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红瓦墙下(明侦魏白/山花) 完

与真人无关,番外  夜湖船上

明星大侦探无忧客栈衍生,魏民谣x白读书

推荐bgm,大勋花唱的春风十里

 

0


白读书很久后还能记得魏民谣常弹的那首歌,伴着嗡嗡旧风扇声,从租住的、低低矮矮的小瓦房里传出来。

 

一面红瓦砌的墙,

上面用笔划刻出了家,

想问你爱情呀,

却说不出口就走了呀。

 

 

1


90年代初的夏天,许多青年抱着梦想坐了好远的绿皮儿车来到了京城。没钱住好的房子,也就跟好几个一样漂着的人租住四合院。

 

北京大热天的,搁哪都躁热难耐,最烦的是楼上还老传出些咿咿呀呀的调子。

 

白读书第九十九次被这声打断写作思路后,觉得今儿不给楼上那个弹吉他的颜色看看,他就不懂啥是咱北京大老爷们。所以踩着拖鞋就啪啪地奔上去了,魏民谣你别那么大声行不行,我小说都写不下去了!

 

带着耳机的人压根听不见他说的话,瞪大那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无辜地望着他,小白?你怎么来了。

 

我说你别弹了!

 

啥?你说想要了?昨儿个咱不才做过么……嘿嘿。

 

去你丫的!白读书脸都憋红了,白皙的耳尖变成了粉色的,嘚嘚嘚一把拽下魏民谣的耳机,夺过他手里的吉他就跑了出去。

 

说来这事儿得从一年前讲起。要知道这院里租住的人都才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总得不能老忍着,加上平时大家生活都不易,需要找个方式发泄下。他俩租住的小屋正好上下隔着个矮木楼梯,一次被拒稿后,白读书喝醉了,开门的时候遇上了同样遭唱片公司拒绝的魏民谣,都喝大了,干柴烈火啪嗒一燃就打了一pao。

事后,魏民谣抽了个烟瞅着慌里慌张找眼镜的白读书,慢悠悠地说,要不咱们就当个pao友吧,做完怪合适的。

他笑起来太好看了,带着男孩子的狡黠,又有着成熟男人的野性,白读书就神使鬼差的点了头。

从此清白一去不复返。




这……咋了。

现在的魏民谣一脸懵逼,只好赶紧地追着吉他出去,在白读书门口展开了一场拉锯战。两人把着门,弄得整个两层违章建筑都晃晃悠悠的。直到房东老太太也从里屋伸出头喊你俩安生点,要不就都给我走。两人才停手。

 

小白。魏民谣瞅着白读书抱着吉他坐屋里不高兴地垂眼不说话,就像被遗弃的小猫崽,心里一下子慌了。想了想就说,你不高兴?稿子又被编辑拒了?我给你唱首歌吧……

 

滚,不听。白读书不稀罕魏民谣那烟嗓,嫌弃他胖胖的身形,也不喜欢他老是这么哄自己。可是嘴上这样说,手却抓着他的衣服仰起头问,你说咱们有出名儿的那天么。

 

当然有呢!你别瞎想。

魏民谣特别笃定的说,还用手呼噜了下白读书的乱毛,拍拍他的头。

一定会的。

你会成为大作家,我能开演唱会呢。

 

 

2

时间过的快,他跟魏民谣在这小院儿住两年了。

月末交租的时候,是最窘迫的时候。老太太抄着她那个古旧扇子每摇一下,都搞得白读书汗冒一滴。

 

其实白读书是地道的北京人,可家里不同意他搞写作这行,结果年轻人一急就搞了出离家出走,还放下狠话,不闯出名堂不回来。

不闯出名堂不回来……白读书看了眼旧红瓦墙,心里全是问候墙祖宗的话,然后再跟老太太扯皮拖着租金。

 


还是没有人愿意接他稿子。


回屋望着堆了一摞摞的手稿和书,白读书把眼镜摘了下来丢到了桌子上。自己拿了个梯子爬去了瓦房顶上。


魏民谣回来的时候,就见迎着夕阳生无可恋的人,完全是要跳房顶的架势。吓得他不轻,也顾不上他那宝贝吉他了,连跑过去大喊着,小白你别想不开!还有我呢!

 

听这撕心裂肺的呐喊,别提多感动人心了。可那人转过身来纳闷地看着张牙舞爪要起飞的魏民谣说,谁想不开?魏民谣,我这是在找灵感!

 

 

多找几次这样的灵感,我心脏病就犯了。魏民谣如是想。然后等白读书下来后,塞给他几张毛爷爷,大意是自己找着了个酒吧驻唱的工作,先发了一个月工资,这是给他交房费的。

 

 

谁知白读书如临大敌,死活不要,捂住胸口就恶狠狠地说,魏,魏民谣,我们可是纯洁的pao友关系,我不卖身的。

 

魏民谣见他这样,也就顺势歪着头用手抬起他下巴,上下打量了一番,痛心疾首地说,太瘦,抱着都嫌硌手啊,还近视。我有多想不开,包养你这样的。

 

那,那你……这是干什么,今儿个太阳也没从西边儿出来呀。

 

老子乐意,你管啊。还有,这房租你得还的!

