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风声03(深海/林秦/训裴)哨向

逻辑出走别计较


前文:

01   02



03


裴尚轩一把拿起那个小玻璃瓶倒了两片药吞了下去,没有一丝犹豫,然后还对武田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大叔,现在可以证明我清白了嘛?放我回家吧!”


武田面无表情,底下的手却攥出了青筋。裴尚轩的不在场证明十分确切,截获电报的时间里他跑到了军机处跟唐山海在一起,整个发送过程他都没有碰到的机会。

而且裴尚轩还很坦然直接地吃下了针对向导的药。

这不对,他的直觉告诉他。

一开始他出现后裴尚轩表现出的畏惧而且害怕到话都说不来,而现在却能这样自如地翘着腿冲他笑,这太奇怪了。

 

所以武田没理裴尚轩,而是又招来一个日本兵附耳几句,过了会儿唐山海也进到了审讯室里。

唐山海进来后看了裴尚轩一眼,然后承认裴尚轩一直跟自己在一起,因为林司令交待了一些任务让裴尚轩传达。

“那收发室当时是谁负责的?”

武田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裴尚轩。只见他无辜又委屈地咬了咬唇,然后小声说,“本来是想拜托秦明哥的,可他不是不在嘛,所以……我就……”

他的眼睛扫视了一圈人,在唐山海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微微垂下去,脸上竟然浮现了隐约的红晕,好像害羞的小孩子。

“让正好经过的陈队长帮忙了。”

这句话说得好像提到暗恋的人时甜蜜的语气,可惜跟阴森森的审讯室格格不入,武田终于因为这句话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

有意思。

 

 


 

凌晨两点。


唐山海躺在床上闭着眼,作为顶级向导他可以感知到这栋山庄内所有人的精神链接,只有现在被审讯于特制哨兵密室的陈深他无法探查。

然而声音先传到了耳边。

午夜刚过,整个裘庄都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冰冷的黑夜里显得可怖又诡异。

唐山海,你要冷静。

他默默地在心底说,然后开始默背入军统第一天就铭刻于血肉的守则。

武田最后留下了裴尚轩和陈深,他只能等待,并且期望被埋葬在心底的那个人活着出来。


空旷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

他想起了他们切断精神链接的那一天,他刚接到了军统的最新情报,中共地下党老鬼潜伏在汪伪政府,而下一刻从大脑深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就让他几乎陷入昏迷。精神图景遭受突然的链接切断几近崩溃,之前与陈深建立的链接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单向切断的痛苦反噬得也愈加强烈。

空虚,空洞,空寂。内心像被挖了一个无底洞,里面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可他总是愿意相信陈深的情有可原,即使至今他都没有收到一个解释。

他们的爱情是个俗套的故事,卧底汪伪的特务爱上了他的卧底对象,自欺欺人地将秘密裹挟上一层又一层防备,又自以为是义无反顾地守护着爱人,最后可笑的是那个人毫不留情地瞬间切断了所有。

不,更悲哀地是,我还爱着他。


唐山海明白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自己面对的会是更大的考验,只要武田发现了他俩的关系,必定会揪着不放。


 

 


 

凌晨四点,裘庄,刑讯室。

“所以,裴尚轩,我再问你一次。”武田拿着烙铁放到裴尚轩眼前,火红的烧铁贴着他的脸那样近,仿佛很快就烧着了,“是陈队长拿了收发室的钥匙?”

“我……”裴尚轩苍白着脸睁大眼睛盯着面前的陈深,深深的喘息。“不……”

他坐在座椅上被两个日本兵强制抬起头看着陈深受刑,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了。陈深和谢训没什么背景又是哨兵,武田用不着客客气气地“以礼相待”,终于可以上刑了,所以武田并不着急裴尚轩回答。

耐心,武田有的是。

“你喜欢他?”武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走过去用带着手套的手按压着裴尚轩因泪水溢出而泛红的眼角,摩挲着又戏弄着。“可是又是你供出了他。”

他把烙铁塞到裴尚轩手里,然后拍拍少年的肩,“再想想,还有谁能进去,要不然,你可要亲手……”

“咳咳……我说武田……你逼个孩子害臊不害臊?”就在这时,被绑在刑架上的陈深费力睁开眼吐出句话,他的语气还是那样漫不经心带着点儿嘲讽,“还不如问我。”

“呵呵,陈队长,看来你也有话要告诉我。”

陈深转了转被紧绑的手腕,然后冲武田要了支烟,武田冷着脸让一日本兵给他点上放他嘴里,随后一团烟雾就喷到了武田面上。

哨兵体力运动力方面极为出色,虽然这里是屏蔽屋,但陈深之前受过相关训练,所以只要对方不特意使用向导进行精神干扰和攻击,这些刑罚对陈深来说还是可以忍耐的。可是他手上还握着其他人的命,自己莫名其妙连解释都没有就被陷入这种境地是他没有想到的。


陈深扫了眼对面的裴尚轩,然后说,“小裴啊,我记着谢队长是不是也有把钥匙?”

最后一只鸟终于也进了笼。


评论(1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