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十年(林秦)3-4

前文

0-2

架空,师生转情侣,林老师x秦老师


3

大宝问完一头栽到了秦明怀里,竟然睡过去了,当然这也让秦明刚才紊乱的心跳平静了下来。

其实大宝酒量还是不见长一杯倒,就是跟林涛学的那股子气势不能输,他揉揉小师妹的头发摘下她要掉的眼镜,没看到自己有多温柔。

到哪都是林涛的影子。

他神色淡淡地,敛下的长睫被灯光点缀的有些发亮,想起有人以前告诉他该多笑笑,不要老装老成明明还是个孩子,那人的笑语和面容一下就在脑子里扎了根,呆了三千多个日子。

 

在国外的这两年,因为离了林涛,他反而活得轻松了些,不用时刻提心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眉眼话语会不会哪时露了馅儿。秦明父母早逝,靠奶奶带大,可生命里总缺了那样一个如父母般可指引方向可循循善诱的人。所以他逼着自己要强,变得出色,更带上了一层冷静内敛不苟言笑的面具,以为这样就可以骄傲地维持那点儿自尊心同时也不落得孤单的境地。

可他碰上了林涛,这样一个亦师亦友亦父的人,包容自己有时小小的任性,指出自己的不足,会找自己谈心,还有点儿不符外表的操心学生大大小小的事。

林涛是个好老师,可惜自己并不是个好学生。

 

 

 

送大宝回去后,他没叫车,想着离住地也不过几条街,不如就走回去吧。大宝看着粗其实心很细,给他租的房子离R大很近,乘地铁也很方便。

 

秦明一个人走路上,又想起刚刚大宝开玩笑说都是单身狗的话,不觉苦笑出来,只有他知道其实林涛以前是结过婚的,而且早在大学毕业就结了,可惜就在06年他读研那年离了,所以后来的学生都以为林涛是一老光棍。

他心底有个秘密谁也没告诉,连大宝也不知道。

 

06年大四暑假,他第一次去见林涛,因为他们约的是晚上八点在科研楼,秦明便提前按往常的习惯提前十五分钟到了。可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林涛来,他想着可能老师临时有事,一直端坐写自己的东西。然而那天到快十点的时候,科研楼都要锁门了,林涛还是没来,在老大爷催促的声音下他心里有些失落地离开。

当时还年少的秦明并没有练出日后那样炉火纯青的冷静面具,他又固执地跑去林涛办公室去看,却没有想到恰好撞上了林涛跟前妻吵架的一幕。

还是暑假,学生老师都少,漆黑的走廊拐角传来两人的争吵,空气里还弥漫着浓重的烟味。女声音调很高,语速很快,十分愤怒地控诉着什么,而林涛一直沉默,直到最后低沉嘶哑地说了句对不起,让踩着高跟的女人一下哭着跑了出来。

之后似乎林涛又走回了办公室,周遭又恢复一片寂静。

秦明抓着楼梯扶手,觉得自己应该换个时间再来,但不知哪来的勇气让他快走几步直接来到林涛办公室门前。然后,他少有的犹豫了,喘息了一下努力平复跳个不停的心,他想着一会儿该怎么说。谁成想,这时门竟然倏地从里面打开,秦明瞬间被拥进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鼻尖萦绕着男人身上常年的烟味和咖啡味以及夹克上浓厚刺鼻的酒味,让他连惊讶都来不及反应,只觉自己的心跳马上加速到一个新的程度。

一个吻从唇上压了上来,男人的声音这才沉沉落下。

“朵儿,我知道你会回来。“

是刚才那个女人么,秦明一时忘了反抗,他眼角扫到了桌上的一份离婚协议,冰冷的感觉从四肢蔓延到心脏。

“林老师……“秦明毕竟年轻,用力一挣马上脱离了男人的双臂,他声线有些颤抖又竭力保持平静,”我是今年保研过来的秦明。“

 

 



4

后来,林涛跟秦明道了好几次歉,情真意切,双眸里的愧疚每次都像担子压人身上。他们也都将那晚埋葬起来,再也没谁提过。

可没提就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么?掩耳盗铃的是林涛还是自己,他一时也分不清,但心底那点儿异样欣喜却在漫长的岁月里变成了苦涩的另一种纠缠。

 

可望不可求,可念不可说总会逼得人发疯。


回想起最肆无忌惮的那几年,秦明不禁觉得自己傻。那些尝试与试探归根到底就是他不信邪,你林涛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硕士毕业后,他继续跟林涛读博,到博一那年他跟林涛去A国参加一个A类顶会,这是跟Ellen教授合作的一篇二作论文,不过能选上还是值得庆祝。

Ellen让秦明去讲,会后他们一起吃了个饭,当时订的酒店秦明故意只报了一个双人间,到地方才知道因为房间问题又给换成了一个大床房。林涛本来就不是在意这些细节的人,到房间里才有些讷讷地看着秦明难得有些无措的神色。


秦明一句话没说,将他落在外面,自己一人去了浴室洗澡,到半饷冷淡的声音还从里面传来,让林涛帮忙拿下浴巾。这酒店的大床房浴室都是隔着层玻璃,外面的人也能隐约看到里面的身体的曲线,瘦削的肩背轮廓,挺俏的臀部,连一向冷上几分的声音经过玻璃的润色都带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可惜林涛在阳台里吸烟,他知道秦明不喜欢烟味,每次都会躲远点。这会听到里面要拿浴巾才急匆匆跑过去,一打开浴室门就见了被热气蒸得眼角发红,唇色也难得红润的得意大弟子。额发不再整齐地被发胶梳后面,凌乱地散落在眉梢,一双眼睛却很亮,配上轻声的谢谢林老师,气氛被平添了几分暧昧。

林涛却好像什么都没看到,将浴巾搭他身上,嘿嘿一笑将眼角的纹路衬得愈发明显,嘴上说着没事没事秦明你赶紧洗别冻着。然后,只穿着一短袖又跑出去过烟瘾去了。


秦明总觉得自己的小心思林涛都知道,但是他不说也不管,这人看着豪气干云没个正经,里面却轻轻重重掂得清楚。

 


 

好几年前的事如今在脑子里瞎晃,估计是刚回来B市又见着大宝想着多了。秦明暗想,赶紧加快脚步回到住处,简单收拾下便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是R大这学期正式开学的日子,秦明上午有节大一的基础课,下午有节大三的专业课。

林涛早上还特地过来趟说你以前就不擅长跟别人相处,这倒是做了老师,可别冷着脸怼学生啊。


“你觉得我哪里不好相处?”秦明一听他说,话就不经自己大脑出去了,说完又暗恼多少年自己在林涛面前也端不起什么冷静什么内敛。

林涛看他这样好像才放下心,跟他扯皮起来,还说中午一起去吃饭?正好给你介绍几位同事,也是你离开这两年加入实验室的。


秦明点点头,拿着本书走出了办公室,林涛也跟出来并肩走着。秦明稳重穿得又是正式的西装显得成熟,而林涛日常休闲点的穿衣风格显着年轻,两人看着倒像是一般大。



可到底也差了十年的岁月。


评论(17)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