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十年 (林秦) 0-2

架空,师生转情侣,林老师x秦老师

3-4


重逢于枯潭井下,掌心握一道疤。



0

秦明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仍是B市熟悉的灰蒙蒙天空,与机舱温暖不同的凛冽大风让人一下子清醒不少。他取了行李后,打了个车准备去回国前托李大宝帮忙租的房子。

其实也没有离开多久,不过两年,可透过车窗看外面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秦明难得有些感性起来,这边正感慨,那边手机的信息就过来了。

[到了么?我去接你。]

发件人是林涛。

他修长的手指轻抚过屏幕上那几个字,也没回,而是反手扣了起来。

虽然已经早春北方的城市还是很冷,寒气液化成了雾沾在窗户上和心上。

 

 

秦明略微有点洁癖,所以刚到房间,就收拾了下,忙着整理东西。到傍晚的时候才注意到手机里已经积攒了不少信息,除了有条是李大宝发来的求赞求表扬租的房子是不是超好的短信,其他全是林涛的。

从天气扯到交通,从吃饭到新发的论文,最后再来一条秦明你是不是不爱老师了,怎么都不回呢?

看到十年深埋心底的那个不敢触碰的字,被林涛那样轻描淡写插科打诨地写出来,秦明一时心情错综复杂。

他也想问问林涛,我爱你,你爱我么。

当然这句话他永远不会说出口。

 


1

“同学们,这是咱们实验室新来的秦明老师。” 林涛在晚上开组会的时候跟实验室的学生介绍了下秦明,可他向来正经不过三秒,马上眨了下眼调侃道,“帅吧,以前可是计院院草,也是你们直系师兄!”

他带的几个研究生博士生似乎都习惯了林教授四十多岁还不正经的样子,很捧场地朝他鼓了鼓掌,然后一个女学生悄悄打量了下秦明,又埋下头拿手机飞快地发着什么。

比起林涛的不靠谱,秦明显然准备充分,他用PPT跟大家简要介绍了自己,包括个人简历、目前主要研究方向、发表的论文等,在A国Y大作访问学者和连发几篇一作顶会的经历显然让大家一时间颇有些惊讶。

这人一定特别拼。新来的一个博士生跟旁边的人暗暗说道,听说是林老师最早带的学生?厉害啊。

说来秦明一直是计科系的一股清流,不是白衬衫西装就是黑风衣,严谨又内敛,冷静自持。而林涛则是另一股泥石流。下巴常年胡茬当然也有学生说是男人味,结实的肌肉和厉害的搏斗技术可是一众教授里的异军,跟他关系不错的实验室另位老师总说,也许他是被学术耽误了的警界人才。

 

组会完了后,林涛说要带秦明逛逛R大,秦明就说自己都在这里呆那么些年了,早熟悉了。林涛一下被怼得说不出话,便说要不去帮你整理下办公室?反正我今晚正好得改篇东西,准备住学校了。

秦明听完便转过身来认真地看他,在背后将自己有些颤抖的手握紧,“我自己收拾,多谢林老师了。”

说完他就匆匆下楼走了,留下林涛一人沉沉叹了口气。

 

 

这天晚上的时候,林涛在办公室改跟T大一起做的大数据项目申请,抽着烟弄得一片乌烟瘴气的。突然一抬眼扫到桌上的一张合照,是06级硕士毕业的照片,照片那个像根青竹似的清瘦却唇红齿白的年轻人就是秦明。青涩的冷着脸却能看出内心隐隐的高兴,那年林涛也不过三十出头,刚来R大没几年,没来不指望能招到学生,谁知就有个倔强的小子在复试的时候斩钉截铁地说要跟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林涛老师读。

秦明成绩向来是拔尖的,努力的天才是最可怕的。本科毕业的时候本来可以直保T大,可惜他就是要跟林涛。后来博士也是,当时以前跟A国Y大合作项目的教授也要了秦明,林涛也劝过他,可惜秦明就是沉默不出声,到最后又跟了林涛三年。

很多学生笑谈所谓选导师也像找恋人,合得来是蜜月,合不来恐怕连毕业都难。

后来相处那么多年,硕士博士到最后出国前,林涛又问过秦明那个问题。

为什么当时会想跟他读?

