区疗养院里的一个老病房。

深海两人到陈念他们家一起过年去了,本来也喊着自己,可他一单身老头子想了想还是别去凑热闹了,还不如来看看老秦。

40年前华北战区与敌军的最后一次战役,在五师十三团十连做随队军医的秦明在看见流弹过来的那一刻将自己死死按住,流弹却伤了他的头部。因为战时没有好好治疗,头部又受创严重一直昏迷没有苏醒,只好在医院躺着。上头的人后来调查了解这是林将军的Omega,可人这生死未卜的状况实在不好说,而且当时林涛表现得太过可怕,现在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所以便瞒了下去。

直到建国后,才找人告诉林涛秦明的近况:人醒是醒了,嗯,身体也恢复不错。哦,您的标记还在,人还是您的。

就是有个小问题。

不不不,其实也不是啥大毛病,就是失忆了。

嗯,可能心智也有点退化。

林涛闭了闭眼,想起当初那小医生战战兢兢又强行假装镇定,最后又打着哆嗦丢下一句话就撤的场景,真不知是把自己当凶神恶煞还是牛鬼神蛇了。

老子可是一退役腿脚不好的孤巢老人好么,国家都说要重点关心呢。林涛暗自腹诽一句,推开了病房的门。

 

 

病房褪色的木桌上有前些天唐山海过来送的果篮和老周记的糕点,旁边还有陈念给找的一摞书。

秦明失忆了后,平时那些小性子也全出来了。虽然还是那副冷淡的模样,却是不喜欢的就不吃,不爱看的就丢,喜欢吃甜,之前还跟唐山海赌气说一礼拜才给一本书,太少了。

然而唐山海可吃透了他哥的性子,现在年纪大了哪能由得他乱来,而且他可没忘以前在北平被他哥天天灌药的日子,所以就由着秦明叉腰生闷气,最多有时候会带点他爱吃的酥糖过来。

因此,秦明在日记里面写下一句经典的“所有坚不可摧的感情,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唐山海你真的是我弟弟吗?”



“很可惜,是的。”唐山海隔天看到的时候,难得笑了,他继续补了一句“就算为了林涛,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秦明日常严肃的脸上却出现一丝疑惑,“林涛,是谁?”

 

2

说来也奇怪,秦明自从失忆后的二十多年,其他人是早熟悉了,专业知识也没丢,就是总也记不住林涛。

 

今晚月亮很圆很亮,病房里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那些水果糕点孤影成双。

林涛无奈只好又踱步到大厅,正好迎上一个小护士正端着碗饺子从里间走出来。

“哎姑娘,对面病房的秦明去哪了?”

“啊……您说秦老,他在里面给我们包饺子呢。”小姑娘特高兴,指指她出来的那个房间,“今年除夕我们搞活动包饺子!”

林涛走到那门口往里一瞧可不是一群老头老太太忙活着呢,呦,那个最里面穿着板整的中山装的不是老秦么。

他现在也有点儿老花眼了,所以还不太确定就走近看看,可不是正包饺子呢,和那年北平除夕一样。还是那个精致得形状,反正林涛是学不来。

林涛见着他正忙活,便也没打扰他,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周围的喧闹仿佛这一刻都远离了,只有他眼中那个,虽然还是没什么笑容,却眼底柔和起来的人。

他没看到那些皱纹和白发,也不觉得中间几十年的岁月有多长,大概心情还跟那年成亲时看秦明在厨房煮面时一样吧。

 

等到秦明都弄完要起身的时候,林涛才到一边凑近他。

“老秦,春节快乐。”

林涛见着他一脸疑惑就知道这人又不记得自己了,所以他从口袋里慢悠悠摸出个红包塞秦明手里。

“你……是谁?”秦明用手指捏着那个红包,弄得上面沾了些面粉。平白有个人竟然塞给自己红包他有些不知所错,而且对方也不认识啊。可他在生活中并不善言辞,所以只奇怪地问了一句。

“林涛,双木听海涛。”

然后林涛熟练地蹦出句文绉绉酸掉牙的自我介绍,这还是他琢磨了很久的开场白。前几次自我介绍没完就被秦明否了,连约会都没来一个,别提下步了。接着陈深就开始不靠谱地出主意,将那些年迷惑小姑娘的招数都找出来,教导林涛一定要有新意而且还要有意境。唐山海也在一边帮腔说从他哥日记就能看出来骨子里文青着呢,老了估摸着也喜欢文雅遣词,千万别唐突了。可说到文学上,林涛哪成啊,大半辈子都刀锋饮血的,说说军事发展估计还行。但是不自己努力又显得没诚意,所以他也没让其他人帮忙,自己就开始瞎想。