 

 

3


这房租到底也没还。

年末因为一件事,魏民谣失踪了。

 

其实后来想想,白读书有些后悔,如果那次他没有去魏民谣的酒吧,没有惹上那地痞,也许他俩还在一起。住那小院里,没事互相损损,然后彼此守着心照不宣的喜欢,却不说。

然而,从来没有如果呀。

 

 

 

这年临近春节的时候,白读书想起了这是他俩认识的第五年,成为pao友的第三年,就自个儿跑去了酒吧找他。想给魏民谣一个惊喜。

 

那酒吧挺偏的,白读书凭着之前魏民谣扯皮的描述,找了好久才找到。进去时,恰好魏民谣在唱歌,抱着他那把破吉他哼哼唧唧的。可莫名的,这次白读书觉得格外好听。

昏暗的大厅里,只有舞台上留着盏灯。偏蓝的灯光照着魏民谣,从棱角分明的侧脸到微闭着的眼睛,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

他是那个魏民谣么?

那个在低矮出租房里没心没肺笑的人,那个跟自己滚床单后要说些浑话的人,那个被自己打过骂过却还会安慰自己的人。

第一次,白读书认识到魏民谣以后可能真的会出名,能在首体开演唱会的那种大大的出名。

 

 

魏民谣其实早在台上唱第一首时,就发现了白读书。带着个古板金丝眼镜,和一顶泥黄帽子,窝在一角傻了吧唧地看自己。


可慢慢地他发觉了不对劲,怎么白读书越来越恍惚,再仔细看,竟然有个人在靠近白读书。那个人趁白读书迷糊了,就趁机摸上了他的胸口。

这酒吧并不是普通酒吧,魏民谣当然清楚那人怀着什么心思,当时就跑了下去,一拳打上了那人的脸。

你TM离他远点儿!

魏民谣拉过白读书的手,高热的触感,意识到那人很可能给白读书下了些什么药,随即更狠狠的上前踹了脚,然后跑着离开。

那人来头可不小,这附近胡同里有名的地痞黑子,连这酒吧都有不少他的人。这样被魏民谣截胡,自然派了好些手下追了过去。

 


白读书神志已经不太清醒了,但他知道现在拉着他手跑的人是魏民谣。

他们穿过一个个小巷子和胡同,十指相扣,后面似乎有很多人在追,但很安心。他想,他能这样跟魏民谣跑到很远很远。


跑出这北京城,到天涯海角去。

 



 

 

可之后,这件事后的一周,魏民谣就留下封信后离开了白读书。

信上说,他厌倦了北京城,也厌倦了日复一日的失望,就离开了,别找他了。

小白,好好照顾自个儿。

别老爬瓦房顶找灵感了昂,摔着也没人接你。

也别老烦,你稿子这么好,是他们没远见。

……




后来,他又听说那天酒吧的地痞把原先驻唱的歌手打残了,放话要让他自己滚出城里。否则,就让他俩都呆不下去。

 

此后十年间,白读书再也没见过魏民谣。

 



4

 

十年后,白读书终于成为了国内很有名很有名的大作家,那种能在首体开签售会的有名。

 

他最有名也是争议最大的一本书叫红瓦墙下,讲述了两个青年居住在红瓦出租房里的事,一个弹吉他,一个写小说,奋斗、拼搏、成名,迎合时代洪流又正能量满满。

 

但争议大的是这两个青年之间的感情打了个出版的大擦边球。

 

 

大概是钢铁直男的友谊吧。一次采访里,白作家这样说。

采访的是个姑娘,活泼年轻,也是他的书迷。就多问了一句说,很多人认为红瓦墙下的男主就是您自己,是么?如果是的话,那另一个男主也是真实存在的么。

 

白作家听到问题愣了下,而后目光缓缓下移,微笑着说,不是我,都是虚构的。

 

 


那几年里发生的事就好像是假的一样。

他们爱漏水的小房子,爱唠叨的房东老太太,一做些什么就吱吱乱叫的破床。


有次,他们晚上折腾的厉害了,白读书忍不住声音有些大,第二天竟被老太太指责谁偷偷带了猫进来养,半夜叫的人睡不着。


还有次,下雨,违章破瓦房漏水。白读书那些书稿精贵着呢,他宁愿自己淋着都不能让稿子破损。魏民谣就跟他俩蹲着角落,看着书稿,拿件塑料薄膜披两人身上挡雨。再后来,白读书就靠他身上睡着了。


 魏民谣从没提过喜欢的字眼,做的最像喜欢的事大概是某次上完chuang后,用手摸着自己眼角的那痣说,小白,你真好看。

自己呢,那次被下药后,主动亲上魏民谣的嘴角大概就是白读书这辈子做的最不要脸的事儿了。






临走前,采访的小姑娘有幸获赠了一本红瓦墙下。

书的扉页上写着,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旁边是白作家龙飞凤舞的签名。

 

小姑娘别提多开心了,抱着书想了很久说白作家我特别喜欢你,所以作为粉丝想偷偷跟你讲,你书里描写特细致的那把吉他,我见过。

真的,就跟你描写的一模一样。

就在一家叫魏了谁的客栈里。

嘿嘿,那客栈老板可逗了,明明怕猫,还养了只下垂眼的猫整天盯着。

 


 



评论(31)

热度(362)