你知道当时林涛也就是个小讲师,第一年刚刚有带学生的名额,上面还有好几位大老板压着。

秦明回答时的眼神让林涛几乎刻骨铭心,或许双眸里藏了太多他看不懂的东西,他头一次叫了林涛的全名,不是林老师也不是林教授。

他说,林涛,你第一篇论文是发表在ICIS心理情感的多层次量化分析,我第一次见你是在大三你上的人工智能与数据挖掘,你说what we use to describe a person? Not data but our feeling。

“所以,你不懂么。”

 

 




2


“秦明,你知道林老师现在还打着光棍呐。”

长安街北面的火锅店里,隔着锅里热气白雾,喝了几分酒的李大宝慢悠悠蹦出句让秦明一时哑然的话。

 


周末的时候,李大宝强烈要求秦明老师应该请客,毕竟哥们几个这么久没见了。秦明想想以前在实验室,因为自己性子确实有点冷,所以也就大大咧咧开朗的李大宝到现在还有些联系,这次还拜托人家租的房子,确实应该请。合计一下,秦明便说那就长安街那块以前常去的火锅店吧。

李大宝作为曾经计院抗把子的女汉子,现在也是A公司平台研发部小领导了啊,不过还是那副多年未改的大圆眼镜,休闲不失利落的服装展现宝哥的飒爽英姿。

两人见面的时候都笑了,看着秦明唇角淡淡的微笑,大宝忍不住上前抱了下师兄。嗯,老秦不假,这瘦得能摸到骨头的肩胛骨,身上有些苦涩的咖啡味,还是熟悉的味道。

 

他俩以前都是林涛带的,大宝是小秦明一级的师妹,因为仰慕秦师兄也入了林老师的“魔爪”。不过说实话林涛真是很够意思的导师,经常带他们晚上熬完夜后来这个店子吃饭。平时也好塞给点零食啥的,说也奇怪,林涛跟李大宝都以投喂秦明为乐,仿佛看秦明嘴里鼓鼓得塞满东西特别有成就感。

 

大宝高兴喝了点白的,这会儿有点晕乎乎的,上面那句说完后,就又提起其他话头。问起秦明现在是不是跟老林老师一个实验室呀,让秦明安心有林老师在你以后肯定没问题,还有什么老秦你女朋友有没,太好了你也没有咱仨单身狗。

 

秦明除了听到林涛单身那句沉默了会儿,之后大宝那些问题,他就挑着几个简短回答下,然后便悄悄小酌起手里的酒,听大宝不时说些话。

人入了社会后,总会特别怀念上学的时光,大宝如是,秦明也是。同学或者老师,到底比同事或领导的关系更近更亲密,让在各处摸爬打拼的人们心里泛起暖意。

 

大宝说,“这么些学生,林老师最喜欢的就是你。你还记得那次项目成了后,我们跟一公司吃饭林老师帮你挡酒的事么?”

 

那次是在研二的时候,对面公司的人敬酒也不好拒绝,林涛当时就带了秦明跟李大宝,对方不好灌女孩子和老师,就一直跟秦明喝。

其实这也正常,对方也没恶意,就是项目完了高兴,但秦明本身有点酒精过敏,这点他没说林涛和李大宝都不知道,只见他一杯一杯的喝下去。

林涛最先发觉他脸色红得异常,在另一人举杯前,先举杯跟人家喝了,后面再也不肯让秦明沾酒,一个人跟对面好几个人喝了起来。

 

时间一晃就七八年过去了,秦明听李大宝这么一说,轻垂了垂眼,想着就是啊,这人这样温柔,才让我这么多年都放不下。

 

“大宝,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嗯……嗯?我,我还说完呢!”

李大宝突然贴近秦明,这样近的距离让她有点小嫉妒秦明白皙的皮肤,看着不像三十岁的人,就是黑眼圈有点重。她难得郑重地看秦明说,“你,是不是喜欢林老师。”

 

 




评论(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