其实这么大年纪追人还挺……那话怎么说“老牛吃嫩草“,不过还好对面那也是颗老草。

 

听到林涛这么说,秦明本来想说些什么,旁边那常跟他下棋的王老就飘来句,“哎呀,你老伴又来看你啊老秦。“

这话让秦明眉皱得老高,他想反驳说什么老伴,明明刚刚才认识呢,而且竟然还给红包跟哄小孩子一样!可林涛多了解他,看他一眼神就知道下步要干啥,所以赶忙拉着人手给那老人也祝了春节好。

王老笑呵呵地应了,这疗养所里的大多数老人都是战争过后将领亲属,亲人过世后也没个依靠。

秦明还是心里有点别扭,可是却没反抗地跟着林涛绕了一圈给大家拜年,他才不会承认见林涛走路不方便悄悄搀扶了他一把呢。

正胡思乱想着,林涛就把手搭上来了,温热的粗糙的,布满皱纹的大手。

“咱出去转转哈。“

“嗯。“

习惯性地应了,秦明给两人拿了外套披上,做的时候还问自己,嗯?哪里来的习惯,怎么做得这么顺手。他知道自己的毛病,而且年纪大了这毛病估计也好不了了,所以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林涛这个人他在日记本上看过很多次,可每次见他对自己来说真的就跟陌生人一样。

“这都不是事儿,咱这不又熟了么。“林涛倒无所畏惧,或许经历过死亡的恐惧,他觉得只要见着秦明安好其他的谁他妈管他。

 

3

两人走在小庭院里,北京这两天有点冷,秦明不觉咳嗽了几下,林涛就娴熟地帮他拍拍背,一抬眼又是四目相对。

其实俩老头子矫情啥。

秦明又咳嗽了下,林涛知道这次咳是表明他尴尬了。

心里暗地笑了笑,表明还是端得正地开口,“秦明同志,咱这花前月下的算约会么?“

约会?你个不正经的糟老头。

秦明马上给了个黑脸,开始质疑自己为什么要跟个陌生人出来。

林涛这得哄啊,赶紧从怀里又掏出俩大白兔奶糖,直接撕开一个放到秦明嘴边喂他吃下,自从知道秦明喜欢吃甜他就会随身带两块。

秦明本来不想再搭理他,可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何况甜滋滋的大白兔很好安抚了另一孤巢老人的心,所以朝林涛抬抬下巴示意翻篇。

“好好,不算约会,咱就是老伴,意思是老了,陪伴!”

“那我们怎么认识的?”

“我抢来的。”

“……”

“不是,我家管家抢的。”

“……!”

“我去……反正我们是恋爱自由两厢情愿我连你手都没敢多碰一下!”

这话说的秦明又有点不好意思,多大年纪了听这跟小年轻爱呀情呀的话,多不好。

月光洒到两人肩头,像披上了一层银辉,慢慢悠悠地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时间就滑去了十点。

林涛这才停了下来,他腿脚不好么,走了这么久确实要歇歇。两人就在小院里的长椅上又坐了会儿,年轻的时候林涛比秦明高,老了以后大家背都佝偻了些,所以也还是林涛高。这个点是秦明正常的睡觉时间,老人有些迷糊了,也就这时林涛把秦明揽到怀里。秦明骨架小,也瘦,在怀里还是正正好好。

温暖把身体拢在一团,寒风都挡在外面。

只听林涛念叨着说,“这是我们认识的第四十个年头,你不记得也没关系,我帮你记着呢。”

“嗯。”

“可是这只是你陪我过的第十个除夕。”

“嗯……”

“以后我们都会一起过的。”

……

怀里已经没声音了,林涛低头一看可不是睡着了么。

均匀的呼吸让林涛心里又安心又温暖。

 

4

秦明日记本上有一句特别缠绵的话,看着不像他会写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跟我的老伴。

 

 


完 



絮叨几句。

之前没有想好具体的结局,昨晚看了小品还是挺感动的,想起了一部日剧初恋五十次。很浪漫又缠绵,有一种啊这就是想要的结局,与子偕老。

评论(2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