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流矢 完结(深海/ABO)

ooc,HE,明天要回去了唉。



下3


陈深说反正你也没什么地方去就住我给你的那套房子里吧。

话是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却是直接开车把唐山海送了过去。最后离开的时候又扒着门框说,自己是认真的,配着俩大眼睛眨呀眨真有点那意思。

鬼才信你。

唐山海轻轻歪头对他笑了下,砰地一声直接关上了门。

被拒之门外的陈深半点儿没有沮丧反而嘴角笑容更大了点,好似方才唐山海给他的不是闭门羹而是个告别吻式的调情。

 

 

 

后边儿几天全香港城都知道了陈大少在追一个极富个性的Omega,全城的小报上全是陈大少的小料。

哎哎你看陈大少又带着人去马场了,可是怎么被人骑马踹了下来……

可不是前天说是去看戏,那排场可大,可那位却直接甩手走人了!

还有呐,昨儿我见陈大少连相亲都不去了,陈家老太太还说要赶他出家门。

啧啧。

诸如此般闹的快赶上战事快讯了,弄得大家都没心思琢磨日本人什么时候打过来了,全开始看起陈大少的热闹。

陈深这人也是一心思花样多的人,他知道唐山海一直怨自己给了他那八杆子打不着的表妹碧城难堪,所以还特特托人找了堂表弟介绍给徐家。而且俩人还真成了,徐家娘子这可开心了。那天他故意约唐山海去人家约会地儿吃饭,正撞上徐碧城跟另一位先生亲亲热热说小话呢。徐碧城自唐山海走后也后悔觉得是自己那日耍性子把人逼走的,心中一直挺愧疚,说到底唐山海人怎么样自己是清楚的。所以这厢见陈深和唐山海,便主动邀那位先生一同过去打招呼,可毕竟对面是自己初恋陈深,徐碧城还是有些慌乱,连什么祝深海二人早生贵子的话都蹦出来了。

听了这话,唐山海面上可是红红白白交替变了几次,最后狠狠在桌下踩了陈深几脚。

 

 

这是12月16日了。

 

小半个月了,陈深热情仍然一丝未减。这不今日要去上海谈生意,上船前还特意让扁头给唐山海去了个电话约月底一起去大世界看演出。

可谁知话音刚落,炮火流弹就从头上飞过,哪里来的高射炮一响接一响地打来,扁头直接中弹倒在了陈深身旁,手上还握着话机,眼睛还跟活着时一样溜溜地看陈深。

“开仗了,开仗了!”人潮猛然爆发,接着尖声鸣响的流弹撕裂了空气,伴随着吱呃吱呦呦的可怕声音让人们作鸟兽散去,逃命去啊。

陈深手上是扁头脑袋里流的血,粘稠地沾满了整个手掌,他怔了下就连忙抓着扁头忙后边儿退,心突然有点儿慌。

山海。

山海。

山海。

你可不能有事。

 

什么形象啊风度啊也顾不得了,他一咬牙把扁头的双眼阖上,连箱子货物什么都不管,自己冲进了闪躲的人潮里。

这时候所有人都巴望着登上那班离开的船疯了一样往前奔,只有陈深拼了命往城里走,原本齐整的西装大衣都被撕扯得不成样子,打了发胶的头发也散乱下来,跟这城市一样狼狈。


 

 

唐山海原本在家里握着封信发呆,昨晚不知怎么,以前黄埔的老师忽然联系他让他回上海执行一个机密任务。这是他希望的为国家有所贡献,可不知怎么他脑子里老是浮现陈深的脸。

陈深上船了么,还会回来么,那些给出的承诺也可能就是个玩笑,自己又何必当真。

他想自己这是被魔怔了吧,怎么心里老是那个痞子,不会……

 

 

刚想着呢,尖锐的炮火声就砸了过来,房子摇摇晃晃地抖落下碎渣。唐山海马上身体自动反应起来躲过落下的一块碎石,爬到窗户口往外看大街上全是惊慌失措躲闪的人群,推搡着要退往更深处的岛上,一时间叫喊哭泣呻吟弥漫一片。

继续在屋里实在太危险,他带上家里所有的现金也跑了出去。一出门没几步远,就看到路上有个小孩儿可能是走散了呆坐在那儿,远处不长眼的流弹眼看就要打过来,唐山海赶紧扑过去抱起小孩。流弹擦身而过打到了旁边的柱子上,瞬间破碎的石柱摇摇晃晃地倒下了,发出咚地巨响。

唐山海手臂因为着急折了下,好在孩子没事,他一手捂着手臂一手揽着孩子抬眼就隔着人群看到了同样灰头土脸的陈深。

“唐山海!”

陈深大叫着他的名字从人群里逆流跑过来,男人的脸颊不知被什么擦伤留下了几道血痕,眉梢眼角全是找人的焦急、见到后的安心,杂糅在一起的神色。他被陈深大力拥进了怀里,胸膛紧贴着胸膛,仿佛要拥挤到骨肉里鲜血直流才罢休的样子。

鬼使神差地,唐山海把下巴放在了男人的肩头,吻上了他的侧脸。

 

 

尾声

事实证明唐山海带的那些现金非常有用,毕竟这是个现实世界不是小说里谈场恋爱世界都围你转的日子。战火让真个城市一时间陷入了慌乱,大家大都为了躲避逃到了更远处的岛上。陈深好不容易在战时庇护所利用关系找到了个单间房子,他跟唐山海在这里生活了三个多月。富家子弟在这个时候也是没什么用的身份,还是身体强健又有头脑让陈深很快又站稳了脚跟,让手上的现金又翻了几翻。

到第四个月的时候,唐山海怀孕了。

陈深当然不愿意再住这破地下庇护所,马上联系熟人找了个地面上的小屋,虽然简陋好歹能见着阳光是不。

很快,宝宝三个月了。有人给唐山海塞了个纸条,是军统来的消息。说是陈深为gongfei,代号麻雀,让唐山海尽快铲除他。

去他妈的麻雀和gong fei。

从不说脏话的唐山海将纸条揉了揉点了火塞进木柴里,你看,连个火都点不着,一点儿用都没有。

那天一整天,陈深和唐山海都为孩子的名字争论不休,唐山海认为一定是女孩,陈深就觉得是男孩,所以两人争锋相对。气得唐山海晚上睡觉时还把陈深踹了下去一次,孤独坐地上的陈深只好心里默念果然孕期的人都惹不得。

唐山海骨架小又瘦,孩子不好生,而且这战乱的时候哪去找医生,难产了两天才艰难诞下一个女孩儿。陈深急得抽了满地烟头,他老觉得是前二十多年自己太作,还有一直瞒着唐山海自己是共党的事。

所以他左思右想,在宝宝满月的晚上就全招了,还有点紧张唐山海的态度。谁知床上的人连眼都没睁,直接说他早知道了你赶紧去给宝宝换尿布去我再睡会儿。

“嗯……嗯?你怎么知道。”

“我是军统的人你也不会不清楚吧。”

“哦。”

陈深换尿布的手法还不是很熟练,显得有点笨拙,可是他很有耐心,宝宝很喜欢他,不时乐呵呵地啃啃他的手指。

等到哄宝宝睡着了,陈深也摸上床,搂着唐山海的腰,吧唧亲到了他的颈后、他们的标记上。





补送一个小剧场:(……)

凌晨两点的时候宝宝又哭了,等哄完孩子,两人都睡眼惺忪的。

 “明天……你去买菜?”

唐山海也摸了过去,怎么觉得陈深有点胖了。

“成吧。”

陈深抓着那个乱动地手扣自己手里,然后迷糊着将两只手一起塞被窝。

“买鸡蛋。”

“好,给你煎十个。”

“嗯。”

翻了个身,唐山海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真完了。


日常念叨几句:

本来下面还写了,但是那样就虐了,还是停在这里吧。一个乌托邦式的结尾又怎么样呢,大过年的哈哈。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

全文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o8dgMCU 密码: 87mt


评论(23)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